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香港保釣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黎蝸藤不是"一個寫作小組的名稱"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鄭海麟專欄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7

發表發表於: 三月 星期四 22, 2018 1:39 pm    文章主題: 黎蝸藤不是"一個寫作小組的名稱" 引言回覆

黎蜗藤不是“一个写作小组的名称”--与凌锋(林保华)网友商榷
凌锋(林保华)有关黎蜗藤的大作提到香港中文大学一位研究钓鱼台专家、退休教授,我查了资料,应该是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所研究员,被称为爱国教授的郑海麟。

https://zh.wikipedia.org/wiki/郑海麟

黎蜗藤对郑海麟的看法:“香港中文大学亚太研究中心的郑海麟是中国研究钓鱼岛问题的专家中我最为敬佩的一个。他尽管支持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主张,但是他和其他的专家不同,就是他能够勇于发掘历史的真相,即使有的真相对中国并不有利。这种把历史真相的追求置于政治利益之上,不为政治而扭曲历史的精神,正是一个正直的历史学家所应该具备的”。

https://dddnibelungen.blogspot.com/2013/07/1.html

凌锋文章称:根据郑海麟的判断,黎蜗藤这个名字可能是一个写作小组的名称。凌锋指出:黎蜗藤在“推特中还说,‘一月份写了三十三篇评论文章。真是发疯了’。这不是一般的三十三篇,而是高质量的文章,也让我更相信这不是一个人的能力所为”。

我查了资料,对凌锋和郑海麟的看法难以苟同。2014年,中国早年保钓名人殷敏鸿为黎蜗藤在台湾出版,暗示钓鱼岛属于日本的著作写序,介绍黎蜗藤:

“作者黎蜗藤是新浪博客博主,在博客上发表过大量文章,其中很多文章被新浪博客重点推荐。五南出版社对黎蜗藤的介绍是:美国维珍尼亚大学哲学博士,现在美国学术机构从事研究工作,近年专研东海及南海历史、国际海洋法及东亚国际关系。。。”

http://2newcenturynet.blogspot.com/2015/03/blog-post_15.html

美国学术机构包括兰德公司这类研究国家政策的智库,及大学研究机构等。无论是美国的智库或大学研究机构,不可能像中国根据政治需要成立一个写作小组,以其名称为笔名。兰德公司常以智库名义发表研究报告。 美国大学学术机构的研究成果--论文使用英文写作,必须根据idea,algorithm和experiment来决定作者和导师的排名。

黎蜗藤是中文写作,应该是一人所为,熟能生巧,举一反三,引经据典如数家珍,下笔如有神。

黎蜗藤在1月份所写的33篇文章,包括博客文章“中日‘历史问题’再认识”系列评论 ,内有“为什么日本的道歉永远‘不足够’ ”,“道歉问题,日本真比德国差吗”,“二战受害者可以个人向日本政府索偿吗”,以及在明报发表的“美国新国安战略的四大特色”等评论。前者是酒瓶装新酒,后者是篇幅被报社限定,每篇仅有2500字左右的时事评论,比高难度高水平的黎蜗藤研究南海和钓鱼岛长篇学术研究文章相对容易得多。

在“是作者,还是文字制造机?--写作速度之我见”中,作者指出古龙的写作速度很快,一小时写三四千字,倪匡更快,每小时能写2500-4500字,早期手写稿是连空白也计算。如今在电脑键盘的帮助下,中国量产型写手如九曲黄河每小时打3000字是一般水平,年收入达300万人民币的写手血红自称一小时能打7500字。

在电脑和互联网支援下,引用资料文字可以Copy & Paste ,事半功倍。若果黎蜗藤以一人之力,一月份写33篇每篇2500字或以上的高质量文章,并非不可能。因此,黎蜗藤才会在Twitter说:“一月份写了三十三篇评论文章。真是发疯了”。2月初,黎蜗藤在Twitter说:“最近写了这么多评论,是因为热点实在目不暇给。刚想罢手,就有这个memo事件了。” 如果是一个写作小组,而不是一个人,黎蜗藤怎会如是说?毕竟黎蜗藤身处美国,安全无虞,并非旅居东南亚,何须矫情掩饰?



2010年1月,黎蜗藤建立Twitter帐号@dddnibelungen,与其Gmail和博客网址一样,其中的nibelungen中译是“尼伯龙根”。黎蜗藤早期的笔名是“尼伯龙根•蜗藤”,2012年10月,尼伯龙根•蜗藤发表“关于钓鱼岛的历史的几个疑问”。

https://commondatastorage.googleapis.com/letscorp_archive/archives/37204

“尼伯龙根的指环”(Der Ring Des Nibelungen)是德国音乐家瓦格纳作曲及编剧的一部大型乐剧,全剧围绕一枚指环展开,指环代表了权、欲、钱,所有的种族,人物皆想独占,争先恐后抢夺,不择手段,但得到指环的所有人都尝到恶果,这是指环的诅咒。全剧让观众看到一个家族不断追逐权力和辉煌,却走上不可逆转的没落。

由此可见,黎蜗藤最初以尼伯龙根为网名,华丽登场考证钓鱼岛归属,或许有其寓意,说给某方听。从nibelungen(尼伯龙根)是Twitter帐号名称组成,到两年后以此笔名为钓鱼岛归属考证初试啼声,至后来改名黎蜗藤,在某种程度上可佐证黎蜗藤不是一个写作小组的名称。

1月27日,黎蜗藤在Twitte称正在看香港电台粤语政论节目“城市论坛”,可见懂广东话。

https://twitter.com/dddnibelungen

黎蜗藤的推文有不少粤语,如“讲真”,“失威”。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9955294

https://lmuo.blogspot.com/2014/09/blog-post_81.html

黎蜗藤对香港事务非常关心,经常在Twitter,Facebook和其它自媒体与网友即时互动交流,例如与苹果日报政论作者黄世泽在Facebook论战,被黄世泽骂“无知”。如果黎蜗藤是一个写作小组名称,而不是个人,怎可能以此名称与网友即时频繁互动?



https://martinoei.com/article/8374/黎蜗藤-先生,英国人无你想像中咁胶

黎蜗藤的评论特立独行,言论自由度海阔天空,不像受写作小组或团体制约。例如他对香港占中有保留,写过“为什么占中不可能成功”,“占中三子应主动自首结束占中”,“占中和解之道——港府认错,占中人士自首”,“勇武本土派或断送香港的前途”。他反对港独的文章“从国际法看港独的不可能”,“国际法帮不了‘港独’ ”,被香港左派报纸转载。

在“为什么占中不可能成功”中,黎蜗藤认为“689(指以689票当选香港特首的梁振英)本身就是一个性格卑劣的投机分子,缺乏老懵董(董建华)一样对香港的真正热爱,自不会为香港人做出任何实质性的争取”。其实,董建华是梁振英的造王者:“早在一二年特首选举,据报,当时董建华便曾向外批评唐英年不是合适的特首人选,又公开表示‘我是梁振英的坚定支持者’ ”。

https://www.pentoy.hk/董伯伯,你造王造够未呀?/

因此,黎蜗藤对董建华和梁振英的评价主观偏颇,不符事实,在逻辑上不能自洽,更不符合美国的价值观。若凭天马行空的揣测,无中生有给黎蜗藤冠以一个写作小组名称,硬伤彰彰明显。

更有意思的是黎蜗藤竭尽全力捍卫孙中山,写“孙中山是独裁者吗? 与罗永生教授商榷”,“孙中山真是卖国贼? 兼驳蔡子强、钟剑华”,令人觉得似有无限上纲,对香港温和民主派学者蔡子强有诛心之嫌:“他们如此贬低孙中山或许并非没有目的,大概不外乎希望以革命先驱的‘提倡独立’,为梁颂痟敹祯辩护,更要证明主张港独的合理性”。

蔡子强在“历史不能凭空臆测一厢情愿:回应黎蜗藤”一文中表示对黎蜗藤不满:“今天的香港讨论气氛,往往就是如此恶劣、如此喜欢上纲上线、如此喜欢‘猎巫’,你提出一些异议,就会被别人无限延伸和推到极端。。。岂料就被打成‘贬低孙中山’,甚至是‘支持港独’,实在让人感到无奈”。

由此更加可见,黎蜗藤是文责自负的独立自由人,并非一个写作小组名称。黎蜗藤在Twitter率性而为,思绪天马行空,犹如一股不羁的风,头上没有子虚乌有的团体“紧箍”。

1月27日,黎蜗藤说:“香港在市区挖出美国炸弹,清理费用是可以向美国还是日本锁(索)偿?律政司身为仲裁专家不能推卸责任。”黎蜗藤是以美国思维看亚洲事务,问了一个对香港官民来说不成问题的问题。因为香港市区挖出美国炸弹是鲜见的偶然个别事件。对于人均GDP达43700美元,超过英国、德国和日本的香港,清理战时炸弹区区成本不足挂齿,怎可能兴师动众向主要贸易伙伴美国或日本索偿,因小财而失义?

猜测黎蜗藤可能是写作小组的名称,潜台词无非推测此乃美国官方扶植的对华政治心战工具。倘如是,怎可能在占中问题上持负面态度,维护孙中山,甚至写出“余光中是‘文学与政治的合谋’吗”这类偏离主旨,美国官方不会感兴趣的文章?更不可能在香港市区挖出美国炸弹时,小题大作,煞有介事,要香港政府向美国或日本索偿,这不符合常识和逻辑啊。

凌锋说:“另一个意外是他用正体字写东西,证明他不是‘新中国人’,到底他是怎样的人,中国的骇客也抓不到他?”从黎蜗藤的推文把“索偿”打成“锁偿”,可能是打拼音,似为旅美中国人。

不过,从黎蜗藤在Twitter问:“中国对毛派青年‘网上追逃’,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如果不在微信上订阅公众号,哪里可以看到公众号的文章?有网址可以搜索吗”,“中国左翼青年我接触不多,他们动辄把毛泽东思想挂在口头,不知道是一种策略,还是一种信仰”,又觉得他不像中国人,在中国没有至亲好友,对中国国情了解不足。尤其是如果黎蜗藤是中国人,凭他与母国亲友难以割舍的现实或虚拟联系,中国不难查到他的庐山真面目,无需四处打探。

黎蜗藤的Twitter使用正体字,熟谙粤语,非常关心香港事务,不无可能是从香港到美国读书,然后学有所成,与香港已经没有亲友连接,中国才难以查到他是谁。如果黎蜗藤发稿时使用专用上网电子产品,高保安付费VPN,小心上网传输稿件,黑客未必可以找到他。黎蜗藤安居美国,查到又如何,如何抓?

郑海麟初中毕业时因文革辍学,在文革后的1977年考入广州中山大学哲学系。也许长期耳濡目染中国特色政治文化使然,让郑海麟觉得黎蜗藤可能是一个写作小组名称,可以理解。综上所述,我认为黎蜗藤绝不是什么一个写作小组名称,而是一位旅美学者,自由国度的自由人笔名。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鄭海麟專欄 所有的時間均為 香港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Web Hosting Service Provided by Soweb.net


The Original Author of this Forum programe is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