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香港保釣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中華學人"第268講暨校慶60周年系列活動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鄭海麟專欄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2

發表發表於: 七月 星期五 03, 2015 11:38 am    文章主題: "中華學人"第268講暨校慶60周年系列活動 引言回覆

“中华学人”第268讲暨校庆60周年系列活动

从史实和国际法看钓鱼岛主权归属

主办单位:华东政法大学党委宣传部
华东政法大学科研处
华东政法大学学工部
时间:2012年9月27日 上午9:00—11:00
地点:松江校区明珠楼A101报告厅
主讲人:郑海麟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
点评人:金永明 上海市社科院研究员
主持人:高汉 科研处副处长、副教授
记录人:庄长兴(2011级经济法专业研究生)
胡 强 (2011级经济法专业研究生)

高汉: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亲爱的同学,大家上午好!我们今天上午在这里举行校庆60周年系列讲座第一讲“从史实和国际法看钓鱼岛主权归属”。大家都知道,最近的中日钓鱼岛争端引起大家的关注,以及其前因后果大家都或多或少有所了解。但是,我想,我们从专业的角度去了解其间发生的一些历史的情况,那我觉得可能还需要专业的人士,来给大家进行介绍。所以在宣传部的主持下,邀请两位嘉宾,对这一问题进行专业的讲解。下面请允许我介绍今天主讲的两位嘉宾。今天第一位主讲的嘉宾是来自香港中文大学的郑海麟教授,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郑教授是1957年出生于中国广东的梅县,现在在香港中文大学从事相关历史方面的研究。他曾先后在深圳大学,日本的京都大学,还有澳洲的雪梨大学从事近代史的研究,所以对日本以及中国、包括台湾史这块非常了解。所以我想待会他一定会在这个方面有非常多的史料披露给大家,以及相当多的真知灼见来嘉慧大家。郑教授出版的著作相当丰富,有《钓鱼台列屿之历史与法理研究》、《台湾问题考验中国人的智慧》等等,还有相关的译著,以及发表相关的专业论文一百来篇。他是我们的主讲嘉宾。然后第二位嘉宾,我要给大家隆重推出,是我们今天的点评嘉宾,金永明研究员。金研究员他现在在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从事相关的法学研究,他是法学的博士以及理论经济学的博士。他和郑教授有相似的经历,也在日本待过一段时间,所以同样道理,对这个问题应该有自己的见解。所以待会做点评的时候,我想也一定会有非常具有独到的地方,也一定能给大家带来很多的信息。现在我们把时间交给我们今天的主讲嘉宾。有请郑教授开始他的讲座。

郑海麟: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上午好!非常荣幸能够来到华东政法大学跟同学们一起对于钓鱼岛的问题做一个演讲。我从事钓鱼岛问题的研究前前后后有20年左右的时间。我是从1990年开始到日本做博士后研究,第一站是到京都大学。我记得当时京都大学的时候,印象非常深的一幕就是,当我进到京都大学图书馆,里面有一个特藏部,里面有非常珍贵的古籍,里面贴着很多写着皇军第几师团,某某师团在山东,有些是在上海,有些是在南京缴获过来的战利品的标签。那些非常珍贵的历史文献摆在那边,我心里就觉得拔凉拔凉的,觉得怎么会有那么多珍贵的历史文物在那边,我们现在在国内已经没了。所以我就觉得心里有点伤痛,历史的记忆不能忘记,这是历史的耻辱,这对中国人来说是一种耻辱。所以我就发奋研究类似钓鱼岛的问题。我们这一代人要对日本百年来的侵华历史,站在历史的正面舞台上做一个清算。我觉得最近大家不知道有没有看到,我们即将上任的习近平副主席讲的一段话非常好,他说“钓鱼岛问题实际上就是日本试图否认二战以后安排的战后秩序,就是想否定战争罪行,否定二战以后的战争罪行”,这个是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意示,就是即将上任的领导人意味着他们有更大的抱负,中国随着国力的上升,我觉得对日本侵华的历史要有一个了断,就是说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应该站在历史舞台的正面对他做一个彻底的清算。我想可能你们这一代人就应该完成这个任务。
为什么我要提出这个议题,因为从战后,即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整个历史发展进程来看,有一个非常不公平、不合理的现象,中国作为一个战胜国,当时所谓“三强”,美国、英国,中国,三强在开罗举行会议,那时候就已经规定日本所有用武力占领的中国领土,全部要交还给中国。但是战后的这四强之中,其他三强他们对被侵略过的德国法西斯做了一个清算。但是中国,对于使中国近百年遭到极大伤害的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实际上没有做正面的清算。为什么?战后,因为美国的因素,美国介入东亚,他的东亚政策开始转向。因为二战一结束,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个阵营马上进入冷战时期。所以当时的三强本来是反对法西斯战线的同盟国,但是由于这样的东西方两大阵营的一种冷战的局面,形成美国跟苏联两极,中国又倒在苏联这边,进入社会主义阵营,而日本变成美国的附庸,进入了资本主义阵营。所以我们本来就应当对日本做一个比较彻底的清算,包括琉球、钓鱼岛、台湾、澎湖、还有南沙、西沙都要归还给中国。这些都是以前中国版图内的领土,但是从甲午中日战争一直到二战都是被日本用武力所占据。由于美国的介入,它的亚洲政策,就是要扶持日本阻止共产主义势力的蔓延,因为中国已经倒向苏联,变成一个共产主义国家。所以这样的一种局面,造成中国虽然是战胜国,但是始终都没有站在历史的正面,对日本的侵华罪行做一个彻底的清算。因为当时代表中国的一直到1971年还是蒋介石政权,蒋介石政权有一个很微妙的关系,他又是靠在美国那边,所以战后实际上蒋介石政权就和日本、美国变成同盟关系。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就不好处理,包括琉球也好,钓鱼岛问题也就变得很复杂,按照法理上,钓鱼岛的问题,应该是从开罗宣言以后规定,1945年的《波斯坦公告》进一步落实,日本必须从法理上把这些岛屿全部归还给中国,但实际上一直到1952年,日本才正式签订了一个不清不楚的放弃对西沙、南沙、台湾、澎湖这几个岛屿的所有的权利。所以我觉得这些条约,由于没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参与,它里面就很不完整的。虽然是这样的,但是毕竟还是有一定的法律效力。所以我们现在坚持认为,从开罗宣言,到波斯坦公告,到1952年中日和平条约,实际上在法理上,日本已经把这些用武力占领的岛屿,全部放弃。这些主权应该是归属于中国。当然他当时签订这些归还条约的对象是中华民国政府,但是从1971年以后,大家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联合国席位上已经取代了中华民国政府,当然这些主权自然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取得。所以我认为从1971年以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在法理上就已经完全取得了台湾、澎湖、西沙、南沙,包括钓鱼岛的主权。这是无可争议的事实,从法理上讲应该是很清楚的。
但是为什么钓鱼岛这个问题近几年来又会凸显呢?这里又有个历史的因素,就是1951年,美国跟其他西方国家,在美国旧金山签订了一个<旧金山条约>,这个条约就是规定,要求日本放弃用武力侵占的领土,同时规定他必须跟所有被你侵略过的国家,签订一个双边条约。比如说日本侵略过中国的领土,就必须跟中国签订一个双边合约,你侵略了菲律宾的领土,其他的马来西亚的领土,就必须跟菲律宾、马来西亚签订双边合约,解决领土的问题。所以日本就选择跟中华民国政府在台湾签订了双边条约,解决这些问题。但是同时旧金山条约规定,当年由联合国脱管琉球,因为琉球在一百多年前是个独立的王国,后来日本为了侵略中国,为了打台湾,他先把琉球吞并了,在1879年就吞并了琉球,作为打台湾的一个跳板,进攻台湾的一个前沿阵地。在进攻台湾的的过程中,他又发现在台湾中间还有一群小岛,这个就是钓鱼岛列屿,为了进攻台湾,就必须先把这几个岛屿吞并过来。所以在1884年、1885年左右,日本人发现这几个岛屿是无人岛,所以就派出军舰去进行调查,发现这几个钓鱼岛列屿是无人岛,而且没有清朝统治的痕迹,试图把他划到冲绳县内管辖。大家知道1879年,日本已经吞并了琉球,把它变成冲绳县,划到日本的版图内。这样的一种过程,我觉得历史的真相就是这么一回事。但是当他调查发现,钓鱼岛列屿是个无人岛的时候,日本当时的内务大臣叫做山县有朋,就命令当时的冲绳县令,叫西村捨三这个人,问他是不是考虑可以把这几个岛归并到冲绳县去。当时西村捨三这个县令,他是一个非常了解琉球历史的一个学者型官员,后来根据调查了解,他就发现中国史书上经常有提到这些岛,这几个岛屿实际上就是清朝的册封使经常路过的地方,而且留下了中国的命名,他们都一直把他视为清朝的属土、领地。我们现在如果将它划到冲绳县,可能会引起清朝的抗议。所以在1885年前后,就没有做这个事情。
到了1894年的末期,12月份的时候,因为当时甲午战争已经在1894年爆发。爆发以后,到了1894年12月27号,那时候日本打败了中国的北洋水师,甲午战争已经胜利在望。在那种历史背景下,当时的内务大臣野村靖又写了一封信给外务大臣陆奥宗光,他说现在机会已经到了,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重新考虑,将那几个无人岛也就是钓鱼岛列屿归并到冲绳县里面去。他在12月27日写了封信给外相陆奥宗光,陆奥在1895年1月11号就回了一封信给野村,他说应该可以做了,你们小心谨慎从事就行了。所以这两封信,内务大臣和外务大臣的两封通信在1月14号的内阁会议以后就通过了,所以日本就这样偷偷的把它并入冲绳县的版图,所以这个就成了日本一直宣称领有尖阁列岛的所谓法理根据。也就是所谓根据国内法、根据内阁决议将尖阁列岛归并到冲绳县版图。下一步我们还要做个驳斥,对这个内阁决议,进行法理上、历史上进行驳斥。这是钓鱼岛第一次沦陷,给日本人非法占有的过程。
但是到了1952年以来,日本就跟当时的中华民国,已经签订了所谓处理领土的双边条约。这里面就包括台湾、澎湖、西沙、南沙以及钓鱼岛,应该是放弃了,应该在法理上是归还给中国了。所以中国一直坚称我们拥有对钓鱼岛、台湾、澎湖、西沙、南沙的主权,我觉得真正有效的条约还是1952年4月28号签订的双边条约。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就在这一年的时候,当时美国托管琉球当局,因为旧金山条约规定,琉球列岛归美国托管。托管期间,美国在琉球成立了一个琉球民政府,专门管理琉球列岛,范围就是以前日本吞并的冲绳县。同学们大概也看过硫磺岛之战,二战的时候,美军登岛打日本的时候,牺牲最大的就是打硫磺岛,它是在琉球列岛之中的一个岛,当时是日本重要的军事基地,在太平洋战争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所以美军当时登岛的时候,在打琉球时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牺牲了好几万人。就在这伤亡惨重的情况下,美国被迫做出了一个决定,放了两个原子弹到日本,因为看到那么多美军士兵的牺牲,就觉得这代价太大了,所以就放了两个原子弹,就是因为琉球的战争打得太惨烈。所以后来美军就认为这个琉球列岛作为军事基地非常重要,所以把它归到自己的托管范围,从1952年开始,就划定了托管的范围,划定了琉球的一个大致的境界,从东经122度到133度,北纬24度到28度之间,所有的岛屿都给美军托管当局划进了琉球境界内,钓鱼岛列屿正好就在其中。所谓的琉球境界范围,就是将钓鱼岛列屿划定到了琉球境界内。所以成为美国托管当局的一个军事基地,成为美国的射击场。所以托管当局用一个非法的手段,将钓鱼岛挟裹进琉球列岛之中,托管20年以后又把它挟裹着一起归还给日本。所以钓鱼岛问题也是这样形成的。
我们现在大致可以把它做一个梳理。钓鱼岛的问题最早是1895年的时候,当时的日本军国主义政府,用武力非法的占有了钓鱼岛列屿。到了战后,特别是波斯坦公告,开罗宣言,一直到1952年的条约,特别是公告到条约,从法理上,实际上已经归还给了中国,二战以后归还给中国,等于说已经放弃了,对钓鱼岛也好,澎湖列岛也好,放弃了所有的主权。到了1952年,美军托管当局又将它划到了琉球境界内,当然在1952年到1972年之间,日本对琉球列岛没有任何的管辖权。但是1972年之后,美国托管当局将钓鱼岛跟琉球列岛一起归还给日本,所以日本又重新占有了钓鱼岛。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历史的真相就是这样,日本最早用武力占有,后来放弃了,后来又通过美国的关系,托管当局的关系,将它重新占有。所以我觉得第一阶段就是“窃土”,第二阶段是战后的“弃土”,到1972年以后,又从美国手中再占,叫做“弃土再占”。钓鱼岛列屿也是这样的一个过程,由于二战以后,美国的亚洲战略的转变,使整个东亚格局发生变化,随着这一变化,钓鱼岛列屿几经沧桑,这是一个历史的过程。
我们现在先来分析日本对钓鱼岛占有的历史过程。事实上这些岛屿,最早是中国人发现、命名,而且不间断的使用。有这样的一个历史过程,基于我个人的研究,中国人最早的发现命名,使用钓鱼岛,是在1403年前后,因为这个是有官方的文书记载,当时的明朝永乐大帝派出了一个使团,为了打通东西洋的通道,比如说福建到琉球,福建到东南亚各国的水道、航路,他必须做一个勘探。在这勘探的过程当中,1403年就有一个使团,发现了钓鱼屿,赤尾屿这些岛屿,而且给予命名,比如说最早钓鱼岛的命名叫做钓鱼屿。像这类发现、命名而且不间断的使用,这些历史资料的记载,在中国从1403年之后就非常多,这史料在日本是没有的。所以我觉得从史实上看钓鱼岛的主权归属,这个史料是最有利的,对中国来说拥有钓鱼岛主权无可争辩的历史事实,因为这些历史事实在日本是找不到的,是没有的。1403年前后成书的<顺风相送>就记载了中国人发现、命名钓鱼岛的史实。大概你们学法律的很清楚,国际法中有一条,就是发现、命名而且不间断的使用,拥有一种原始的权利。好像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那里虽然有人居住,但是没有一个有效管理的政府,所以英国人、法国人在那里建立了政府,所以拥有了那片的土地。这个是按照国际法来看叫做拥有原始的权利。钓鱼岛列屿的原始的权利无疑是属于中国的。因为中国1403年就发现、命名了钓鱼岛。但是到了1562年前后,因为倭寇的猖獗,当时东南沿海一直受到倭寇的侵扰,为了防倭、抗倭的军事目的,当时浙江、福建东南沿海七省的军事防务,最高的军事指挥官即浙江总督胡宗宪,他为了防倭、抗倭的目的,就召集了很多地理、历史学家。其中有个郑若曾,这个人很有名,昆山人。他编著了一本叫做《筹海图编》,由总督府出版。它里面有一卷<沿海山沙图>,其中福建的版图里面就有钓鱼屿、黄尾屿这些命名,将他们收编到福建省的版图内。这是中国历史书上第一次将钓鱼岛列屿归到中国有效的行政管辖范围。这一点我觉得大家必须要记住的,一个是1403年最早正式发现、命名使用钓鱼岛,这个是原始权利,另一个是到1562年正式划入福建版图,归入中国行政管辖之内。这点我觉得是非常有法律依据,为什么我们坚称钓鱼岛是我国的固有领土,这个就是是固有领土法理来源的有力证据。
另外,从现在可以查证的史料来看,从1534年开始,一直到清朝1866年,这几百年间,总共有24届明清册封使,留下了大概十几部的《使琉球录》,册封使每一次去册封琉球的过程中,都会写下自己的日记,就是整个过程的记录,叫《使琉球录》。每一个《使琉球录》里面都有提到钓鱼岛、黄尾岛都属于中国的内水,属于中国的领土范围,过了古米山之后,就进入了琉球的境界,这个册封使录里面就有很清楚的记载。所以在中国本身的史料里面,一个《筹海图编》把他划入版图,还有每届的《册封使录》都有明确的记载。一直到清朝的<大清一统舆图>,那是由乾隆皇帝批准出版的地图,里面也很清楚的记载着,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这些是中国版图,跟台湾省一样是中国的领地,到了古米山之后,就变成了琉球的境界。最近,解放军报也采访过我,他们也用了这张图,大概军报认为这张图非常有军事价值,就是证明钓鱼岛列屿是中国的。等会我也会把图展示出来,作进一步的解说。就是在<大清一统舆图>里面,楕圆形内用中文写着钓鱼屿、赤尾屿、黄尾屿,四方形内用日文标注的是古米山,这里面就很清楚了,到了琉球境界他用日文标注。
所以我觉得从明朝到清朝,中国都有大量的历史事实证明钓鱼岛是中国固有领土。另外我还发现很多西洋的地图,也是用中国的命名。上次香港大公报也出了一整版,题目是关于从古地图里面看钓鱼岛的主权归属。我收集到从1774年一直到1897年好几幅西洋地图,文章中介绍了四幅,但是真正标出来的只有两幅,是彩色的。因为彩色比较好看,所以就用彩色的地图。实际上,在17、18世纪西洋的很多地图都认定钓鱼岛列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这里有个非常有趣的故事。
在1756年的时候,有个法国传教士,叫做蒋友仁的,他到了中国以后,不断地向当时的乾隆皇帝讲述世界地理知识,乾隆皇帝非常有兴趣。因为当时康熙大帝已经把整个中国版图敲定了,大概有1100万平方公里,比现在960万平方公里大得多。所以当时乾隆就非常希望通过他绘制一个比较完整的<大清一统舆图>。于是蒋友仁就到处去考察,比如说他也曾经到过新疆、西藏去考察,到过东南沿海去考察。所以在他画的地图里面叫做《舆坤全图》,也就是现在的世界地图。其中中国部分,他不光是将新疆很大的版图画进中国的版图,新疆西藏都有,南边的台湾也画进了中国的版图,而且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都画进中国版图。而且非常有趣的是,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全部是用福建话发音的。因为我们知道,钓鱼屿那个屿字,如果用普通话发音,英文应是写yu,但是在西洋人的地图里面,全部是写成su,因为在福建人把屿念成su,钓鱼su,黄尾su,到现在还是这样,如果你们懂得福建话的话,一听就知道这是来自福建方言的。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因为当时蒋友仁到东南沿海来考察的时候,他请的导航基本上都是福建人,讲福建话的。比如说钓鱼岛,问这个岛是什么岛,他们就讲这是钓鱼su,这个是黄尾su,他就用英文注成了福建方言的发音,所以这就成为西洋地图中钓鱼屿地名的一种来源。蒋友仁的地图最早在1761年就画好了,根据史料记载到1767年才正式出版,叫《舆坤全图》,也就是当时乾隆皇帝时代的世界地图。里面就有台湾岛、澎湖列岛,钓鱼屿,全部归到中国版图内。所以以后的西洋地图,包括英国、法国、美国的地图,全部都是采用蒋友仁的读音,基本上清一色的全部是用su,都是写成su,就是钓鱼su,全部都是用福建方言拼音的,因为他们的蓝本就是蒋友伦的地图。这一点我是在研究过程中发现的。因为日本京都大学的教授井上淸先生,他也是坚持用历史事实去说明钓鱼岛是属于中国的,认为日本人从来没有拥有过钓鱼岛,琉球人也没有拥有过钓鱼岛,钓鱼岛是中国的。当他看到很多西洋地图,包括英国海军的海图,这里面都用su注音的时候,他就觉得不可理解,为什么不是用yu,而是用su?因为他不懂得福建方言,他就觉得很纳闷。而且当年的日本军人就更加可笑,他门抄袭西洋人的地图,因为他们当时不知道钓鱼岛的位置在哪里,但是看到西洋人的海图里面,就有钓鱼su这样的一个名字,他们就用汉字写成“底牙乌苏”,实际上这个是典型的福建话发音,因为用福建方言注音,译成日文的时候,也是用回这个拼音,如果懂得福建方言很明显就可看得出来,日本人是抄袭英国人的地理知识,但英国人的地理知识是怎么来的,他又是用福建人的地理概念中得来的。因为福建人、台湾人经常在那里面作业,比如说捕鱼、路过那里,从事采药等活动,所以就留下很多印记。为什么英国人不会请琉球人做导航,而是请福建人做导航,因为福建人了解钓鱼岛。所以我觉得中国人发现、命名、拥有钓鱼岛历史主权的一个不可辩驳的历史事实,从西洋人的地图也可以看出。
另外从日本人的地图,在18、19世纪也是认定钓鱼岛列屿是中国的领土,而不是琉球的一部分,更加不是日本的固有领土。日本人之中,如果我们把琉球人现在也视为日本人的话,那么琉球人最早认识到钓鱼岛,知道钓鱼岛列屿的存在,从文字记载上来看,是在1708年程顺则写成了一本《指南广义》,也就是航海书,是根据中国的史书写的一本航海指南,就是从福建到琉球,又从琉球到福建,这样一条航海路线,就是这部航海书里面也出现了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这些命名,用的是中国命名。主要是明朝的时候大量的福建人移民到琉球之后,从福建移民的航海知识那里听到了钓鱼屿,黄尾屿,知道是福建到琉球必须经过的岛屿,而且是用中国的命名。1708年就开始在琉球书上就出现了钓鱼岛。
但是日本人的书上正式出现钓鱼岛的名字,应该是林子平的《三国通览图说》,林子平是一个非常有名的历史学家。他写的《三国通览图说》指的是中国、日本、琉球这三个国家。里面有个附图叫做“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岛之图”,他里面用分色的绘图方法,将中国、琉球跟日本的领土用颜色来区分。中国用红色标示,琉球是用青色标示,日本是用褐色标示。所以钓鱼屿、黄尾屿、赤尾屿跟中国的浙江省、福建省、广东湾省一样都是用红色。很明确的就是标示为中国的领土。所以在林子平的这幅地图里,他认定钓鱼岛列屿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认识呢?因为整个18、19世纪,无论从日本也好,琉球也好,西洋也好,所有的地图里面都是将钓鱼岛列屿视为中国的领土。这一历史事实是无可辩驳的。以上我简单的介绍了从中国的本土史料证明中国人最早发现、命名钓鱼岛并将它划进版图。另外从西洋人即英国、美国、法国的地图里也可以证明。表明中国人拥有钓鱼岛是无可争辩的,而且也是国际公认的历史事实。另外,还有从日本的史料也可以证明,最早拥有钓鱼岛是中国人。所以我们坚持说钓鱼岛是我们的固有领土是有充分的历史资料作为根据的。
至于日本人也不能否认历史上中国人曾经在钓鱼岛列屿经常出没,把他作为航海标志也好,采药之地也好,总之,就是中国人长期在那里使用,他也无法否认。但是日本坚称他们是从1895年1月14日的内阁会议,决定将钓鱼岛划进日本版图,是根据现代国际法来拥有钓鱼岛列屿的主权。日本方面的所谓国际法依据,大概有三点:
第一个论点叫做“无人岛”即“无主地说”。声称1885年9月22日,就曾派出军舰去钓鱼岛考察,发现那岛上没有人居住,而且没有清朝统治的痕迹,所谓痕迹就是界碑,立碑,竖国旗,也就是那些宣誓主权的东西,他说没有发现痕迹。所以就认定为无主地,并且试图把他归并到冲绳县版图,因为当时条件不成熟,没有进行。所以他第一个是认定钓鱼岛为无主地。你们学法律的也都知道,无主地与无人岛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无人岛不等同于无主地,实际上台湾也好,日本也好,周边很多的小岛,都是无人岛,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淡水,没有足够的提供给人类生存的经济条件,都还是无人岛,日本周边也很多,难道那些没有人居住的岛屿就是无主地吗?因此,无人岛不能等同于无主地。另外,无主地也不等于无人岛。因为钓鱼岛列屿很早中国政府就通过册封使和皇帝派出的钦差大臣,调查、命名了这些岛屿,把它们划进版图,这些都是以国家的名义进行的。这就不能说钓鱼岛是无主地了,因为是以政府和国家的名义命名,这也是宣示主权的一种方式。所以我觉得无主地说是不能成立的。如果是日本人的固有领土,那肯定是日文注音的,为什么西洋人地图是用中文注音,而且还是用福建话。非常有力的证明不是日本的,不是无主地,而是有主的,命名还是中国命名的,而且还是皇帝钦差大臣路过命名的。这一点日本的无主地说,在国际法上是不能成立的,钓鱼岛从来不是无主地,而是中国固有的领土。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他们说的所谓内阁决议,按国内法程序划进了日本的版图。我为了反驳日本的论点,也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好在从1950年开始,日本外务省出了一系列的<日本外交文书>,它里面第23卷就有关于内阁会议决议的文献,收入<日本外交文书>第23卷里面,比如说野村内相在1894年12月27日致陆奥宗光外相的信,也收进里面。陆奥在1895年1月11号回复野村的信,也收进去了。1895年1月14号的内阁决议里面也有,也可以找到。我把这些文件调出来,复印了一下,做了一个很认真的对比,就发现了两点是非常可疑的,他的内阁决议有两个疑点。第一点,所谓内阁会议,将钓鱼岛划入冲绳县版图,跟其它归并到冲绳县版图的岛屿不同。因为那些正式归并的岛屿必须由天皇御准,然后有天皇盖章,但是这份内阁决议,既没有天皇御准,也没有天皇盖章,所以我觉得从日本国内法程序来看,它也不合法,即不符合国内法,这是第一个疑点。第二个疑点,这个内阁决议是根据野村内相致陆奥外相的通信,然后交内阁审批通过,而且这些信件开头都写上“秘”字,是秘密进行,不能够向国际社会公开的。众所周知,即使是一个无主地也好,无人岛也好,如果要将其并入版图,一定要向国际社会公告,要取得国际社会的认可,才有国际法的效力。日本的所谓内阁决议将钓鱼岛划入版图,是用私人通信的方式,而且是秘密进行,也没有向国际社会公开。如果不是1950年出版的外交文书将它收进去,到目前为止我们也不知道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到底做了些什么,根本国际社会是不知道的。最起码一直到1950年之前,人家都不知道有这回事。1950年出版的这些外交文书,我们才查到原来他们做过这些事情。由于他们没有向国际社会公布,所以不符合国际法。就整个事件来看,从野村跟陆奥的通信,到内阁决议通过,整个过程,我认为既不适合国内法,也不适合国际法,根本没有国际法的效力。所谓没有国内法的效力,因为它没有经过天皇御准,没有天皇盖章。所谓不适合国际法,是因为它没有向国际社会公布,一直到1950年前,国际社会都不知道,而且是秘密进行。所以我们称日本第一阶段占有钓鱼岛是通过武力,而且还是秘密进行的,这里面通过他的解密文件完全可以了解到历史真相。这是所谓的内阁决议将钓鱼岛按国内法程序归并到日本琉球列岛版图。另外,所谓国际法根据,我认为也是不成立的。这是日本方面的第二个所谓的法理根据。
他们的第三个法理的根据,是说钓鱼岛列屿在日本的纬度内,所以是日本的固有领土。这个是池田外相在1996年对外发表讲话的时候提到的一个论点。也就代表了日本外务省的立场。他们认为在他的纬度。这个纬度的来由,刚才我简单介绍,就是当年美国接管琉球的时候,按照经纬线划界法,将钓鱼岛切进琉球的境界内,造成钓鱼岛实际上在他的有效控制之内的一个后果,也就是所谓的在他的纬度内的这样的一个状况。为了反驳这一点,我也做了大量的调查研究,比如说我查阅了大量的国际法的著作。其中在奥本海国际法一书中,我查到了关于岛屿国家划界法的规定,因为琉球列岛在历史上也是岛屿国家,他跟菲律宾,跟印度尼西亚,跟斐济一样,有很多岛屿、由众多的列岛组成。当年美军基本上就是按照所谓岛屿国家的划界法划定了琉球的境界,即东经122度到133度,北纬24度到28度纬度内的岛屿都把它划入琉球境界内。但是这种划界法是不是符合国际法呢?实际上岛屿国家制度划界法,有两个基本的要求和标准。就是说将这些岛屿划进境界内必须适合两个条件,一个是这些岛屿跟主岛要有政治上的隶属关系,第二个条件就是地理上要相连。比如说钓鱼岛要划进琉球境界内,首先要考察他跟琉球王朝是不是有政治上的隶属关系。事实上,钓鱼岛从来不是属于琉球列岛的一部分,琉球王国从来没有统治过钓鱼岛。在政治上根本就没有隶属关系。在地理上是否相连呢?也不相连。因为钓鱼岛列屿跟琉球列岛之间隔着一个很深的海槽,我们叫东海海槽,琉球叫琉球海沟,中间最深的部位有两千七百多米,这样的一个断层,形成一个天然的屏障将他割开,所以在地理上根本是不相连的。钓鱼岛列屿在地理上跟台湾岛倒是相连的,因为它是台湾的山脉陆地的自然延伸,在东中国海中隆起的一个部分。所以我觉得美军托管当局将钓鱼岛列屿划进琉球境界内,应该是非法无效的,是不适合岛屿国家划界法的,当时美军为了方便管理,也不顾历史上钓鱼岛究竟是不是属于琉球,便将它划进境界内,所以造成了现在日本所谓的在他纬度内的一种说法,我认为这一点也可以引用大量的国际法的法理进行驳斥。
所以我觉得日本拥有尖阁列岛的三条理由都是不成立的。更何况,在二战以后,之前用武力占有的岛屿应该归还给中国。你没有归还已经犯了错误,所以中国政府说他一错再错的原因就在这里,钓鱼岛列屿没有归还给中国,就表明了对二战的态度,就是不承认你过去的侵略罪行,不承认这些岛屿是用武力占有,继续占有不归还给中国,这本身就是一个错。现在又想将他“国有化”,也就是进一步的在法理上拥有。因为现在是实际控制在他手上,想进一步“国有化”就是在法理上拥有,所以中国政府坚决反对。因为这就意味着,日本不但是不承认战争罪行,而且继续在战争的罪行上一错再错,继续犯罪,这样的话,当然我们要坚决抵制反对。所以这是为什么“国有化”的事件引起中国政府强烈反对的原因所在。钓鱼岛问题标志着日本政府是不是承认历史上的错误,是不是承认军国主义犯下的罪行的问题,有没有反省意识,所以我们在这一点上是绝不退让的,是非常有道理的,也是维护人类的正义。从人类正义的角度来看,我们也是非常有理由的,我们要恢复我们正当的权利,比如说中国人从历史上记载,从1403年,一直六百年以来,中国人自由往来钓鱼岛视为家常便饭,留下了大量的文件记载,而且也有很多实际上的行动,到周边也好,登岛也好,都有文字记载,我们拥有这个权利己经几百年。而这四十年来日本人突然把我们的权利给剥夺了,从人类公理的角度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我们要恢复我们祖祖辈辈所拥有的权利,要恢复登岛的固有的权利,这是合乎人类公理的正当的、正义的行为。所以我觉得中国政府有义务去维护中国人民自由登岛的权利,我觉得也是符合人类公理的一种正义的行为。
所以我觉得,钓鱼岛下一步事件发展的事态,按照我的推论,日本目前是叫做实际控制,他的“国有化”是想在法理上占有。但是这一点遭到了中国强有力的反对,我认为下一步会往后退,退到所谓法律统治,法律统治实际上就是一种管辖权的行使。法律统治的概念,为什么我会比较认为日本会走到这一步,因为最近野田突然提出了,从以前的实际控制即实际统治,后来改为有效统治,由于中国人的强烈反对,所以他最近又提出了法律统治这样的一个概念,就把以前的实际控制和有效统治撇开了。因为他认为实际控制会引起很多的争议。实际控制意味着你背后不一定是拥有主权,这个是有争议的,最起码会让人家联想到这个岛屿是有争议的。于是改为所谓有效统治,有效统治就是按照法理上也是他的。因为他已经“国有化”了,采取了一些国内法的措施,所以他进行有效统治。但是这一点我们是坚决反对的。最后把它稍作变通,就是所谓法律统治。法律统治这个概念,它主要是延伸了美国的托管制度,继承了美国的所谓管辖权移交这样的一种说法。因为美国当年托管琉球的时候,也只是接管了琉球的管辖权,1972年将琉球列岛跟钓鱼岛一并交还给日本的时候,也只是声明将管辖权移交给日本,主权的事情他撇开,即采取中立的立场。主权是日本跟中国的事情,美国说他只是托管了管辖权,现在也只是将管辖权移交给你。所谓管辖权实际上就是一种法律的统治。当年美军就是从法律上统治了琉球列岛,划定了琉球列岛的境界。所以日本很有可能顺理成章地继承了美国的法律统治,即美军托管当局的法律统治。当然这里面,我们也会作出有力的反驳,因为钓鱼岛本身就是我们的固有领土。所以我觉得事态的发展,中日钓鱼岛之争,中国方面也会采取更加有力的反制措施,最起码争取到实际控制,我们也要实际控制,比如说中国人登上钓鱼岛,中国的渔政船,海政船,海监船到钓鱼岛周边巡逻、采取维权的活动,这也是实际控制的一种表现。我们也在实际控制,但是我们坚称钓鱼岛是我们的固有领土,我们是有主权的,日本是没有主权的。即使他声称他采取了法律统治,也就是所谓的管辖权统治,但是这种管辖权我们也可以拥有。但是主权是在我们的前提下,我们也采取了实际控制,以这种实际控制是对付他的实际控制。但是我们要坚持我们拥有的历史上的主权,拿出历史上的证据来。因为这种证据日本是没有的。实际控制我认为在当前的情况下并不难做到,从法律上去界定也是不难的事情。举个例子,钓鱼岛本身是无人岛,我们射几个导弹,搞一个军事演习,将它作为射击场也是一种实际控制。因为美军当年就是将黄尾屿、赤尾岛作为军事射击场,进行有效控制。他为什么划进琉球境界之内,主要就是看中了这几个无人岛,可以作为射击场用,所以就划进琉球境界内,作为他的军事基地之一。我们也可以采取这种行动,因为无人岛不会威胁到人的生命安全,所以这个是完全有可能做到的。我认为除了以实际控制对付他们的实际控制外,,我们还有大量的历史资料证明,钓鱼岛列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人几百年来拥有的这个权利,是无可剥夺的权利,这个权利我觉得是应该要回来的。因为这四十年之间,从1972年到现在,都是在日本的实际控制之下,海上巡逻厅不让中国人自由登岛,剥夺了中国人自由登岛的权力。我们现在要争取回这个权利,这个也是合乎人类公理的。
所以从这一点上,以后钓鱼岛事态的发展必然会朝这个方面发展。日本方面强调他们的法律统治,因为法律统治容易得到美国的认可。在主权方面,中国是坚决不会退让的,最后我们是以实际控制对付他的实际控制,慢慢一步一步的逼他撤退。最后争取回领土管辖叔。我觉得以后的中国领导人要有这样的一种气魄,就是站在历史舞台的正面对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作出一个彻底的清算。因为在这之前,由于冷战的原因,中国政府虽然作为一个战胜国,始终没有站在历史舞台的正面对日本作出一个全面的清算。比如蒋介石政权,大家都知道由于历史的原因,在50年代都是靠美国的安保庇护,跟日本建立了盟友关系。这样的一个历史原因,导致了中国人所谓以德报怨,实际上就是没有从正面上清算日本的战争罪行。比如战争赔偿也没有给。所以有一篇文章这样写道:中国人当年的改革开放受日本的恩惠,为中国提供了大量的无偿贷款。我觉得这是根本不懂历史,日本人对中国人造成的那么大的伤害,三千五百五同胞被杀,多少百亿千亿的财富毁之一旦,土地为他非法的占有,这一点点贷款能够抵挡这么大的损失吗?根本不可能。最早放弃战争赔偿是蒋介石政府在1952年的时候,跟他签订的中日双边合约第14条里写得很明白。本来旧金山条约规定,日本要对受害国采取一种技术援助和经济援助这样的一种方式来抵偿战争的罪行和伤害。但是到了1952年4月28的条约连这些东西都放弃了。所以放弃赔偿不是周恩来最先说的,实际上最早是蒋介石放弃了对日本的赔偿,周恩来在1972年签订中日联合声明的时候,这些条约是作废了,作废以后当然就要遵从前届政府声明对日本政府作出的承诺,也就是承诺放弃赔偿,因为以前的政府承诺放弃,那么现在中日邦交正常化,那么现在也要宣布放弃,而前任政府的承诺就不能不算数。有个继承的关系,即政府继承的关系。日本对中国提供的无偿贷款是远远抵不上他的战争罪行的损伤。中国人没有向他要求战争赔偿,已经是对他宽宏大量了。所以我觉得无偿贷款是不足道的事情,如果日本人把这种贷款经常掛在嘴边,那就会变成一种对历史的无知。我觉得根本是不值一提的事情。
从这一点来看,我觉得中国政府,撇开这些经济效益,从人类正义的角度来看,都是应该到了对日本的战争罪行做一个正面清算的时候。对钓鱼岛事件,我觉得为什么中国政府这次会有这么强烈的反应。它里面就包含了二战以来,对日本过去的战争罪行,日本政府自身的认罪跟反省是不是到位,有没有这个反省的意识。同时也就意味着,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现在有足够的力量对它做出正面清算。因为钓鱼岛问题是日本用武力占有中国领土的最后一个地盘,如果这个地盘拿不回来,这证明我们始终没有站在历史的正面对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做出清算。我觉得这个才是要害,钓鱼岛是小事,但是人类正义却是大事。我觉得目前的中国政府令人扬眉吐气的是,它敢于向国际社会宣布,我们是站在历史的正面,我们是代表人类的正义,谴责日本政府否定战争罪行,挑战二战以来的国际秩序,这个才是重点。所以钓鱼岛问题既是小事,但也可以说是一件大事,它牵动了二战以后日本人对战争的态度的问题,意味着中国人是不是真正的站起来。我觉得钓鱼岛问题解决了,中国人才能真正的站起来了。我希望你们代表着真正站起来的中国人。
今天的演讲就到这里,下面有些地图我想做一点解说。对于钓鱼岛问题,我们发现中国政府非常重视历史的证据,为什么?因为历史的证据意味着我们真正拥有钓鱼岛的主权,我们是真正的钓鱼岛的主人。因为实际控制钓鱼岛并非难事,中国现在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做到实际控制钓鱼岛,完全有能力。而且越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国力的强盛,这个问题越来越不成问题。所以我们现在要拿出证据来,拿出历史的证据,证明钓鱼岛的主权就是我们的,中国人是它的真正的主人。
这幅地图证明日本当年发现钓鱼岛列屿的时候,是从英国海军治里面抄过来的,它的命名全部是福建话命名,翻译成日文的时候也是用福建话的注音。再往下翻,这幅是《筹海图编》中的沿海山沙图,1562年中国浙江总督主持出版的,表明中国政府以官方的名义,最早将钓鱼岛列屿划进福建省版图,实行有效管制。这一幅图就是1952年,当年美国托管当局,按照岛屿制度划界法,也就是经纬度划界法,将钓鱼岛列屿切进了琉球境界内,就是东经122度到133度,北纬24度到28度之间,这个完全是美军当年错误的一种行为,没有国际法效力,不适合国际法,美军为了他的军事目的,将钓鱼岛切进了琉球境界,导致了钓鱼岛今天的局面,也为日本再占钓鱼岛提供了所谓的法理根据。这可能是日本最有利的证据之一,也是钓鱼岛问题的症结所在。这幅地图很有意思,就是1969年5月5号,日本人在那里立的界碑,将钓鱼岛改成日本的名字。但是上面有中国人(应该是台湾的)在岛上写着“蒋总统万岁”几个字,日本的警察在涂抹,这个可以证明当时中国人登上钓鱼岛是非常容易的事情,经常的事情。而且写了条幅,大标语。后来我去台湾调查,他们说是大概在1970年左右,当时中国时报的记者组成60个人登上钓鱼岛宣示主权。这幅是林子平的地图,其中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是用红色标志,跟中国的福建省、广东省是一样的,琉球是青色的,日本是褐色的。三国用不同颜色标示。这一幅地图就是当年琉球人画的琉球境界图,三十六岛之图,他里面标示着钓鱼岛不在琉球岛之列,里面没有钓鱼岛,从反面证明钓鱼岛不是琉球的一部分,更加不是日本的固有领土。这一幅地图就是美国人科顿在1859年出版的地图,图中的钓鱼岛和黄尾屿都是用福建话拼音的,是根据蒋友仁的《舆坤全图》作为蓝本绘制的。这幅是1809年法国版的地图,他也是用分色的方式,台湾、澎湖、钓鱼岛、黄尾屿都是用红色把它标示为台湾的附属岛屿,用颜色来区分领土的归属。这一幅就是郑若曾绘的《沿海山沙图》,它是最早将钓鱼岛列屿画进中国福建的版图,这幅图是1561年绘制,比《筹海图编》早一年,是《筹海图编》的蓝本,《筹海图编》就是根据这幅图将钓鱼岛列屿画到福建省版图。这一幅图是日本最早的现代地图,根据现代西洋的投影方法绘制的。图中的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就画在台湾的右上角,这个若用放大镜一看就非常清楚,字很小,但是非常清晰。这幅图是现代地图,他的地理知识就是源自林子平的地图,也是把钓鱼岛列屿画到台湾的附属岛屿之列,是中国的一部分,就是小东洋部分,这是1810年出版的日本现代地图。这一幅地图是琉球人摹写的林子平的琉球三省并琉球三十六岛之图,他摹写出来的颜色也是分色,钓鱼岛列屿跟福建省和广东省一样是红色,这是摹本。作为一种辅正,就是琉球人也认定钓鱼岛列屿属于中国的领地,这也是一个有力的历史证据。这一幅地图就是最近网上广为流传的一幅非常精密的军事地图,出版在1876年。当时日本为了吞并琉球,日本陆军参谋局绘制了这幅非常精密的地图,包括村庄、河流都绘制出来了,非常精细。但是在琉球的南部,钓鱼岛的部位是空白的,是没有的,当时日本军方不认为钓鱼岛是琉球的一部分。这是非常有力的证据,证明钓鱼岛不是琉球的领土,更不是日本的固有领土,而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我最早将这幅图在香港《文汇报》以整个版面登出来。这幅地图是非常有力的证据,因为他是军事地图,而且是官方出版。因为很多地图都是私人绘制出来的地图,官方色彩不够,国际法效力不够。这幅地图因为是官方出版的,所以具有国际法的效力。所以我在这里作一个重点介绍。大概就这么多,已经足够证明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就不再多说了。如有什么问题,大家可以提出来一起讨论。

高汉:大家看一看,如果有什么问题就向郑教授请教,就可以提问。郑教授用他自己非常专业的知识,和认真的研究,向我们诠释了钓鱼岛属于我国的固有领土,中国一定要坚守我们的每一寸领土,这是我听下来的一个感受。所以大家有什么问题就可以向郑教授提问。

提问一:郑教授,您好!我想问一下,这次钓鱼岛问题和竹岛、北方四岛问题有什么区别和一些共同的地方?

郑海麟:我在来做这个节目以前,在9月7号和13号,因为我在香港的报纸发表了很多关于钓鱼岛问题的论文。在日本的驻港领事看到以后,就请我吃饭,我说你为什么请我吃饭,他说我发现很多研究钓鱼岛的评论文章中,只有你郑海麟一个人是从历史的角度去研究钓鱼岛的,其他都是从战略的眼光去看这个问题。所以他就想跟我讨论一下。他也提出了这个问题,比如说竹岛、北方四岛,日本都可以提出很多历史的、国际法的证据,证明是日本的固有领土,但是我们没有像中国人这样去抢滩登岛。因为当时正好是香港的保钓船去登岛,然后又被日本人非法的拘捕,然后又非法的遣送回来,这样的一个事情,他就说那你怎么看?我回答说中国人登岛是恢复中国人固有的权利。你们所谓的国际法是没有效力的,我们祖祖辈辈几百年都有这种权利,我就举出了很多证据来跟他论辩。他说现在国际上都是主张和平解决这个问题,岛屿争议都是主张用和平方式来解决。比如说竹岛,我们也没有派人去登岛。我说竹岛的事情我不太了解,但是钓鱼岛的问题我很清楚,这个问题是日本最早挑起来,因为中国政府一直强调,中日之间有个默契叫做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既然是搁置争议,那么为什么你们一直派人去驻扎,不让我们登岛,你们就可以登,而我们为什么不能登。而且我们是岛屿的真正主人,我们可以拿出大量的证据,证明中国人很早以前就在那里生活、居住。而他就提出了一个反驳,他说,从国际法的意义上来讲,以前一百多年前的边界意识并不明确,我们也不否认中国人曾经登过钓鱼岛,但是近一百多年来,实际上都是日本人在那边进行开发。我说因为你们在甲午战争后,连台湾都被你们占有,由你们经营,更别说钓鱼岛了。钓鱼岛你们是用武力占有,你们应该归还给中国,而且我们抢滩登岛也是被迫无奈,本来我们可以自由登岛,但是你们在那边派兵把守不让我们登岛,我们也是没有办法的,只能採取抢滩登岛。我举出很多的例子来跟他们辩论。从辩论的过程,我发现日本人所坚持的现代国际法,就是把实际控制等于拥有主权。以前我还不是很了解日本的真正意图。日本人有三个概念我觉得是混淆了国际法,一个是“无主地”和“无人岛”是混在一起,第二个是将划进纬度内的岛屿,他们认为也就是等于拥有主权,将管辖权和主权混为一谈,第三个就是将“实际控制”等于“拥有主权”。这个从逻辑推论来说,就等于说谁的武力更强大,谁就拥有这个岛屿,这样的话世界就会大乱,等于回到了强权就是公理的立场上来,我觉得他这种实际控制就拥有主权的主张,就是强权即是公理的另外一种表述。于是我就用历史和法理的证据进行一一辨析,我觉得这是非常有意义的辩论,也使我进一步了解到日本人的意图,不单是将无主地与无人岛混在一起,而是将实际控制和拥有主权混在一起。所以我觉得这个问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这里面必须从历史和国际法做一个系统的进行清理和阐述,我觉得日本始终还是坚持强权就是公理的立场,不然的话,他就不会继续占有钓鱼岛。

提问二:郑教授,您好!之前香港保钓人士登岛事件,凤凰卫视第一时间进行报道,但是在大陆的新闻联播却只字未提。对于大陆的这种媒体的迟钝你是怎么看的?

郑海麟:我认为实际上,这个登岛事件,也是中国大陆官方政府允许的。因为以前,我也参加过保钓登岛行动,以前一直都没有成功,不让出海,因为那条船,注册是八个人的,如果超过八个人,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鄭海麟專欄 所有的時間均為 香港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Web Hosting Service Provided by Soweb.net


The Original Author of this Forum programe is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