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香港保釣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從南京大屠殺看日本軍國主義的思想根源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鄭海麟專欄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2

發表發表於: 七月 星期五 03, 2015 10:58 am    文章主題: 從南京大屠殺看日本軍國主義的思想根源 引言回覆

从南京大屠杀看日本军国主义的思想根源
郑海麟(香港亚太研究中心研究员) 
缘起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起,几乎与中日钓鱼台主权之争的同时,日本出现了一股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实之逆流,具有军国主义思想的右翼分子发表了一连串的翻案文章,竭力否定日军在南京大屠的暴行。他们以《诸君》、《文艺春秋》为主要阵地,就日本对华侵略的战争责任与战争犯罪问题,试图想笼统地予以政治性的否定。这伙人被称为对华侵略战争和南京大屠杀的「否定派」。

一九七二年四月号的《诸君》杂志,刊登了铃木明《南京大屠杀的虚妄性》一文,以日军官向井敏明、野田毅两人于南京大屠杀期间参与「斩杀百人竞赛」为例,指出南京国民政府将该二人定为「战犯」处死,实际上并没有提出扎实的事实根据,这些辩词很明显是想为「斩杀百人」的铁证事实翻案,并进一步怀疑和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实性。接着,铃木明又继续在《诸君》杂志的一九七二年八月号、十月号、十二月号与一九七三年一月号连续发表文章,讨论南京事件与「斩杀百人」的所谓「虚妄化」、「渲染化」、「夸大化」等问题,这些文章于一九七三年三月编印成册,以《南京大屠杀的虚妄性》一书出版,在日本引起很大反响,以后该书每年重版,被「大东亚战争肯定论」者奉为圭臬。

与铃木明相呼应,山本七平在一九七二至七四年出版的《诸君》杂志上发表了长篇连载文章,鼓吹「南京大屠杀是无稽之谈」的论调。山本的这些文章后来 编成《我方的日本军》出版。 
一九八四年六月,曾任南京大屠杀的日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的随从秘书,自称是拓殖大学讲师的田中正明写了《「南京大屠杀」之虚构》一书,极力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事实,该书不仅否认日军的暴行,而且为发动侵略战争推 责任,诬蔑性地诿过于中国。 

在这一派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实性的叫嚣声中,要数日本众议员石原慎太郎的言论最为狂悖。他于一九九○年十月号在美国《花花公子》(Playboy)杂志发表文章,妄称「南京大屠杀是中国人污蔑日本形象的谎言」。次年,他又于日本《文艺春秋》二月号发表专文,除重复所说「南京大屠杀的虚构」的谬论之外,又提出「南京大屠杀为美国一手所导演之中国政府的政治宣传」的「新说」。该文还攻讦战后同盟国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之审判日本最高战犯是「无权威性与妥当性」,声言要对审判日本战犯的各国法官「追究责任」。石原否定南京大屠杀的论点大致有如下几点:

 否定东京大审判(一九四六||一九四八年)对于南京大屠杀的定论,进而试图否定整个东京大审判对日本「侵略有罪」的定论。

 他认为南京大屠杀是中国的「政治宣传」,无正确的资料与证据。

 南京大屠杀的数目,无三十万人之多。中国防守南京的军队只有五万人,南京当时的人口只约有二十万人左右,总共不过二十五万人,何能屠杀三十万人?

  南京大屠杀的各项正面证据,都是不负责任之说,应该根据第一手资料探讨,才属可信。

  南京大屠杀的死亡人数约二万数千人,处死的俘虏「约为五千至二万人,而被屠杀的市民,则为数千人」。

  石原甚至暗示杀俘为正当,又认为杀「便衣兵」是合理的,因为这些「便衣兵」是脱下军装的「武装人员」。 

以上种种否定南京大屠杀的历史真实性的言论,在日本青年一代中影响极坏。评论家小田实读了铃木明等人的文章后,也断言「那所谓砍杀百人的事件事实上纯属子虚乌有。」 日本军国主义者还对攻占南京尚存在世的军人进行所谓「调查」,证明「砍杀百人竞赛」是虚构的,进而否定南京大屠杀也是虚构的。这些不顾历史的妄说,在日本掀起了一股否定南京大屠杀、鼓吹日军侵华及大东亚战争「合理」等的翻案逆流,为日本复活军国主义张目。

对于日本军国主义的抬头和南京大屠杀的翻案逆流,日本许多正义之士,如早稻田大学洞富雄教授,一桥大学藤原彰教授,朝日新闻社记者本多胜一等学者发表资料坚实的论著,驳斥铃木明、田中正明以及其它企图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人士的说法。 台湾学者李恩涵对石原慎太郎企图抹煞南京大屠杀的狂言,根据大量调查研究的资料进行逐条驳斥。 笔者在以上诸位正义之士的研究成果基础上,结合所收有关日本和外国人士有关南京大屠杀的记实史料,对该事件的历史真相作如实叙述,同时对日本军国主义的思想根源略作剖析。

 南京大屠杀之经纬及其被杀人士数字
史称南京大屠杀,一般是指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至一九三八年二月中旬,侵华日军在攻陷南京城期间制造的一系列大屠杀事件。是为人类史上最残酷的屠杀之一。总计被屠杀的无辜市民与已经放下武器无战斗能力的我国官兵达三十万人以上;实际被强奸受辱的妇女,据说不下八万人之多,很多在被奸污之后又被杀害;无数住宅、商店、机关、仓库被抢劫、焚毁和破坏,全城约三分之一的建筑物被毁;这是日本侵略军在中国所犯最凶残的战争暴行之一,也是日本历史上的一大污点。 

据攻打南京的第十六师团的第三十旅团长佐佐木到一少将的《进攻南京纪实》写道:「(十二月十三日),在我支队的作战地区内遗弃敌人的尸体达一万几千具,此外,还有在江面上被装甲车击毙的士兵和各部队的俘虏,如合在一起计算,仅我支队就已解决了敌人二万以上。」 在攻打南京的战斗中,城内外的大批中国军队被俘,潜伏在城内的残兵败卒,即所谓「便衣兵」,多数被搜查出来,成了俘虏,后因无法为他们提供伙食,大部遭屠杀。据佐佐木支队的骨干,曾任第三十八联队的联队长助川静二元大佐说:「师团长吩咐,不要保存俘虏」,因而全遭杀害。另外,佐佐木支队在进行扫荡战中,也杀了许多普通市民,以此血祭,壮军威。 

日本军于十三日还向扬子江码头的难民开炮,这些难民「人数达二万至三万,日军向这些难民开炮,将其全部屠杀了。」
 
佐佐木又记道:「从南京逃出来的老百姓,无论是成人或儿童,他们一律遭到机枪、步枪的扫射;遭到杀戮。因为这些死尸遭到射击后倒在地上重迭在一起,并被浇上重油,点火焚烧。在焚烧过的尸体中,无疑也有许多想来是儿童的尸体,总之,几乎都是老百姓。我从未见过如此悲惨的情景。大量屠杀的痕迹展现在眼前,我觉得日本军犯下了严重罪行。」「在攻打南京的战役中,敌人伤亡估计为七万人,直到南京陷落那天为止,敌人负责守备的兵力估计约有十万。」
 
据东京朝日新闻社的随军记者横田曾于十六日发自南京的电报报导:在乌龙山、幕府山炮台附近的山地里,两角部队俘虏了一万四千七百七十七名从南京城溃退下来的敌兵。人们认为死守首都、驻扎在南京的中国兵大约有十万人。在十万防守南京的军队中,除在上途退 时被打死、被俘乃至顺利逃出者外,估计还有二万五千多名残兵败卒潜伏在市内,皆被日本军彻底消灭。我军攻占南京后,在城内外,仅从大野、野田、助川、片桐等由右翼北面进攻的各部队来看,被俘或被歼的中国军队也不下一万名,总人数估计至少有六、七万名。另外,还缴获了无数战利品。该社又于(十二月十八日)报导攻占南京的战果说:「当攻打南京时,敌军遗弃的尸体不少于八、九万,俘虏达数千。」 其中仅上海派遣军所属会津若松第六十五联队就俘虏了中国兵近一万五千名,后大部遭屠杀。

南京城陷落后,日军到处烧杀抢,扬子江江面上漂流着数不清的尸体。一望无际,满眼皆是尸体。那不是士兵,而是老百姓的尸体,其中有成人,也有儿童。尸体像「木排」那样,看来至少有五万人以上,扬子江成了「死尸之江」。 此外,包围城墙的部队在紫金山山麓活埋了两千人,在雨花台杀害了两万人。尔后,第十六师团以右翼联队为主力,在城内进行扫荡,歼灭了残兵败卒七千多,仅一个师团就获得了这样的「战果」。

日本军对被俘的中国士兵,因无法解决他们的伙食,于是处置的办法,每次都下令全部「处置掉」(杀掉)。仅十七或十八日就屠杀了一万四千七百七十七名俘虏。他们将俘虏每两个捆在一起,排列成四行,用机枪扫射,然后又用剃刀乱刃戮,最后在尸体上浇上煤油焚化。烧后,把尸骸一个个都扔入扬子江中。 另,据南京大屠杀案主犯谷寿夫中将的供词说:「同月十八日夜间,复将我囚幕府山之军民五万七千四百十八人,以铅丝扎捆,驱集至下关草鞋山头,亦用机枪射杀,其倒 血泊中尚能挣扎者,均遭乱刀戮毙,并将全部尸骸浇以煤油焚化。」
 
据藤原正瑛在《西方有纳粹主义,东方有军国主义》一文说:「日本军占领南京后,曾一次把三万数千名中国人||其中大部分是老人、妇女和儿童||赶入市区的城墙内,从城墙上投下手榴弹和用机枪猛烈扫射,将他们全部枪杀。当时,在南京城墙内的确尸山高筑,长靴几乎浸 在血海之中。据悉,对此惨无人道的行为,甚至还必须以『皇军』、『圣战』之类的谎言来进行报导。」 

据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Edgar. P. Snow)所著《敌寇暴行录》写道:「现在世界上到处可以听到关于南京屠杀的血腥事件。根据南京国际救济委员会委员告诉我的计算数字,日本军在南京至少屠杀了四万二千人,而且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又说,在从上海向南京的进击中,估计有三十万人被日本军杀害,这个数字差不多与中国军队的伤亡人数相等。卑鄙的是,只要是女的,从十岁到七十岁的人都遭到日本军的强奸。难民常常死于喝得酩酊大醉的士兵的刺刀之下。日本军每到一地,抓走妇女,以便安慰好色的英雄们。」
 
时任南京安全区委员会委员的马吉牧师目击南京大屠杀惨状后在给上海的妻子写的长信中说:「十二月十七日,星期五,掠夺、屠杀和奸淫的情况不断发生,有增无减。从昨天晚上到今天白天,大致算来也有一千个妇女被奸污。一个可怜的女人竟被强奸了三十七次。另一个妇女,她那五个月的婴孩被日本兵活活闷死。那是因为这个兽兵在强奸时,为了不许婴孩发出哭声来。如果妇女进行反抗,就会遭到刺刀杀害。…

十二月二十日,星期一,野蛮行为和暴力行为接连不断地发生。整个城市被日本军有组织地放火焚毁了。

十二月二十五日,昨天和前天晚上,七个士兵来到圣经师资训练学校,强奸了妇女。我们的邻居有个十二岁的女孩和十三岁的小姑娘,被三个士兵强奸了,我们正想去救,但为时已晚。被日本兵用刺刀戳伤的人仍然很多。」 

关于南京大屠杀死亡人数的估计,据日本早稻田大学洞富雄教授的研究报告,有如下几则是可靠的数字:

  南京国际救济委员会的贝茨博士于一九三八年一月二十五日记云:「据掩埋的证据材料告诉我们,近四万名非武装人员在南京城内或城门附近被杀,其中有百分之三十未曾当过兵。」
  据红十字会、崇善堂两掩埋队收容遗弃尸体十五万五千具,其中从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到一九三八年十月三十日,共掩埋遗弃尸体实际达十一万二千二百六十六具。

  还有其它几个掩埋队:
(A)新河地区,掩埋二万八千七百三十具。
(B)兵工厂及南门外花神庙一带,掩埋七千余具。
(C)卯山、马鞍、灵谷寺,掩埋三千余具。
以上三个掩埋队,共掩埋尸体一万二千八百七十三具。

  对死亡者(包括战死者)总数的估计:
据南京地方法院的调查所得,合计掩埋了十六万七二百十多具尸体。这主要是从红十字会(四万三千零七十一具)、崇善堂(十一万二千二百六十六具)、南京市长高冠吾(三千具)这三处合计得来,还有许多未加进去;如加上其它掩埋队的数目,以及为亲人、熟人和日本军队所掩埋的数目,可达总数二十六万具尸体(包括战死者、无辜被杀者)。

  据南京战犯军事法庭对中将谷寿夫判决词中说:「在中华门外花神庙、宝塔桥、石观音、下关、草鞋峡等地,被集体枪杀的军民共十九万余人。遭零星屠杀、其尸体由慈善团体掩埋者为十五万余人,受害者总数在三十万人以上。」 

另,据岛田胜己《进攻南京与屠杀事件》一书说:「被第六师团屠杀者二十三万人,被第十六师团屠杀者十四万人,被第九师团屠杀者六万人,合计四十三万人。」 

以上所述,即为南京大屠杀之经纬及其被杀人士数字。

  日本军国主义的思想根源
在整个「南京大屠杀」期间,日本军完全处于无政府状态,像一群疯狂的野兽,诚如一位墨西哥作家指出:「日本人是魔鬼的魔鬼」;甚至还有外国人指责说:「他们的野蛮程度远远超过野兽」。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惨绝人寰的情况,其原因可以举出很多,但据研究南京大屠杀的权威学者洞富雄教授认为,其中「最重要的是错误的军国主义教育和军队教育」。特别是日本军官鼓吹对中国及其民众的根深柢固的蔑视,鼓吹无视对方民族感情的同仇敌忾之心,使日本士兵的心情受到了可怖的影响。当时负责关东军谋略工作的参谋田中隆吉中佐在公开会议中便说过:「坦率地讲,对中国人的看法……我认为中国人是猪猡,对他们怎么干都行。」 

另外,日本兵大前嘉就自己当时的精神状态说:「那时,中国人是蝼蚁之辈。我们接受的教育就是这样。杀死蝼蚁之辈,还会受到什么良心责备吗?」 战时的日本军人可以说从少年时代起便接受了军国主义的思想教育,入伍后又在日本军队的「军人精神」(也即是武士道精神)熏陶下,于是产生了令人可怕的精神状态。诚如中国派遣军的情报员、下士官山冈繁在战后回忆说:「当时,我们对日本民族抱有一种根深柢固的优越感,而对其他民族采取蔑视态度。还有一种残忍的武士道精神,把杀人当作英雄行为,并从崇拜天皇的极权主义出发,产生了非人道的思想,即对强者、掌握权力的人绝对服从,对弱者、不掌握权力的人使之服从。这些思想是从少年时代就开始接受教育,在军队里通过军人精神的熏陶而形成的。正由于有这些思想,才把侵略战争视为正义战争,若无其事地干下了惨无人道的行为。」 

崇拜天皇的神国思想和残忍的武士道精神,即是日本军国主义思想教育的两项重要内容。在这种精神的支配下,使日本军人身上潜伏着一种难以捉摸的魔鬼般的生命力||以杀人为游戏而从中取乐,并且将这种野兽般的惨无人道的行为视为正义。

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军人,从进入小学学习教科书起,便开始接受军国主义的思想教育,「欲征服亚洲,必先征服中国;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的思想在青少年时代已逐渐形成。这些具有严重封建性和残暴性的武士社会的思想和习惯,被作为「国民道德」强加在他们头上,而且还得到了「神国思想」和「武士道精神」的灌输,于是,这些天真的孩子或者是朴素的农民出身的军人,便成了法西斯军队的凶猛的战士。这也就是日本军队在南京大屠杀中表现出异常残暴的思想根据。诚如占领日本的盟军总司令部指出:「日本人强加于人道的令人可怕的罪过,是日本五十年来宣扬『皇道』和『大和魂』之必然而不可避免的结果。」
 这里所说的「皇道」,就是日本军国主义标榜的以「天皇万世一系」为中心的神国思想;所谓「大和魂」,也即是武士道精神。对于作为日本军国主义思想核心的「皇道」和「大和魂」,在这里似有作进一步分析之必要。

日本作为神之国的神国思想,其由来已久,在日本民族最早的古书如《古事记》、《日本书纪》里,便开始构筑神国思想的体系。指出日本人都是天照大神的儿孙传下来的,所以称作天孙民族;因其起于大和(古代的邪马台国),故又称大和民族。全体日本人合为一大家族,皇室是大家长,臣民各有小家长;君就是父,忠就是孝。因此,日本是神国,日本人是神裔。天皇是现世神,尊崇天皇即是崇拜现在世上的神。这也就是日本民族神道思想和天皇万世一系观念之来由。神道思想乃是以天皇为最高偶像的日本人之国家宗教或曰意识形态,同时也是日本人忠君爱国思想的理论根源。作为现世神的天皇永久统治着日本,作为「神裔」的日本子民则应绝对尽忠尽孝,这就是神道或曰「皇道」。神国思想强调种族优越,血统单纯,提倡绝对忠于天皇,服从天皇,鼓吹日本民族卓绝宇内,而无壤无穷之皇位,应当君临天下万国,成为宇宙的主宰。这种自我吹嘘和自我膨胀的民族优越感,被日本统治者冠之以「神理」名目,从而使日本对外侵略和对其它民族统治被正当化,并且发挥着魔鬼般的威力。这种以「天皇万世一系」为精神支柱的神国思想,也是使日本人产生拒绝反省的意识根源。他们认为,只要这种「皇道」不坠,日本民族便有可能从败战的废墟中崛起,重新恢复世界最优秀民族之地位。日本为发扬神国思想,建有一座精神殿堂叫「伊势神宫」,是为大和民族的精神象征,提倡「惟神之道」,也叫「伊势神道」,鼓吹「大日本国乃神国也」 的观念。因此,伊势神宫即是神道思想的精神大本营,也是大和民族的精神殿堂。日本在发动太平洋战争期间,日本天皇和军阀曾亲临祭拜,并扩大修建伊势神宫,举办日本开国「二千六百年」大祭,祈祷「武运长久」、「圣战必胜」。战败之际,日本又假庆祝仪典,掩饰江河日下的败局,借以鼓起日本军人顽强抵抗和为「圣战」而牺牲的信念。 由于受这种「皇道」精神的鼓舞和煽动,致使日本士兵在战斗中毫无畏惧,敢于进行残酷的杀戮。诚如日本文学家竹内实指出:「在实际侵略中国的过程中,天皇的存在使平凡、胆怯的日本有了勇气和信念,有可能说服自己去进行侵略和杀戮,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可见以天皇万世一系为核心的神国思想对日本军人的影响之深。

日本人为实践「皇道」(或曰「大和精神」)的具体表现,便是「武士道精神」。「武士道」本是日本封建时代,世袭武士侍奉主人,所谓「舍生取义」、「杀身成仁」的生活规范。最初的主义,只限于忠主保家,逐渐实践推广的结果,才演变为忠君爱国。明治维新后,日本采用征兵制,开始实施对外扩张侵略政策,其根本精神,也可以说是「武士道」的世俗化、普及化。到了二次大战期间,「武士道精神」更是恶性膨胀。日本军阀穷兵黩武,以天皇为号召,欺骗人民,以「人口过剩」为口实,以大和民族当君临天下万国为思想武装,假借武士道的忠君爱国,尚武轻生精神,煽动人民向海外「发展」。于是疯狂扩张,到处侵略,以期实现其「大东亚共荣圈」之梦想。日本军阀还到东京的靖国神社去参拜,借以宣扬「武士道」的黩武思想,推行愚民政策。因此,靖国神社实际上是日本武士道和军国主义的精神大本营,是日本法西斯的精神象征。战后,靖国神社恢复了一年一次的「招魂祭」,追悼阵亡将士,实际上是在发扬「武士道精神」,复活日本军国主义。

综上所述,日本人鼓吹的所谓「皇道」、「大和魂」(大和精神),实际上包含两方面的内容:一是神国思想也叫神道思想。它是日本国家的正统宗教。日本人崇拜天皇,即是崇拜天神,为天皇牺牲,即是最神圣的事业。因此,二战期间日本对亚洲各国以「神国」自居,叫嚣为天皇神国而战即是「圣战」,从而使日本对外侵略和对其它民族统治被正当化。于是,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也被当作「发扬国威」、「皇恩浩荡」来宣传和报导。二是武士道精神。最初来源于儒家思想中强调为人臣应尽忠,为人子应尽孝的观念,但传入日本后,日本人将儒家这种思想与神国思想相结合,于是产生了一种鼓吹敬神尊祖、忠君爱国不惜牺牲身命的武士道精神。神国思想与武士道精神相结合,便是「大和精神」,它是日本法西斯军国主义的思想核心。而伊势神宫是神国思想的寄托场所,靖国神社则是武士道的精神大本营,或者说是日本军国主义幽灵的寄存场所。只要这些场所还存在一日,日本军国主义的幽灵就有可能复苏,战争的危险便有可能重演。今天的钓鱼台事件,实际上是日本复活军国主义和实施对外扩张的一个讯号。人们不要忘记,,日本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全面侵华战争,其第一个讯号便是从出兵台湾(一八七四年)和吞并琉球(一八七九年)开始的。对此,我们绝不可以掉以轻心,应坚持强硬的立场,遏阻日本复活军国主义和实行对外扩张。与此同时,还要从文化上对日本军国主义的精神支柱或曰思想根源||日本的神国思想和武士道精神作彻底的清算,以便真正开启日本人的反省意识,彻底破除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思想传统,使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惨剧不会再在人类历史上重演。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鄭海麟專欄 所有的時間均為 香港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Web Hosting Service Provided by Soweb.net


The Original Author of this Forum programe is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