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香港保釣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推荐]史维会资料:日军暴行目睹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維護史實.向日索償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日 03, 2005 2:1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我們一再大聲疾呼賠償道歉,其目的就是希望能由此產生衷心的寬恕與不念舊惡。




二次世界大戰亞洲戰區史實維護及教育協會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日 03, 2005 2:17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第十七篇 憲兵隊的亂殺、酷刑與勒索
日軍在佔領區的縣、市都駐有憲兵隊,他們的主要任務之一是偵探我軍及抗日團體的活動情形,以便適時予以打擊或消滅。

在一般小縣的縣城堙A通常只有一兩個日本憲兵,但所使用的中國漢*、密探則至少有十幾名。

這些地方性的憲兵分子,由於可以向其日本主子打小報告,隨便誣陷你通敵,以致人人畏懼,個個害怕,就是偽縣長、偽警備隊都害怕三分,普通老百姓更是畏之如虎。

他們經常一、二人或三、五人、甚至成群結隊的下鄉,尋找我方地下抗日工作人員;如果被抓到,必定交到日本憲兵手堙A予以殺害,甚至由狼狗咬死或活活吃掉;如果捕到可疑的人員時,就用嚴刑逼供,最常用的就是由鼻孔或口中灌入冷水或辣椒水。

這些敵人的憲兵密探除刺探我方軍情及逮捕我地下抗日人員外,就是向老百姓敲詐勒索,幾乎每個鄉村的富裕居民,都有被憲兵隊勒索的痛苦經歷。

贊皇縣城的日軍憲兵隊,據我所知更換過好幾次;日本憲兵每更換一次,就帶來一批自己的中國密探,或稱為特務。抗戰初期贊皇縣日本憲兵只有一名,但中國密探卻有十至二十人;其中只有一名叫楊丙忠的是外縣人,與本縣軍營村的一個叫李復熬的,是真正憲兵所雇用的中國密探,其他是楊、李二人招集而來。李復熬在結婚之日,席開數百桌,每個村的村長雖然沒有收到請帖,但都自動送了巨額禮金,為的是希望以後少被找麻煩。

贊皇縣日本憲兵隊殺人及敲詐勒索的種種惡跡罪行,如若全部揭露出來,將不勝枚舉,這堨u將我個人所知道的一部分列舉出來作為見證。

第一節 敲詐勒索、亂殺無辜
我的東鄰居趙祥是一個忠厚老實的普通老百姓,但口快心直,平常好說話,容易得罪人。被同村一個游手好閒的流氓向縣城的憲兵隊報告了,誣說他通八路,第一天被抓走,第二天家奡N把死屍抬回來。聽說是受灌冷水等酷刑而死的。

我的大哥也曾被憲兵隊捕去,扣押了一個多月,罪名是家娷疆竟j枝,但他們逮捕我大哥的真正目的在於勒索。當時我們弟兄三人尚未分家,有旱田三百畝,在我村算是首富。因為我年齡小,所以每次找麻煩的對象,就成了我大哥。他那次被憲兵關押期間,也挨了自鼻孔灌水等酷刑,最後結果是我到城堸U人說情,花了一大把鈔票,才被釋放出來。

一九四二年秋天,贊皇縣憲兵隊會同城堛漱擳x經過陳村時,遇見二十三歲的青年張鳳祿,就把他帶走。張鳳祿有兩兄長,一個叫明祿,另一個叫配祿,這時他倆逃到郭家莊姐姐家。當他倆知道弟弟鳳祿被捕,而且由憲兵隊脅迫將於歸途中經過姐姐家門口時,就共同商定了一個辦法:如果弟弟鳳祿真的會與脅迫他的憲兵經過時,一定要將他們拉到家堥荂A好好招待一番,或者行行賄賂,說不定弟弟會被放掉;不料弄巧成拙,兄弟三人竟然都被帶走。更不幸的是,當他們在憲兵隊扣押期間,適逢日軍向抗日根據地進攻失利,因此,兄弟三人都被殺害。

第二節 憲兵兇殘,屠父戮子

贊皇縣城西龍門村七十三歲的楊靜敏同學提供了一份資料,記述他父、兄被慘殺的經過,原稿如下:

一九四一年農曆四月二十日上午,我正在本村小學讀書,我姐姐到學校塈銣琚A她說:“日本人帶著幾十名中國憲兵特務,把家堛瑭蝖B碗、盆都給砸光了,又把咱哥哥從田堨s回來,用棒子亂打、灌涼水、還吊到樹上用火燒……。”我聽了兩眼含著淚跑出校門。我知道父親趕大車到元氏縣拉腳(代人運東西以賺取運費)去了,我就繞道出去找他。在榆底村西恰好遇見我父親趕著大車正往家走,父親問我:“你來幹什麼?”我說:“家堨X事了,日本兵和憲兵隊把家堛漯F西都給砸了,把我哥哥打得挺狠,現在死活不知,你千萬別回家,趕快跑吧!”我們正說話間,從榆底村堥茪F兩個日本兵和幾個漢*,他們見我同父親說話,就問了我幾句話,又把我推了一個跟頭,然後催著我父親趕著大車往家堨h了。

到家之後,日本兵與憲兵隊說父親“私通八路”,就用棒子打,也吊起來用火燒……。兩名日本兵與二十多名憲兵特務用盡了各種殘暴的手段毒打並折磨我父、兄。就這樣在我家整整地折騰了一天,直到太陽西落時,日本兵就將我父、兄二人槍殺在我的家中。

我家堛漁a具全被砸了,衣服、被褥等也都被搶光了。我家的悲慘遭遇,僅是日軍侵華期間千百萬件中的一個。日軍在中國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難書。

第三節 我的兩次被捕經過
一九四二年贊皇縣城媟s換了一個日本憲兵,並也帶來了一個外縣籍的中國密探,年齡似乎不超過二十歲。筆者曾被這個小漢*特務找過麻煩,順便把經過情形寫在這堙C

當時我在一所偽小學教書。一天自家中返校時,在城東門附近遇見這個外縣籍的日本特務,他正與一個朋友在散步。

他的這個朋友我也認識,抗戰的第二年到過我家,追著母親左說右說,要我隨他去參加抗日,我母親無奈就勉強答應了,於是我就跟著他離家。到達山區抗日根據地住了幾天,感覺不能適應,遂又託病離開了。大概是因此之故,他向這個小漢*咕噥了幾句話,我就被帶走。

第二天這個日軍的小密探就審問我,說我是嫌疑分子,接著就被一個外縣人(他們的夥伴)重重地打了我兩個耳光,到晚上才把我釋放。

筆者有一位同學叫劉璽,比我大五、六歲,他在小學時就參加了共產黨,抗戰開始的第二年就當了贊皇縣東區的抗日區長。以後他因做敵工被俘,不但沒有被殺,反而當了石門(今石家莊)市一個日軍憲兵班長的密探。

劉璽在給日本憲兵當密探期間,同時也與地下抗日人員保持聯絡,因此他又被日本憲兵逮捕。同時與他認識的人也幾乎全部被捕,我也是其中之一。當時所牽連而被捕的人至少有幾十個。

我被捕以後,先被送到石門的警察局堙C大特務杜保田似乎已先在院子媯扔菕C他首先對我說:“日本憲兵問你時要說實話,免受皮肉之苦。”話才說完,一個據說叫侯藤的日軍憲兵進來。身著便衣,問我與劉璽是什麼關係,如何替他向抗日軍手中送情報,我回答說:“實在沒有這回事。”因此被這個穿便衣的憲兵打了無數的耳光,口中鮮血直流,滴落在衣服上。他還用一根竹棒敲擊我的頭部,以致頭頂出血,向下流到面上,狀貌變得既醜陋又可怕,我成為這個樣子以後,當日就沒有再審問。到傍晚時,就把我押送到石門市日本憲兵隊關起來,一直被監禁了六個月,與外界音訊完全斷絕。

石門市日本憲兵隊司令部位置在火車站的西南方,距火車站頗近。建築面積很大,原來可能是一家大公司或大工廠,憲兵隊的大監獄就設在進大門不遠的右方。四周圍有一丈多高的磚牆,牆上還有鐵絲網。監房是一個約八、九間的大北屋,每間互相隔開,各自成為一方形木籠式的監牢。監牢內部地板高出地面約尺餘,除後面牆壁留有一小鐵窗外,上、下、左、右與後方牆壁都貼有木板。監牢的前面用粗大的方形木柱與外面隔離,各木柱間隔十餘公分,以便巡邏憲兵察看內部情形;前面木柱的中央還留有一小方孔,可供遞送飯碗之用;監牢的小門在面對監牢的右下方,高不及一公尺;各監牢的前面還有一道相互連通的走廊,值班巡查憲兵每隔約三十分鐘來往巡視一次。

監房內部除有兩人共用的軍毯一條與供大小便用的箱式馬桶外,沒有任何其他東西;牆壁上有一守則,我尚記得一些,大意是“白天不准躺臥,要反省……”;在監人員每日給飯兩次,每次為高梁米約三分之二大碗,不再給任何其他飲料等物,雖然如此,在監人員的臉部卻還有點微胖的樣子,這大概是由於缺乏運動的緣故。在監人員更不准講話,如被發現,日本憲兵就會叫你把頭自遞飯的小孔伸出去,由他們任意處罰,最普通的方法是被日本憲兵打耳光;這種處罰看似簡單輕微,實際上卻是很嚴重,如果頭的左邊被打了耳光,必定會又向右撞擊到木條上,所以只被打兩個耳光,就等於被擊打了四次。

在監人員每日除食兩大碗不滿的高粱米飯外,就是只有靜坐,當然時常也會想及將來可能發生的結果。因為與外界完全隔絕了,每有一個新人進來,大家就會爭問外界的消息,如判斷那一位難友快要被釋放了,就又會爭相拜託他出去後設法給家中帶信。

木籠式監牢內部面積長寬不足一丈,關押人數不定,有時只五、六人,有時可忽然增到幾十人。我記得有一次夜間,每個監牢都驟增了二三十個人,擠得滿滿的。據說是一批俘虜,只過一夜就又離開,被押解到日本去當勞工去了。

我被關押期間,先後經過了兩個穿便衣的日本憲兵審問,不知是軍官還是士兵。一個長相野蠻的憲兵,就在監房外面的大院媦f問我,不過時間不長,他以打火機嚇唬我,頭上的毛髮被燒了一點;第二個年歲較大,雖有翻譯官陪同,但審問我的時間也不久,這次是在室內,地上有一個小木床,是專一用來灌受刑人涼水時使用的,我也被迫躺在上面灌了兩次冷水。

我在石家莊日本憲兵隊監禁六個月以後才被釋放。那天是一個星期日,由一個日本憲兵將我先帶到附近大門口的一個大辦公室,內部雖有幾十張桌子,但只有一個憲兵軍官值班,那天可能是假日;他自架上抽出一個檔案,稍微看了看以後,就又由原來的憲兵將我帶到大門口,將我釋放了。至於牽連我的那位同學劉璽,以後卻是永無音訊,據說是被日本兵的狼狗活活地吃掉了。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日 03, 2005 2:18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第十八篇 助紂為虐的皇協軍
第一節 贊皇縣皇協軍概述
抗戰八年中,贊皇縣有三大害:第一是日軍,第二是皇協軍(又稱二鬼子),第三是憲兵隊。什麼是皇協軍呢?就是協助皇軍(日本人對自己軍隊的正式稱呼)作戰的偽軍。這種偽軍是地方性部隊,在日軍佔領區每個縣都至少有一個中隊,或多至幾個大隊,它的主要任務除協助當地日軍作戰外,還負責“維持地方治安”。其薪餉供給完全由偽縣政府負責,訓練與指揮方面則完全歸屬日軍,它的組成人員全是當地人。

我寫這本書的初衷,主要目的是揭發日軍的暴行,並不願把這些同鄉,雖有時係被驅迫而為之的種種行為寫出來;但是我們贊皇縣的皇協軍,除少數外,實在太壞了!太壞了!實在是壞透頂!他們加於自己同鄉的痛苦太大了;因此,抗戰勝利後,他們很多人都被處了極刑,或病死老死獄中,得到了應有的報應。

在殺人和燒老百姓的房屋方面,他們的罪惡當然不及日軍,但也常隨便殺害無辜和搶奪百姓的財物;可是在強姦婦女方面,贊皇縣的皇協軍卻比日本兵有過而無不及。

筆者於一九九八年和一九九九年兩度到贊皇縣,每到一個村莊,只要問到皇協軍有無強姦自己同胞的事,沒有一個人不說:“多哩!多哩!”或是說:“太多啦!太多啦!”或是說:“他們太壞了!太壞了!”還有些人如此說:“這種事太多啦!誰也不笑話誰!”另據“贊皇縣八年抗戰史料”一書中的五五七頁所記載:“×家莊全村十六歲以上四十五歲以下的一一三個婦女中,有半數被強姦過……”。這中間雖也包括日本兵所為的,但也說明了老百姓在這方面所經受的痛苦是多麼大。

贊皇縣的皇協軍何以會如此的無人性,能強姦這麼多自已的同胞姐妹呢?其中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們是日軍的幫凶;他們仗著日本兵勢力橫行鄉里,為非作歹;另一方面,這些皇協軍大多是本縣人,對地情熟悉,語言相通,具有較日本兵在這方面施暴更為有利的條件。抗戰的前半期(一九四零年以前),贊皇縣的皇協軍人數不多,力量不大,其勢力僅限於城內及城附近地區,以後人員漸次增多,擴編到四個中隊,總人數約五百人,較贊皇縣的日軍大好幾倍,同時敵偽勢力也向城外擴展了很多,城外據點總計約近三十個,每個據點的炮樓(碉堡)都住有皇協軍。城西某些地區可以說炮樓林立,有的村莊幾乎為炮樓包圍;天天有偽軍到村中騷擾,有時甚至一天來好幾次;像這樣的村莊,婦女就一定被糟蹋的很多。

贊皇縣的偽軍如此惡劣,這應只是他們本身的罪過,他們的後代子孫不應因而受到影響,所以本篇只舉出幾個重大的事實。

贊皇縣的皇協軍前後換了好幾次大隊長,任毓征是任期最久的一個,贊皇縣的皇協軍也是在他的任期中擴編增長的;所以贊皇縣偽軍的為害人民,他要負最大的責任。他縱容部屬胡作非為而不加約束,以致他們勢力所到達的地方,每個村莊都有很多婦女受了害。他最後病死於監獄中,可謂罪有應得,死有餘辜。反之,他如果能以身作則,嚴格約束部下,除不得已而傷害人民外,令部屬不得做任何其他為害人民的事,則他的名聲和下場很可能要好得多。

第二節 皇協軍任意殺人
筆者的東鄰趙德秋夫婦家與我家只有一夾道之隔,我在家鄉時,常從自己的房上跳到他們家那邊去。他們家中除夫婦二人外,有兒女各一;女兒已出嫁,兒子也娶了媳婦,但還不過十四、五歲。這位趙德秋夫婦生了第一個女兒後,因為望子心切,首先在離家不遠的村東北角上蓋了一座送子觀音娘娘的小廟,每天送油、焚香朝拜。蒼天不負苦心人,說來也巧,不久就生下一個兒子,取名趙醜妮,從此以後愈加迷信虔誠,所以對這個獨子非常疼愛,十三歲就為他辦了喜事,討了個郭家莊的媳婦。郭家莊那時已駐有日偽軍,經常到各村騷擾百姓。

天有不測風雲,有一天這個趙醜妮在村東獨自一個人鋤地時,竟被由郭家莊來的一群皇協軍中的一個名叫劉樹仁的射殺了。這對趙德秋夫婦一家來說,真是一個晴天霹靂,五雷轟頂;不但沒有了兒子,兒媳婦也突然間成為可憐的小寡婦。

贊皇縣的皇協軍真是瘋狂了,不然,為什麼要將這個小孩子射殺?即使他在逃,鳴槍制止不聽,也不應該射殺呀!更進一步來講,即使已知道他真是個小八路或小共產黨,稍有人性的也會放他一馬呀!

第三節 翻譯官強姦同行人之妻
贊皇縣皇協軍大隊部堙A有一名外縣籍的翻譯官,身材魁梧, 面色黃黑,據說是姓胡。有一次在大隊部堙A和幾個同事聊天,各自述說強姦婦女經驗的事。當談到住在西街南頭有一位窈窕美貌的婦女,她的丈夫為石門日本機關的特務時,其中有一個提議說:“誰敢去搞這個女人?”有人說:“這事做不得。”也有人說:“沒關係,先幹了再講。”最後大家在打賭的情況下,這個身材高大的胡翻譯官說:“我敢去。”他大概事先曾做了偵察,發現那天這個特務到石門還沒有回來,而且他們夫婦是借住在城埵隢n角一個偏僻的中年寡婦家中,因此就越發膽大了。那個石門日本特務的老婆,雖然身材也很高大,但終究敵不過一個正在性衝動,而且無所畏懼,又身材高大的男人;她雖曾呼喊求助於住在對面屋子堛漫衁F 那個中年寡婦,可是一個懦弱的寡婦人家,又怎敢去干涉日軍翻譯官強姦婦女的事情。在經過幾番抗拒折騰之後,她終於屈服了。據說她的丈夫以後曾向石門日軍憲兵司令部告發,卻無結果。

第四節 大隊長一次風流債
有一次城堛漪茖颻x出發到城西某一村莊,大隊長×××也隨行。他們見了村長以後,首先說:“今天情形不同,是大隊長親自玩,一定要給找個特別漂亮的,不管是誰家的媳婦或閨女。”

村長不敢違命,便從一農家找了一名很漂亮,但只有十五、六歲的女孩兒。當村長把這個大隊長帶到這小姑娘的家門口,並加以暗示後,這個大隊長就與他的隨從人員進去了。這位姑娘的奶奶曾跪地求饒,苦苦哀求,請他們放過他的孫女,但大隊長不允,一意行事,小姑娘的奶奶只好哀求說:“她還太小,求老爺要少使點勁兒。”就這樣,這個小姑娘便被那名大隊長姦污了。

第五節 淫惡小隊長終於被射殺
一個叫馮××的偽軍小隊長 相當於排長,為城堳n關人。他非常年輕,只有十九歲或二十歲。因為特別壞,又正值精力旺盛之年,所以每次出發到鄉下去,他都要強姦婦女。因此,當時的抗日政府遂決定對他加以懲罰。有一次他又出發到鄉村中去,當他又到了老百姓的房上,準備下去做壞事時,被躲在對面屋中的武裝地下抗日人員射殺。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日 03, 2005 2:18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日本不向受害者謝罪與補償,就不能卸除歷史上的重擔。




二次世界大戰亞洲戰區史實維護及教育協會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日 03, 2005 2:1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第十九篇 八年抗戰,王家莊被害軍民十四人
第一節 日軍初到王家莊,一次擊殺六農民
受訪人員:王路清等三人。訪問地點:張楞鄉王家莊。



訪問日期:二○○○年四月十七日



遇 難 者:王二老虎、王克坎、王愛群、王東雲、王布心,及村長王大銀。



事件經過:



在抗戰前期,贊皇縣城內的日軍未能向城外擴張勢力;王家莊這時因距離縣城較遠,所以經常有抗日軍及抗日政府人員活動。一九三九年時的一天,贊皇城內的日偽軍全部出動,到北部地區來。約在上午九時到達王家莊東面的山坡上。村民發覺後,都紛紛向西北方逃避,以致王家莊各處滿山遍野都是在逃的鄉民;這時日偽軍當然知道那些人都是老百姓,可是仍舊用機關槍射擊。有四村民當場中彈死亡,他們是王二老虎、王愛群、王東雲、王克坎四人。王克坎因為在中彈後沒有即刻死亡,當日偽軍看到他時,又用刺刀由他肚子挑到心口的上方,真是慘忍至極。

這天村長(保長)王大銀沒有逃跑,他出來招待這些日偽軍。不知是什麼緣故,他的肚子上也被刺刀戳了幾個洞,死在樹邊的一個土坡上。

這些贊皇城堥茠漱敿鬼x,上午九時前就到了王家莊,以後就開始沿門搜查、搶劫,那些沒有來得及逃跑的年輕女人,就不免遭到侮辱。他們這樣地在王家莊鬧了幾個小時,一直到抓了些老百姓的雞鴨,在中午大吃一餐後,才於下午一時許離開王家莊村,開始回贊皇縣城。

村民王布心的老小因為沒有跑脫,留在家中,因此他自己這天雖然逃跑了,躲在村西北數里遠的山壑中,但心中總是不放心。快到中午時,他以為村中的日偽軍應已走了,因為不敢肯定,所以他就小心翼翼地邊走邊望回家;沒想到將近村邊時,被擔任警戒的日偽軍哨兵發現,把他捉到村堙A說他是八路軍的探子,並拷問他其他的情形。他是個平常農民,當然說不出什麼,在他們離開王家莊時就把他刺殺了。

第二節 兒子揮淚說父難
訪問地點:張楞鄉王家莊



訪問時間:二○○○年四月十七日



受 訪 人:王家莊王路德



受 害 人:王二銀長



事實發生經過:

十七日下午我們驅車到達城北的王家莊村,剛下車正躊躇要找何人來訪問時,迎面來了一個約莫六十七八歲的農民,他恰巧也與陪同我去採訪的張士英先生認識,經張先生向他說明來意後,他就先述說了他父親遇難的情形:

一九四四年時,因為生活極度困苦,我父親帶領我們全家逃到趙縣賈村,在那塈琱鷟佽馱H家做工來勉強維持全家的生活。趙縣等地區為平原地帶,那時人民較富,我也只有十一歲,還不能幫父母親的忙,更無錢讀書,只是玩耍度日而已。

一天我父親獨自一人回王家莊老家來看望我爺爺和奶奶。當他經過元氏縣武莊附近時,那媥n有日本兵,就把他帶走關押起來,經過了好幾天都沒有給東西吃,當時有鄉親見到他時,他說真餓得受不了,以後就永無音訊。據說是被送到日本去下煤礦做工。說到這堨L就低頭不語,悲傷哭泣,淚珠奪眶而出,掉落在地上,形成一個個的濕斑點,我見狀也不禁黯然。

第三節 被密告六志士遇難
筆者於訪問王家莊的同時,村人又講述了一件我抗日人員遇難的情形,也順便把它記錄下來:

一九四三年秋,當抗戰進行已逾六個年頭時,那時國際形勢雖已好轉,勝利也已在望,但國內情勢仍舊沒有顯著的變化。敵人為求免於危亡,猶作最後掙扎,在某些戰場上還在展開瘋狂似地進攻;而且當時大部敵占區的人民生活情形更是極端地惡劣,為了求生,人民甚至有接受蠱惑去參加偽組織的。我贊皇抗日政權為了鼓舞敵占區人民士氣,並對生活艱困的百姓進行安撫工作,於是就經常派遣工作小組到敵占區,或常駐敵占區,做這種地下活動。

在這年(一九四三)九月,贊皇抗日縣政府常在城北區活動的這個小組六人,因在王家莊一帶地區活動超過了預定的時間,住留處所為敵人密探發覺,導致距此約七、八里路的南窪炮樓的敵偽全部出動,日軍約一個班,偽警備隊一個分隊,於清晨包圍了王家莊,並由一個班直撲我工作人員住所。

贊皇縣抗日政權工作小組人員的住所為一廢棄的破舊住宅,下有地道,直通村外。當敵偽將村莊包圍時,他們雖已被老百姓迅速告知,但因敵偽此次行動非常迅速,我抗日工作人員已無時間將住留痕跡銷毀,即倉促進入地道,擬由另一端出口逃出包圍圈;不料才出地道口,剛跑了一、二百公尺,即為敵人發現,這時如再折回已顯太遲,如繼續前逃,又是絕路,不得已遂又轉入附近一個土窯中躲藏。這時那發現我工作小組的敵偽軍也立刻尾隨於後,來到這土窯洞口的前方,將洞口以火力封鎖。

這個黃土層中的土窯洞,原來曾是一個貧困人家的住所,後來因為逃難而廢棄,遂為鄉民用作臨時躲避風雨或避難的地方。窯內深處漆黑,並有一個轉折,洞外來的槍彈與手榴彈等都難以危害到最堶授簸峈漱H。

包圍王家莊的敵偽,這時都集中到土窯前。至於那圍捕我活動人員住所的一個班最初是先在屋頂上向下喊話,久見無人回應後,繼而就由窗外向屋內投以手榴彈;因屋內仍無聲息,遂破門而入,發現竟無一人,就立刻按我方工作人員遺留的痕跡,加以詳細搜查,並迅速發現了地道的洞口,但不敢冒然進入。正在無計可施之際,忽然傳來六人已被發現,遂馬上離開這個民宅,也到土窯的前方集合。

在企圖消滅我工作人員的計策上,敵偽們先是以喊話誘惑,可是窯內人員不予理會;繼而又向內投擲了幾顆手榴彈,洞內人員仍然不應;於是敵偽就派兵一面用槍射擊,一面向內衝;但是一過轉角即受到深處伏臥人員的還擊,在最前方的一個偽警備隊員立即受傷倒地,隨後人員因而又被迫退出,在無計可施之下,又改用煙熏;然而由柴草所生的大部黑煙都向窯外衝冒,卻不向媃p,結果證明這種辦法仍是無效;於是又改用農具 長柄的鐵*及圓鍬等,將正在燃燒的柴草向窯內轉角的內側拋擲與推塞。不久以後轉角堶探N被填塞成了一大火堆,這火堆因距離深處伏臥的人員過分接近,以致將他們烤燻得無法忍受,有兩個已成昏迷狀態,其餘四人遂外出投降。這四人出了窯洞即被敵偽以農鎬等農具打死;另外在窯內昏迷的兩個,後經百姓抬出甦醒後即被帶走,押送日本去做苦工。

另則:約在一九四○年,贊皇縣日軍憲兵隊在清晨來到王家莊,村民王老挑去地堸竣u與之相遇,敵人疑為八路軍送信,用刺刀將他戳死。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日 03, 2005 2:1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捍衛歷史真相,堅決要求賠償道歉。




二次世界大戰亞洲戰區史實維護及教育協會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日 03, 2005 2:2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第二十篇 “三光”政策下的搶劫暴行
日軍在我國除犯下燒、殺、姦淫等幾大罪行外,當然還會搶。在這方面,表面看來,似乎並不嚴重,但在某些地區,這個搶的行為對我國人民所造成的災難,卻是最大。我國人民本來並不富足,日軍究竟能搶些什麼呢?老百姓的家具如箱櫃、桌椅等,他們雖然不要,但也會連帶被燒光。下面仍舊列舉些例證,說明日軍在我國戰場上搶的情形:

第一節 既搶糧又牽牛
日軍每次向山區我根據地進攻時,當地人民大都逃避一空。人民為了應付敵人的這種不定期的侵擾,都預先將糧食等埋入地下設置的大瓮中,逃走時只帶去牲口與必要的衣物而已。可是敵人的進攻行動常是非常迅速,人民經常來不及拉帶牲口;在這種情形下,人民用以耕田及拉車的牛、騾、驢以及食用的家畜豬與羊等就全被搶走。

贊皇縣西部敵我鄰接的地段,日軍為了誘降我人民,最初在燒、殺與搶掠方面還比較節制;既至發現誘降無效後,就改用威逼,將來不及逃走的男女全部帶走,扣押起來。人民被逼得無法,也只有暫時徉稱歸順,於是日軍就把人質放回,只將少女與少婦留下姦宿幾日再放回。但是這樣威逼,這一地區的人民還是不歸順,因此日軍就使用了最毒狠的辦法,在收穫期將人民的農作物全部收割搶去了;以致這一地區的人民,因為無糧食可食,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餓死及逃亡者就達一半以上。

第二節 殺豬搶驢又拉夫
下面這段記述是筆者同學丁國華所目睹的情形:“有一次,一隊路過的日軍夜宿我村(贊皇縣白鹿村)。入住我家的日軍有一個二線一星的少佐,會講些華語,和我交談後,把我們全家趕到一間房子,他們占去兩間。這批日軍把丁喜來家中的大豬抓來殺掉吃了。次日出發,把我家的驢子擄走,又把我哥哥拉去當民夫;我哥哥因為對通往山西的道路很熟,很快就逃回來了;我表哥齊銀傳也被拉去當夫,他卻失蹤迄今未歸。”

第三節 雞無寧日
日本兵大概是都愛吃雞,否則他們在戰地為什麼要經常捕捉老百姓的雞子?在抗戰的第一年,筆者一位家住高邑縣鐵路附近的親友到我家來,他告訴我說:“日本兵特別愛吃雞,只要到村來,就會抓雞子。他們並且還隨便殺人,東梁家莊附近一個正走路的男子,被距離遠遠的兩個日本兵舉槍慢慢瞄準後打死了。”

抗戰第二年的夏季,在一個炎熱的下午,有一群日本騎兵經過筆者村莊的附近,然後停留在村西山上的窪處,這時有一個巡邏兵由村西口進入村中,就在這村口附近的一個丁字路旁開始抓雞。當時我爬在距這個日本兵約十幾公尺的王醜貨家的房子上,偷偷地向下觀望。這個丁字路口住著五戶人家,他們分別是王醜貨……。王醜貨首先端了一碗開水,雙手捧著高舉起來,請這個日本兵飲用。也許是因為炎熱的關係,這個日本兵倒也不像一般所說的日本兵一樣,要先令敬水的人先飲一口,證明沒有下毒,當即在馬上將上身彎下來,接過水飲了兩口,就開始捕雞。他面目猙獰,倒背著槍,那時雖汗流浹背,但在這個丁字路口碰見了一群雞後,卻表露出特別興奮與精神抖擻的神采來。那高大洋馬的背上一側,已先掛有一隻白雞,不知是在這塈鴘瑭椄O在別處所抓的。日本騎兵的馬特別高大,這個日本騎兵在馬上當然捉不到在地面上奔跑的雞隻;但他卻有辦法,把馬向雞群中一衝,所有的雞隻就被驚嚇地連跑帶叫的亂飛起來。他於是就趁勢伸手予以逮捕。最後這個日本兵滿載而歸,大馬的兩邊全掛著雞,究竟有多少隻,我沒有計算。

位於五馬山西麓的馮家莊村七十五歲的馮先生說:“日本兵入村後必做的兩件事,一是烤火,二是抓雞。我親眼看到,他們抓了雞;一隻手捉住雞的翅膀與雙腿,另一隻手捉住雞的腦袋,用力一擰,雞的頭就被擰了下來;於是把雞舉起來,讓雞脖子朝下,他們昂著頭,用嘴去吮吸雞血吃。雞血吃完後就把雞扔掉了,簡直像是魔鬼。”

第四節 搶農具、砸鐵鍋
日軍為什麼要搶老百姓的農具呢?農具當然沒有他們的洋槍大炮利害;又為什麼搶老百姓的破鐵鍋呢?原來是日本帝國主義同我們中國打了兩年以後,不但得不到勝利,而且戰場日漸擴大,因而槍炮子彈的消耗量也大量增加,用以製造的基本原料鋼鐵已漸感缺乏,遂命令他們的軍隊與偽政府向敵方搜刮。筆者那時正在淪陷區的家鄉,村長也曾向我要鐵。我當時雖然已與兩位哥哥分了家,但在村中仍算是大戶,就把分到的一大塊生鐵(約二十餘斤重)繳納了。這塊鐵原來是預備打造農具用的。

戰爭打到第四年,筆者要到山區一個抗日小學去暫時代課,因為原任老師回家探親。那時恰巧碰到日軍集中附近各縣的兵力,向我山區根據地進攻,我還沒有來得及上課,反而與其他的老師共同領著一批小學生在大山中游走躲避日軍的騷擾。經過數天,日軍撤退我們才返校,在街上遇到一個老百姓向我做了如下的述說:“這次日軍來了很多,在山中擾亂了五、六天,真把我們餓慘了;我鄰居三爺爺家的房屋最好,都是磚蓋,完全被燒光了;我家的房屋不好,因此只燒了一部分,但箱櫃、門窗等都有不少被鬼子當燒柴煮飯與取暖燒了。他們真是六畜不如,在我家炕上大便,又在糧圈中尿尿,連我們的兩個大小鐵鍋也被砸碎取走了。”


第二十一篇 跑鬼子
凡是經過八年抗戰的中國人,都曾有過跑鬼子的痛苦經歷。

我國古時很強盛,因此也自尊大,常稱那些與我們長相不一樣的外國人為異族、洋人等;及至外國列強侵略中國,給中華民族帶來極大的災難,於是國人便把這些外國人稱為“鬼子”。日軍侵華後,在我們的國土上橫行霸道,所作所為有如魔鬼一般,因此,[鬼子]二字在抗戰期間便成為日本侵略軍的代名詞。只要日軍來了,老百姓都會互相警告或吶喊:“鬼子來了 !”或“鬼子兵來啦 !”等,於是大家都立刻帶點必要的東西或牲口(驢、騾、牛等),開始奔逃。這種逃避日軍的行為,百姓習慣稱為“跑鬼子”。

那時不只有“鬼子”並且還有“大鬼子”與“二鬼子”之分。這大鬼子當然是指日軍,“二鬼子”一詞則是由鬼子一詞衍生而來,主指效命於日軍的偽軍、偽警備隊(又稱皇協軍)、偽政權的治安軍等,他們完全聽命於日軍,不能自主。

因為時間與地區的不同,跑鬼子的情形也就大不一樣。一個地區快要淪陷時,跑鬼子的情形最為混亂。因為這是第一次跑鬼子,人民恐懼的程度,實非能用人心惶惶,不可終日等簡單的詞語能夠表達。這時所有的人都在準備跑鬼子:政府機關忙著撤離,要跑鬼子;我們的部隊也在開始撤退,說好聽點是轉移,說不好聽的當然也是跑鬼子;至於老百姓則只有那些少數有錢的人,或知識分子,以為遠離家鄉還可以謀生的人,已先逃走了,或在準備遠逃;而一般普通的老百姓因無足夠的錢可以逃亡,只有暫避鬼子兵的鋒芒,向較近的地方 敵人前進方向的兩側逃避。

這時的火車上與汽車上都擠滿了逃難的人,那種擁擠的程度,簡直使人難以動彈,火車的廁所堙A甚至車廂的篷頂上都是人;有些道路上也充滿了步行或騎乘坐牛馬車逃難的人民。如果萬一不幸,遇到鬼子飛機追來,投幾個炸彈,或俯衝下來掃射一番,就立刻發生大混亂、大悲慘的情景:呼喊、哀嚎與哭泣之聲交織成一片 有的在喊找不見的父母或兒女;有的在伏屍痛哭死亡的親人;到處是傷患、屍體;到處是失去父母或被遺棄的嬰兒與兒童。

筆者的一個大家庭親戚,有四個師範畢業的青年,為了跑鬼子,當時相偕逃往大後方的陝西省與甘肅省;不幸於第二年(一九三八年)其中一個就忽然生病死在漢中,從此以後他的故鄉老母就日夜掛懷憂慮,時常詫異其他的幾個人都有家信,為什麼自己的兒子卻沒有?

我以前在部隊媟禨くs長的時候,連長曾對我講了一個他跑鬼子時,所見到的一幕悲慘的景象:七七事變的時候他在三十二軍當兵,駐守保定。不久部隊就沿平漢鐵路向南撤退,當到達高邑縣的鐵路沿線附近時,敵人飛機追來,這時有隨他們部隊的一個婦女,並抱著一個嬰兒,大家都高聲警告她:“趴下!趴下!”不知為什麼,她竟沒有這樣做,結果一個炸彈下來,把她的腦袋削去大半,死在棉花田堙F這時她的幼兒還爬在身上哭叫,當時他們的部隊雖然人多,因為是倉促撤退,根本無法顧及這些。這個情景實在悲慘,我雖然只是個聽聞者,但自此以後就難以把它忘記。

我的故鄉河北省贊皇縣南馬村,東面是一望無際的平原,但是出村西口即開始有山坡,東面的平漢鐵路距此還有三十里。因此,當日軍大部隊沿平漢鐵路南進時,我們家鄉的人並沒有跑鬼子;不過我們家中從此住了兩家由鐵路附近逃來的親戚,因此就顯得熱鬧擁擠。我鄰居一位堂叔叔家,也住了兩家逃來的親友,其中一家富有,女兒還持有一架照像機,這東西在當時還是非常時髦的玩意兒。因為人民過分驚懼,有人就勸她把照像機毀滅,否則鬼子看到會招禍的。這個女人聽了以後,嚇得哭起來,不知如何是好,就因此把它拋入井中。

因為我的家鄉贊皇縣大部分都在太行山區中,因此當日軍沿平漢路南進時,在贊皇縣東邊的高邑縣人民,都紛紛向我們縣逃亡避難。在最初幾天中,由我們村婺g過向西去的路上,充滿了絡繹不絕的逃難人民。他們大部分背著行李,帶著小孩;很少講話,更無笑聲,表情無奈痛苦;只是默默地向前行進,去依附各自的親友;不過有大部分人可能無親友可依,究竟要逃到何處或那個村莊避難還不知道。

我們村西有個小土地廟,廟前就是逃難人民經過的道路。一天上午在這土地廟前面一間媯o現一個棄嬰,穿著棉衣,還用小棉被包著,哭一陣,停一陣。毫無疑問這是由廟前經過的難民們所丟放,而且這個母親可能也已經走了很遠的路,仍感覺前途茫茫,才忍心地遺棄了它。我雖然在那堸惜F約莫足足半個小時,觀望向山區急急逃難的人民,除發現偶而才有逃難的人們駐足向廟堻o個棄嬰望望外,只有廟旁樹上已枯黃了的楊樹葉在嘩嘩啦啦地作響,似乎在向它安慰與嘆息。

鬼子兵把鐵路線及附近各縣城佔領後,地方偽軍尚未組成或變強大,這時敵偽力量不足,以致點線以外的地區由於我抗日游擊部隊的迅速發展,遂變成游擊區。游擊區的老百姓是經常要跑鬼子的。

筆者的家鄉在抗戰開始後約兩三個月就淪陷變成游擊區,以後又繼續維持了兩年這樣的局面。在這個時期,只有東面三十里的高邑縣城,北面二十五里的元氏縣城,以及西面二十里的贊皇縣城內有鬼子。這些縣城以外的地區雖然經常有抗日游擊部隊活動,但鬼子兵也時常出城,找我抗日武裝攻擊。我們村莊因處於上述這三個縣城的中間,因此在那兩年中就經常跑鬼子,究竟一共跑了幾次,已記不清楚了。這個時期跑鬼子只是暫時的躲避,心理狀態也不像最初鬼子兵將打來時那樣的恐懼,並且通常也不在外面過夜,因為鬼子兵通常在晚上也要回到駐地堙C

最慘的情形是與敵人佔領區連接的抗日根據地人民的跑鬼子。這些地區的人民處於抗日根據地最前方,距離敵人最近,因此就經常遭受鬼子兵的擄掠、搶、殺等暴行。河北省贊皇縣某一個這樣的村莊,在兩年的這種時期中,有一個月竟跑了二十八次鬼子;有二十餘人在逃跑時被擊斃或捉住後被搶殺,很多婦女被強姦。另外一個下麻村的村民張增奉說:“有一天我父親在地媟F活,發現日本兵來了就喊:‘鬼子來啦 !鬼子來啦 !’被鬼子捉住後用刺刀挑死。”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日 03, 2005 2:20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第二十二篇 日本兵如何折磨人
贊皇縣日軍據點院頭東南約十餘公里的地方,有上、下曹家莊,上、下灣山溝,及南峪等六個村莊;這些村莊的南面因為連接山區,所以就經常有抗日軍出沒。贊皇縣的日軍勢力自從擴展到院頭以後,於是也就時常白天出動,去這些村莊掃蕩抓人。院頭村米德群回憶說:有一次日軍自灣山溝捉來一個叫小六的村民,約三十歲,因為有人報告說他是共產黨員。他自被日軍抓來後,就被關押在炮樓地下室的地牢堙F在關押期間,只給些白菜根或爛菜吃;日本兵並經常將他提上來,由日本兵及翻譯官逼供,要他說出他村中共產黨員的名字;因為他是無辜的,根本不知道自己村中共產黨的情形,所以無法招認。恰在此時,有個挑水工來炮樓送水,盤問的日本兵就令這個挑水工將水倒入旁邊的石灰缸中,然後就把跪倒在地上的小六,由兩日本兵分別各捉住他的一隻腳,將他的上身浸插入這石灰缸中,繼而又把他自缸中提上來,這樣反復了好幾次。小六經過如此的折磨後,鼻眼都塞滿灰泥,幾乎要窒息死亡,日本兵遂又用冷水澆灌他的臉;等他清醒過來,眼睛又張開後,日本兵又繼續逼他招供;可是小六仍舊忍死也不亂誣其他同鄉們,日本兵又重施故技,將小六又折騰了一番,他們想再逼迫令他招供,但沒想到他已被窒息而死了。

日軍在修築北潘據點的炮樓時,也曾將民工的頭臉按壓入石灰水中,以致這樣受侵害的民工都瞎了眼睛。

院頭村民米德群又說,有一次院頭日偽軍到西邊無人區掃蕩時,捉回一個中年人,當時挑著兩個八股繩籮筐,媄鉹ㄙ噪邞漪O什麼東西。日軍懷疑他是抗日軍密探,遂百般逼供;先在地牢媥j了兩天後,再捉出來審問。當時正值酷夏,烈日炎炎如火燒;日本兵就令他跪在這樣的陽光下,膝下鋪滿了碎石子;但他寧死不願胡說,日本兵遂改用另一個辦法,令他爬在一塊曬得很燙的石塊上,等他被曝曬得無法忍受時,就將地上的碎石子遍灑在他的背上,然後又用一隻腳踏在他的背上,用力上下揉搓。在這時,這個鄉民被曝曬得滿身已是汗水,汗水又趁勢侵入被搓破的各傷口內,如此反復被揉搓一陣後,他的背部已是血肉模糊,很多小石子已嵌進背肉的堶情A不能上下滾動了。這時那個日本兵劊子手的大皮靴底下也沾了被害者的血肉,因而無法搓動,可憐的這個鄉民,只在最初背部受石子搓揉的時候慘叫了幾聲,以後就永無聲息了。他雖已死,可是日本兵以為他還是沒有死,就向在一旁等候的狼犬叫了一聲“哈塞”,這個名為哈塞的狼犬就立刻跑過來,咬撕這個已死鄉民的脖子,然後又撕裂他身上的肉吃。

贊皇縣城西寺峪村一度是無人區,村民王忙生死得非常慘。當我們訪問時,這個村的王永祿說:“我們村是無人區,那時村民大都逃到西山川天倉寺避難。在未逃亡前,有一天院頭的敵偽軍來了,村民王忙生剛從村西拔菜回家,正巧碰上。他也是被日偽軍列為通敵之一的鄉民,於是,敵偽先在村中就把他折磨一頓,又在回去的路上于家溝口地點,把他吊在樹上,自小腿上一塊肉一塊肉的往上刮,直到他死亡才止。”

田村王三妮的兒子是八路軍,敵偽因為捉不到他的兒子,就把王三妮抓走,在千根炮樓東面的五畝地殺人坑,將他千刀萬剮。據曾在現場的一個偽軍以後透露,日本兵在刮死王三妮時,先將他的前額肉皮自上刮至眼部,使這塊肉皮先把被害者的眼睛蒙住,以免被害人的眼部表情使劊子手軟了心,然後才刮切上肢與胸背部的肉。這時刮下來的肉就立刻扔給在一旁等候的狼犬。這個被害者王三妮的兩個外甥為許亭村人,我們訪問許亭村時,他們二人敘述了這件悲慘的事。

日軍對他們僅僅是懷疑的平民百姓尚且如此殘酷地折磨,對俘獲的抗日軍士兵便更加殘暴了。趙家莊村武委會趙雙展在一次“掃蕩”中被日軍俘獲,當日軍知道他就是當地很有影響的抗日領導時,就把他拉到一個打麥場上,讓他交待誰還是共產黨和八路軍,槍藏在那堙H趙雙展拒不回答,於是日軍便用腳踢他,用腰帶抽他,又用火烤他,以致他的肉體被火烤得吱吱作響。最後日軍便用鐵鑽由腿部逐步向上鑽,經過腹部、胸部一直到頭上,將他活活折磨死。

還有一名叫陳宗平的,他是八路軍《勝利報》的一名記者,在野草灣採訪時被日軍俘獲;先是用繩子捆住他的雙腿在地上拉,被拉得血肉模糊,才用刀將他的頭砍下。

北趙峪七十歲的張××先生說:約在一九四一年,他在杏瑙(注:此字应为土旁,电脑字库中无)做工時,杏瑙(注:此字应为土旁,电脑字库中无)的日本鬼子不知為何將北平旺的五、六十個鄉民抓來,在炮樓旁邊的山坡上,然後命令男女分別列為兩隊,二隊相向,女人坐下觀看,男人對著女人表演HO TIAN(當地土話,男人的性動作)的姿勢。這時在旁觀看的日本兵都哈哈大笑;如果有的男人不用力,他的背部或臀部就會立刻受到鞭打或腳踢。這樣難堪的折磨與羞辱,直到所有男子都把氣力用盡,大汗不止後,方令停止,這真是亡國奴的悲哀!

當筆者家鄉快淪陷時,我的大哥曾對我說:作了亡國奴,日本人會騎在你背上,把你當馬騎。我聽了以後既是非常害怕,又感覺萬般無奈,同時也有些懷疑,認為日本兵會真的如此慘暴嗎?現在由這件日本兵任意折磨與羞辱我們同胞的事例看來,我那時的懷疑只是少見多怪而已。


第二十三篇 被誣告,醫生遭殺害
上王小峪村田慶之,是附近較有名氣的一名鄉村醫生,因為他不但通曉中醫,而且還懂得一些西醫,在當時這樣的醫生還是極為稀少的。由於他有較好的醫術和醫德,三鄉五里的村民有病,往往都去找他診治。這樣,他一面種田,一面行醫,日子過得還算在中等以上。

一九三七年底日軍佔領贊皇縣城後,城內幾家診所、藥店紛紛關閉,醫生與店主逃離。日軍入城後的第四年(即一九四○年)秋的一天,一位來自縣城的熟識患者找到田慶之,請為醫治,並對田說:“現在城堣擖誘H管得不嚴了,每逢過集,趕集的人已經很多很多,大街小巷都是人,經營什麼的都有,某某藥店也開辦了,和日本人沒來之前的情形已相差不多,你不如進城去開個診所,收入肯定比在村堶n豐盛得多。”又說:“你如果有意去,我可以幫助你找一家店面。”

田慶之經不起勸說,遂進城開辦了個診所,位置牛市巷內。這牛市巷東與原文昌閣高級小學連接,日軍入城後把文昌閣高小作為軍營使用。診所的東鄰是日軍開辦的一家食堂,這家食堂只招待日偽軍,除賣中菜外也供應和菜。老闆是高麗(韓國)人,僱有男女服務生各一,也都是高麗人,男的三十歲不足,女的二十歲稍多。

誰能料到禍由此生。一天中午,一名日軍軍官來食堂,吃過飯之後,便將那個高麗女子帶進田慶之的診所,並將田趕出,將門閂死。田已經知道日軍軍官的意圖,雖然心中很不情願,為病人治病的潔淨地方,怎能允許辦那種淫穢的事呢?但是他絕對不敢拒絕。於是這名日本軍官便在田慶之的診所內姦淫了這名高麗女子。從此以後,他的診所便成了這名日本軍官與高麗女子的幽會與苟合的地方。

卻不知,那名高麗籍的男服務生竟然也鍾情於這名同國籍的女子。於是對田慶之為日本軍官提供行樂場所大為惱火,這高麗男子便開始伺機滋事。他將燒飯後的髒水與爐灰潑灑到田慶之的診所門前。田慶之見狀,告誡他莫要再這樣做,然而這名高麗人非但不聽,反而又將垃圾倒入診所的門口。田慶之實在忍受不了這種欺侮,便向高麗男子說了一些不滿的話。於是,這個高麗人便向日軍報告,誣說田慶之是八路軍的間諜,暗中為八路軍收買藥品、藥械。

即刻,田慶之就被日軍逮捕。先是關押在軍營的牢房堙F次日,被裝在一個麻袋堨峔T車送到元氏,後又送到石門日軍憲兵總部。一個月之後又被押解回贊皇。田慶之經過幾番審訊拷打,已被折磨得體無完膚,但終沒逃過一死。被押回贊皇的第二天即被日軍拉到壇山崗砍了頭。

他的兒子和侄兒通過賄賂某個偽軍頭目,才偷偷地將屍體運回家中,用白布裹身,然後將身、首銜接,予以埋葬。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日 03, 2005 2:2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第二十四篇 寡婦盜骨
日軍在他們的據點殺人後,被害人的屍體都是在現場草草掩埋,很少有被許可領回的;可是死者的家屬們,都是期盼親人的屍骨能安葬在自己的祖墳中;尤其是做妻子的,更是渴望自己的丈夫能與自己合葬。因此,贊皇縣才發生了兩件小寡婦盜取丈夫屍骨的感人事跡。

第一節 李三姐碎屍竊夫骨
贊皇縣西北區的北窪村,有個名叫李三姐的,二十餘歲就嫁給張楞村馬明玉為妻。他們家中雖然只有薄田二十餘畝,但由於夫妻恩愛,節儉勤奮,生活倒也可以自給自足,不虞匱乏。

好景不長,不久日軍就佔領了贊皇縣城,繼而又在城外擴建了不少據點,他們村東南十二里的西竹村也常駐了敵偽軍。從此以後老百姓不但時常受到敵偽的騷擾,而且出錢出糧也大為增加。這時各村村長的職務,更是非常難為;他既要能夠應付敵偽,同時又必須保護我方抗日活動份子;村長如果是個富農,他就可能因而時常受到敵偽的敲詐與勒索;反之,當村長的如果是個無產者,他雖然被敲詐的可能性因而減小,但他極可能向村民亂徵錢糧,趁機貪污斂財。

這時期張楞村有幾個家境比較好的大戶,無人願當村長,因而就商請既勤奮又清廉的馬明玉充任這個角色。馬明玉夫婦因抵不過鄉親們的苦苦要求,只好應允,就勉力而為。

馬明玉當村長的時候,贊皇縣日軍佔領區的我方抗日武裝力量已漸式微;但張楞村因地處邊區,我方抗日活動並未因此減少。他不得不一方面常於夜間接待我方抗日人員,同時白天又必須應付來村擾亂的敵偽,久而久之,他這種雙方面都應付的情形遂為敵人的密探人員發覺。他們最初雖也曾企圖向馬明玉勒索,但他家境清寒,實非這方面的目標,因此決定將他捕獲,先經審問,令他招供後,再將他交與日本鬼子獻功。

馬明玉被捕後,關入西竹敵人碉堡的地牢內,由漢*特務們每日折磨一次,刑訊逼供,迫令他說出我方抗日人員的活動情形,以及張楞村共產黨員等人的姓名;但他堅不吐實,抱著寧死也不招認的決心。這樣經過十餘日後,漢*密探們認為審問無效,遂將他交與日軍,就在當天,被日軍叫洋狗活活地咬死。那時凡是日軍在他們駐地所殺的中國人,一律不許收屍,都被草草潦潦地埋在刑場附近,張楞村馬明玉被洋狗咬死後也是如此。

馬明玉在關押期間,他的妻子李三姐雖然曾經到處奔走,設法營救,無奈漢*們這次捕捉他的目的,就是要向鬼子們獻功,因為他們知道馬明玉無錢可以勒索。她有時雖也被人告知要她靜候佳音,但那只是漢*們傳來騙人的話語,所以她除大部分時間哭泣外,有時也稍露喜悅,企盼心愛的丈夫真能早日脫險歸來。

不久有掩埋她丈夫的民工傳信說:馬明玉已遇難,而且死得很慘;鬼子兵把他捆在一個大樹幹的底部,叫狼狗撕裂他下肢上的肉吃,直到狼狗吃飽後,不再吃了,才准許民工掩埋。

李三姐得知噩耗後,悲不自勝,立時昏倒在地,以後又是終日哭泣;但她知道徒哭無益,應該振作起來,去做自己應做的事。她心埵p此想:馬明玉生前既是自己心愛的丈夫,死後又豈能令他棄屍曠野?於是就決心於夜間把丈夫的屍體盜回,使他安息在自己的祖墳中。

她下定決心後,首先把兩個稚子交與母親照管,然後又設法找到掩埋他丈夫的民工們,請他們詳細地述說了掩埋她丈夫的地點與地形地物等,隨後又佯裝為農女,到掩埋她丈夫場所附近的農田堙A先仔細地觀察並辨認了埋著自己丈夫的土堆。

為了不使敵人發覺,她準備等待到一個漆黑及有風的夜間,獨自一人帶上菜刀、麻袋與一塊原木板,前去盜取自己丈夫的屍體。她事先曾仔細地考慮過,丈夫身材高大,並且掩埋場附近不但地形高低不平,而且又荊棘叢生,黑夜埵o獨自一人(因為非常危險,無人肯幫助她),絕難背扛丈夫而行,因此才決定將丈夫的屍體分解,再分三次搬運。她決定先切取頭部與上肢,她認為只要能把自己丈夫的頭部取回,就算成功了,因為頭部是神經中樞,思想與靈魂皆由此而產生。

這天晚上,她晚飯吃得既早又飽。先是沿路而行,最後將抵埋葬場地時,已無路可行,不但跌倒了好幾次,雙手也被荊棘或石塊刺破或割破多處。因為她白天已先行偵察,雖然是黑夜,在尋找與辨認丈夫的土堆上並未感到特別困難;而且土堆淺小,不多久掩蓋的土石即被她清除,露出她丈夫的屍體。經仔細地觸摸與辨認無誤後,她不禁淚如雨下,傷感欲絕,伏屍久久不能自己。及至想到自己的任務後,就又強自鎮靜,開始繼續工作。她一面做一面哭泣落淚,把丈夫的頭與上肢逐一割下,裝入麻袋中,循原路而返。到了家中,她將丈夫的頭與上肢在微弱的燈光下,自麻袋中取出,暫時放在地上,就又匆匆地去取她丈夫的下肢。第三次,也是最後一次才全部盜回她丈夫的屍骨。這時天已微亮,她因不停地整夜工作,已感極度疲乏,但心堳o有一種安慰與成就的感覺。

稍作休息後天已明亮,李三姐又將丈夫的屍體做了清潔工作,並為他換上一套乾淨的衣服,整潔地停放在屋中,讓親友們吊慰。那些請求馬明玉當村長的大戶們,也買了一個好的棺木,幫助她料理了馬明玉埋葬的事宜,完成了她將丈夫埋入祖墳的願望。

第二節 褚二娘黑夜盜亡夫
一九四二年農曆九月二十日,許亭村人褚二德雲到北坡念溝割蕎麥時,被鬼子兵捉去,殺害於北潘村西的倉岩界嶺一帶,那堿O駐北潘日軍據點的殺人場。他有個妻子,人稱褚二娘,夫妻二人平日非常恩愛。噩耗傳來,褚二娘幾度悲痛後,決定要將丈夫的屍體弄回來。但苦於不知道屍體掩埋的確切地點,於是就找人及託人打聽。經過一整個冬天,到了第二年的三月,日軍北潘倉岩界殺人場所埋的屍骨,有些因為掩埋的深度不足,狼、狗等挖扒的緣故,又暴露出來。這時有個叫秋林的人,原來與褚二德雲是好朋友,被派遣當民工去重新掩埋這些暴露出來的屍骨時,竟發現其中有一個屍體的頭臉有點與褚二德雲相似,就帶回這個屍體的一隻鞋子,給褚二娘看,這才確定了褚二德雲被殺與掩埋的地點。他雖已被殺將近半年,但因這段時間天氣寒冷,屍體並未腐壞,而他的妻子褚二娘要將自己的丈夫屍骨弄回的心願,也絲毫未減。

三月中旬的一個晚上,是個半陰天,有朦朧的月色。她背了一把鐵鍬,帶了個破麻袋,由秋林領著路,去盜取她丈夫的屍骨。這年她四十三歲,又是個小腳婆,黑夜埵b山坡上,深深淺淺,跌跌撞撞,最後終於找到了她丈夫的小集鵅C這時與她一同來的秋林就離去了,留下她獨自一人。她雖然曾經要求秋林不要離去,即使只陪伴她而不動手幫助她,這樣至少也可為她壯膽,並可降低被野獸攻擊的可能性;但秋林深恐為附近炮樓內的敵偽發覺遭受不測,而默然離去了。

無奈何,她只好一個人工作了。這時她開始感到既冷又恐懼。她又很想大哭一場,向地下的丈夫來表白自己的情感;可是她不能,這媔Z離鬼子兵太近,前面就是炮樓,上面有鬼子衛兵,於是就強忍住心堛煽d痛,開始不停地挖掘。挖一回感覺手臂累了,腰也有些酸痛了,就直起腰來稍微停一停,然後又開始挖掘。她想儘快地完成這個工作後離開這個危險的地區,因此就一直不停地挖掘,也忘記了野獸攻擊的可能性;不料當她疲倦了,再度挺起腰來,上下搖動雙臂做休息的活動時,忽然發現前方有個急速轉動的黑影,及至定晴一看,竟是兩隻正調頭向後撤退的惡狼,不禁令她大吃一驚,頭髮直立。那兩隻狼大概是聞到屍體的肉味,準備前來撕裂死人屍體吃,也許是想要攻擊她,但又見她手中持有長大的圓鍬,而又不敢接近。這時的褚二娘還是豁出去了;要麼叫狼吃掉;要麼被鬼子發現就被殺死,同丈夫死在一起也心甘情願;要麼就盜回丈夫的屍骨。當狼又接近時,她就用鐵鍬嚇唬,這兩隻狼於是又向後退。深夜埵b那野外的山坡上,前面是鬼子兵炮樓,跟前是露著巨齒的惡狼,一個小腳女人是怎樣承受這一切的?是如何經受這樣折磨的?也是她幸運,她沒有被狼吃掉,鬼子也沒有發現她,終於把自己丈夫的屍骨盜取回來,完成了她的意願。

褚二娘盜骨的事感動了鄉親們,說她是一個女強人。鬼子投降後,村婼s了戲“褚二娘盜骨”演過多年,群眾觀後無不掉淚。褚二娘盜骨的事跡,至今仍在流傳。




















為無辜同胞伸冤,讓後代子孫明瞭歷史真相。

二次世界大戰亞洲戰區史實維護及教育協會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日 03, 2005 2:22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第二十五篇 山明水秀許亭村 日軍入侵遭蹂躪
第一節 歷史與民風
許亭村在贊皇縣城西北約二十公里的地方,那埵a勢成圓形盆地,有天然盆景之稱。四周群山環繞,山峰秀麗,各有講究,又有很多美妙的神話故事,令人聽後難忘。

這奡翱O唐代宰相李吉甫與李德裕的家鄉。據記載村北有唐相書院,村東有別墅和他們的墳墓與碑記。清朝又出了位翰林,據說教過道光皇帝。翰林家門口掛著一塊匾,上面書有“泰師帝”三個大字,這匾是嘉慶皇帝所賜,因此,這個大門口那時為文官落轎、武將下馬的地方,尊嚴非常。

許亭村西面的山上有座古廟,廟前的古柏上吊著一個巨鐘,響一聲,音傳數里。許亭村古槐多,七七事變前村埵釣滮H合抱大的六棵,它們歷經滄桑,是許亭村悠久古老的象徵。那時村堣憭おT樂也很興盛:有武術兩班,兩個武教頭,每班都有二百多名徒弟,其中也有外地人,他們曾奪過贊皇縣的比武大旗,名揚四方。還有五班戲:亂彈、淮調、秧歌、絲弦及河北梆子,每班都能演出幾十本歷史劇。逢年過節許亭村跑馬、唱戲、耍武術等,熱鬧非凡,就是現在,每當老人們講起那時的情景,仍是使人心神嚮往不已。

第二節 抗戰時期的悲慘情況
然而就這樣一個有著兩千多年歷史的美好村莊,於日軍侵華不久後就開始遭受侵害蹂躪。一九四二與一九四三兩年最為殘酷,鬼子及偽軍經常來掃蕩、殺人、放火、搶掠。人民不堪其苦,四處逃難:有的白天逃出,晚上回來;有的隔幾天才回一次家;有的乾脆長期逃亡在外。家家院子堛羉﹞F四、五尺高的蒿子及雜草。村中經常大火昇起,那是敵偽在燒老百姓的房屋。由於村民逃亡,田地荒蕪,因而無糧可食,只能以糠糰、野菜、樹葉與樹皮充飢。以致餓死的、病死的遍地都是。槍聲、炮聲以及被敵偽捧打迫害的慘叫聲,隨時可聞。有的村民被捉住殺死;有的身上被灑上汽油,活活地燒死;有的抗日志士被捉住後,或砍頭或開膛剖腹,真是慘不忍睹;有的兒童失去父母,無人照顧,到處亂跑亂串,向難民鄉親討糠糰充飢,生死聽命由天;有的女人,丈夫被殺,抱著孩子逃跑,為了脫身,把孩子寄放在半路,用石塊圍住,等再回來抱時,孩子已被倒塌下來的石塊壓死。

在這抗戰最後兩三年的期間堙A敵偽所以能夠常來許亭村燒殺的原因,是因為敵偽的兵力擴展到距許亭村僅約十里的地方。在最初的一段時期,他們曾勸誘許亭人民接頭(歸順,也就是投降),並張貼佈告恐嚇威逼(圖三);但是,恐嚇與威逼對許亭村的老百姓皆無效果,於是,日偽軍便經常到村中大肆燒殺。結果這個原來大而富庶的許亭村真的如偽縣長佈告所言:“整個村莊變為瓦礫。”

筆者有一位少年時的同學李寶鵠先生,為許亭村人。他雖於抗戰勝利後在石家莊二中教高中數學多年,但在抗戰八年中都住在故鄉許亭村,因此我曾去函請他寫一些關於許亭村受害的情形。當時他也應允要為這件事情回故鄉一次,同時兼帶掃墓;以後因受健康影響,終未如願。他在回函中有一段如此說:抗日戰爭期間,我住在抗日根據地許亭村,受日軍的掃蕩,三光政策之苦,永遠難忘。我的叔伯叔父有三人:大叔父當農民,為日寇殺死;三叔父當抗日軍,也被日寇殺死。我的近鄰中為日寇殺死的,便有杜占山、杜小四、張順義三人。我村死於日寇漢*屠刀之下者有百餘人;當抗日軍死者又百餘人;因日寇侵略,飢寒染病致死者占全村人口兩千人的百分之七十,只餘百分之三十的人。在日本投降後,全村只有五百人生還。

第三節 鄉民口述當年情形
許亭村曹換平先生,受筆者的委託,於一九九九年四月訪問了一部分他村的鄉民,並經他自己記錄如下:

王忍忍,女,八十一歲:

鬼子在的時候,經常來捂人。那年農歷九月份,有一天早晨起來一看,西山坡都是鬼子,俺被捂住了。孩子的爹(我的丈夫)杜孟小出村往北順著十三畝地樁根跑;不料那堛滌迨l兵也不少,把他捉住捅了兩刺刀,腸子流出來了。鬼子走後,才把他送到黃安醫院,也沒治好。那時兩個兒子還很小,鬼子又追來的時候,鄉親們就幫助我背孩子。鬼子在的時候,這樣的事真是說不完。

曹年根,六十六歲:

一九四二年二月八日,鬼子燒了俺叔叔曹明太家的房子,那火真大,俺怕大火燒到俺的房子,就用俺全家的那條半塊破小被子,還是破布袋做的,在水媕膉F濕,蓋在俺房沿上。多虧大火沒燒到俺房上,要是燒到了,憑那條小被子是不行的。鬼子來了,找八路、找民兵、抓雞子在火上烤,不管生熟就吃。一九四三年以後,村堣H都逃出去了,鬼子投降後才又回了家。每家院子都長滿了四、五尺高的蒿子及鬼葛針。俺家屋埵a上有很多大洞小洞,都是狐狸等野獸扒的;村東離房子不遠的地方有個水道眼,住了一窩狐狸,孩子們掏著玩。那時狐狸進了村,人進了山,人和狐狸換住了。

李印小,五十五歲:

我大伯李良貴是被鬼子捉走,活埋在北水峪北溝的。我母親的前夫張順義為鬼子捉到北潘炮樓,活活地燒死了。

曹換平,六○歲:

我叔叔是參加抗日被捕犧牲的;我爹也被鬼子捉過,他逃回來了,免了一場災難。五、六歲的時候,俺住在山堙A這年秋天,有一天敵偽軍來了,俺一群小孩子和娘都沒跑脫:有俺奶奶同我娘、十歲的姑姑、八歲的堂姐、九歲的表姐。俺都躲在地窯堙A上面潑著水,灑了草木灰,黃蟹子(皇協軍)來了逼著俺出來,俺奶奶說:“俺都病了,不能出去。”接著一個鬼子兵同一個黃蟹子又來到俺家,到媄銧N揭櫃,其實櫃子寑ㄢㄗS有,他們硬逼俺出窯洞,俺們只好就出去了。皇協軍一共有三個:一個穿著大襖,一個穿著兵衣服,還有一個穿著大衣。那個穿大襖的從爐灶上拿起一把菜刀放在我堂姐的脖子上,我堂姐哇的一聲捂住腦袋;又放在我姑姑的脖子上,那更是害怕。我奶奶向他們說不要嚇唬孩子們了,然後那傢伙用槍託戳了我奶奶一個跟頭,把刀嗖的一聲扔到窯洞前面的大麻子地上,那埵酗@個大盆,被砸掉一塊,他們沒有找到東西就走了。

一年冬天,頭一天剛下了雪,第二天鬼子來了,當時我爹和我爺爺都不在家,我奶奶、我娘、姑姑和我四個人就趕緊跑。俺奶奶和我娘每人拉著俺一隻手,要過一個小嶺,我姑姑十來歲,在後面緊跟。那時吃的是糠團和野菜,他們又是小腳女人,身體虛弱多病,在那冰天雪地堙A摔倒了又爬起來,後面喊聲一片,再加上我累得她們跑不動,真是一回有誰,一回就可能沒有了誰。這時我娘向我奶奶說:“娘呀!這孩子累得我跑不動呀!”奶奶馬上說:“你撒手他快跑吧!”我娘於是就跑了,因為那時年輕女人被鬼子兵捉住可不得了。俺娘過了嶺不久以後,俺也就趕到了。

又是一個冬天早晨,天還沒亮全家人就起來了。先是我娘看見的,灶火坑婼鷁菑@個人,露著雙腿,把全家人嚇壞了。拉出來一看,竟是鄰居褚樹小,他才十來多歲。她娘死了,他爹被鬼子殺了,他成了孤兒。不知他是什麼時候來到的,這時正是冬天,他吃了鍋堣@個糠窩窩,連棉衣都穿不上,躺在鍋底下取暖。當我們把他拉出來以後,又給了他一個糠窩窩吃就走了。不知道這個孤兒又要到何處去流浪。

褚春陽,七十二歲:

當鬼子兵佔領我們縣的時候,有幾次俺都是差一點就被捉住。那時人們都不能種地,沒糧食吃,餓死的人很多,俺爹就是這樣餓死的:一九四三年春的一天,俺爹同俺要去種穀子,借了別人家的牲口及種子,這時俺已是幾天沒有吃過飽飯,結果到了地堬普瞻葽W,不能種,回家吧!到了半路俺爹就餓得心慌,跌倒在地上死了。鄉親們埋了俺爹以後,俺娘就帶俺兄弟姐妹到山西省討飯去了。

王喜文,軍營村人,七十八歲:

俺村近三百間房屋被燒毀,有不少人被槍殺。有一次鬼子兵來了,把李白太的媳婦與兒子都擊斃。我也被鬼子捉走過,把我帶到北潘炮樓,又帶到贊皇縣城,經過十多天的飢餓與折磨後才被放回來,幾乎喪了命。

劉吉祥,尖山村人,六十七歲:

俺村受日本鬼子的害也很深,有兩百多家的房子都被燒光了,婦女被糟蹋的也有,被鬼子殺的人也不少。我四叔就是被殺的,他叫劉四德山。一九四二年秋,他同劉過林去割柴火,到了北潘被鬼子捉住,問他們八路軍的事,他們說不知道,就把他們倆殺死了,捅開肚子流出腸子,還用石頭砸碎他們倆人的頭,真是殘忍得很。北面茶棚溝有一家好幾口人全被鬼子燒死。我也聽人講過這回事,真夠傷心的。

劉九芹,尖山村人,七十八歲:

我們村距茶棚溝最近,茶棚溝一家住山莊的,其中有兩個都是羅鍋兒,一個背駝得很些。他們家具體幾口人,我並不清楚,只知鬼子來了,用柴草堵住他們的屋子門口,點起火把一家全部燒死了。這是很確實的事,我知道。我的哥哥叫劉七芹,二十一歲就當村長。有一次鬼子來了把他捉走,又送到東北,受盡了折磨。敵人埵酗@個地下抗日人員,把他偷放了,還給他買了火車票;因為他長期受折磨,所以傷害了身體,不久就又生病而死。俺村的房子大都被鬼子燒了。

褚梅妮,女,六十八歲:

大約在一九四二年,那時我十多歲。二月初八這天鬼子來了,在前街捉住了杜醜貨,當即用棒子打壞了他的兩個肩膀,又把他帶到河邊殺了,還殺了尖山村人和一個水峪村人。醜貨的母親大聲哭著去抱她的兒子,又一聲槍響,她就放下兒子跑了。前街西頭還燒著一堆大火,燒的全是桌子、椅子等家具,實在可怕。

另有一次,冬天下著雪,俺逃到西溝一家藏起來,不久南坡的八路軍同北坡上的鬼子打開了,子彈打得拍拍地響個不停,不一會有一名鬼子進了屋,用刺刀戳開了櫃子,把媄銂漯F西都翻出來了。兩邊不打了,我才敢出來回家。

褚大琚A六十八歲:

我十歲時候的那年冬天,我同一個夥伴到村東侯家?@去掃草籽,這是用來碾成粉末吃的。忽見從水峪來了兩股偽軍,一股去了許亭,一股朝著俺倆走來,嚇得俺倆順著樁子根躺下,那時坡上草高,他們沒發現,可是踢下來的土掉在俺倆身上,真把俺倆嚇壞了。俺倆大氣不敢吭,並且聽他們說:“看他們牽了隻牛。”這是坡上的偽軍看見村堛滌鬼x牽了一隻牛,高興時說的話。

杜保辰,七十四歲:

一九四一年秋的一天,我爺爺杜黑小出村幹活,被鬼子捉住了,帶到北潘炮樓。那媮晹陪竻瓥Q捉去的人,一個是張順義,另一個叫杜二印,這三個人都被鬼子用火活活地燒死了。

又一年的春天,那時我已十五歲。一天鬼子兵來,我跳進了豬圈,也沒有躲過。鬼子站在豬圈邊,用刺刀指著我,刀尖挨著肉皮,我覺著很痛,就出來了。又把我帶到村東,那媮晹釦琝瓥Q捉去的五個人。當把我們帶到村東二里的水峪村時,有個偽軍問俺們關於八路軍行蹤的事,俺說不知道,就把俺打了一頓,並在俺鼻子眼插草棍,實在難受得很,又把俺們帶到田村。他們搶了些東西,叫俺大家扛上,一直到千根炮樓,才又把我們放了回來。

又一年夏初,兒童團叫我去三陣村(許亭村西三里)送信,我剛出了村看見有人逃跑,說是西邊來了鬼子,這時正好來了個三陣人,我就請他把信帶去。我跑到許亭村南三里的劉家溝,那埵酗@群老人、婦女、孩子,霎時鬼子真的到了,卻是沒殺人。有個鬼子兵把他的背包摘下來,叫我背上,還把槍也叫我替他背上,走到鹽城白鹿角時我已經幾天沒吃東西了,找了個機會就逃去。有一戶人家給了我一塊窩窩,吃了才跑回來。

褚樹小,六十歲:

我十三歲的時候,為了躲避鬼子兵,俺家搬到棒棒溝去住。就在一個土坡打了個土溝,搭上幾根木棍,蒙上點雜草,晚上就在那媞峞C一天早晨飯還不熟,鬼子來了,我爹同我娘硬要等飯熟吃了再跑,可是我沒等吃飯,牽上牛就往南跑;他們等吃了飯才往西跑,因為太遲了,我爹被鬼子捉住,把他帶到北潘炮樓,那堨i能有熟人,把我爹又放回來了。

一天早晨鬼子兵又來了,俺全家順著溝往北跑,跑到溝掌那堣]有鬼子,把俺三人都捉住,帶到北潘村附近西倉岩界,就把我同我娘放了,這次我爹終於被他們殺了。我爹叫褚秋德,我娘是後娘,也改嫁了。

又一次當鬼子兵來了,我和叔叔藏在地窯堙A窯口上蒙了葦子。皇協軍進了家,他們幾個只有一隻槍,其他的人都是拿著棒子。他們跺了跺地窯口上的葦子說:“這埵酗H,快出來!”那時正是冬天,我叔叔穿著大襖,一個皇協軍硬逼著我叔叔脫下來,給他穿上。我叔叔被帶到東街後,他們又去搶東西,我叔叔趁機鑽進一家豬窩,才躲過去。豬圈附近荊棘很多,回到家堙A在身上拔了半天葛針。

我弟弟七歲失去了父母,在那困苦的年月堳蝭酮﹞U去;他要找吃的東西,東鑽西鑽,碰到善良的人倒還好,有一次碰到了個狠心的人,把他在柱子上綁了一天,真是心痛地沒法說。後來他流浪到井陘朱會村,做了人家的養子,因為長久受潮濕,竟生了一身濃皰疥,不久就死了。

杜秋小,八十七歲:

鬼子經常來捉人。一天早晨我同黑三到村東去摘菜,鬼子突然來了。黑三跑到村南碾棚藏著,我鑽進麻地堜馴~看,鬼子都戴著鋼盔進村來,等鬼子走了俺才出來。

又有一次,集市在軍營村,我在那堨曾N餅,被皇協軍捉住了,認為我是民兵,向我要槍,我說沒有,就把我打了一頓。

又一年秋後,俺在村東打黑棗,鬼子來了,我趕快回去牽驢,結果一出村就碰上。我的驢被牽走,還牽走曹鳳海家一頭驢及褚二孟家一頭驢,他們倆追到田村去要驢,結果都挨了一頓打,也沒有要回來。

一天早晨五個二鬼子追了三個田村民兵,從南溝朝上追,經過柿子樹溝口,三個民兵剛閃過時,這幾個皇協軍正好碰上我,就說我當民兵,向我要槍,我說我不是民兵,那埵竟j?他們就用槍托戳我,那時我只有十多歲。又問我有沒有見那幾個挎槍的人,我說見了,接著又問我到那堨h了,我隨便指了一下說向那邊去了,他們扔下我就走了,這時田村民兵早已跑遠。

褚太琚A六十六歲:

那時候俺在柿子溝住,一天皇協軍來了,這次是抄老百姓的糧食的。南溝住的人都往桃地溝跑,我也向那媔]。敵人開始打槍,子彈從我的鞋尖橫穿過去,差一點就把腳貫穿了。大部分的人都被槍聲趕的拐了方向,我仍是一直往前跑,到了四道岩才敢休息。等敵人走了,才又回到柿子溝的家。這時發現家中的糧食早已被他們抄去了,那次來的是北潘據點堛漪茖颻x。

王扔妮,女,七十七歲:

我十六歲的時候,還在俺娘家三陣村,那年冬天鬼子來了,滿街都是鬼子兵,嚇的俺們都藏在奶奶那個屋子堙A有俺倆嫂、倆妹子、倆侄子、嬸子、大哥、奶奶同我十來個人。這時俺二哥在院子堙A鬼子一進家,不分皂白,拿棍子就打俺二哥,他頭上被打了好幾個疙瘩;進了屋子還是打,打俺大哥、大嫂及嬸子。嚇的俺幾個孩子們緊貼炕旮旯,鬼子亂打了一頓就走了。這天俺爹沒在家,捉走了俺倆哥哥,一個叔伯哥哥,還有很多鄉親。俺奶奶和俺孩子們就給天地爺磕頭,祈求早些放回來,過了幾天倒是回來了,後來俺二哥參加了抗日隊伍,不久就犧牲了。俺大哥又一次被鬼子捉走了,帶到東北,每天只給高梁子吃,到了冬天不給衣裳穿,把一堆破衣服扔在地上,叫他們搶。有一天他們跑了,鬼子在後面追,如果追上就吊死,我大哥跑脫了,受了很多磨難才回來。第二年我出嫁了,來到許亭。有一天鬼子來了,我沒跑脫,在大街上遇到一個皇協軍,用槍口把我戳了一頓,戳的我全身是傷。我的姐夫叫杜回,捉走後被殺害了。

那一年農曆二月八日,鬼子在前街擊斃了李祿小,腦子都流出來。他的小兒子四歲、女兒七歲、大兒子十二歲。大兒子在街上看見了鄉親們就說:“鬼子打死俺爹了,埋埋俺爹吧!”他媳婦披了個包單,在大街上到處找人埋她的丈夫,看看傷心不傷心。

杜振全,六十六歲:

我爺爺晚上在街上遇到鬼子,被捉到北潘炮樓,問他八路軍的事,他不知道,就灌他髒水,灌飽了就上壓械壓出來,然後再灌,灌飽再壓,幾乎死掉,後來找人保了出來。

註:筆者前後訪問許亭村二次,首先是由已故同學褚如琲澈縣l褚老先生接待及講述;第二次被訪問的為曹換平先生及鄉公所人員。

第二十六篇 我的外婆家東王俄村
筆者外婆家東王俄是贊皇縣東區的一個大村;南面靠河,河的南岸已是山坡,再向南就是較高的山了。日軍入侵八年中,對這個村的所作所為,我當然非常清楚,因此特別提出來加以說明。
東王俄村向南過河的山坡上,很早就有一個沒有開採成功的煤礦。抗戰前當我幼年時住在外婆家,記得一天中午我舅舅曾給開煤礦的工人去送飯,那大概已是第二次的採掘了。據說後來仍是因為地下水太多,沒有開採成功。及至一九四○年,在這個區域的抗日力量逐漸減弱後,一個日本公司竟異想天開,企圖無償利用這堛爾篞蓿}採煤礦,作無本生意。
他們透過敵偽軍,最初徵派附近的老百姓構築碉堡,以及修建需要的房舍。而且所用的建築材料也是由民間徵集,有許多是拆老百姓的房屋而來。煤礦的四周還建了很高的圍牆,以防游擊隊的攻擊與破壞。修建這圍牆時,我也曾被派去做工,中飯還要帶去吃。
日人大概是決心並認為一定可以開採成功,因此,還沒有挖出煤炭來,就先準備了礦坑內使用的大量支撐木材。那時日本人雇用了附近臨城煤礦的幾個退休的技術工人,每天到附近各村去砍伐老百姓的樹木。每到一個樹林,他們並不問明樹主是誰,只要看到可用的樹木,就以刀具刮下一塊樹皮作為記號,意思是這棵樹已確定要使用了,樹主不得再移作他用。真是橫行不講理。
所幸這個原已廢棄的煤礦坑,日人約只挖掘了不到一年的時間,雖然浪費了我們老百姓大量的資源,仍舊沒有開採成功。日軍在侵華八年中,東王俄村共傷害(包括被抓去後失蹤的)老百姓二十九名,他們的名字和死時的年齡及時間以及被害經過如下表。

東王俄村被害人名錄(1937-1945)
順序號 被害人姓名 性別 年齡 被 害 經 過 情 形
1 張骨拽 男 60 1938年正月二十五日駐高邑的日本兵,從城照磚窯用炮向東王俄轟擊,一個炮彈落到家譜堂院內,五人被波及,張骨拽、張小年當場死亡,張永振腿被炸傷造成終生殘疾,張換成、張鳳儀二人輕傷
2 張小年 男 8
3 張永振 男 27
4 張換成 男 49
5 張鳳儀 男 30
6 張運城 男 41 1938年由高邑出發的日本兵到贊皇縣東王俄村,居民已逃光。從村西磚窯將躲藏在窯堶悸滷i運城以下四人拖出,用刺刀穿喉後扔到井中,又用大石頭砸下去。
7 張留福 男 42
8 張忠忠 男 26
9 張孟如 男 34
10 張金錄 男 16 1940年被日本兵捉走,永無音訊
11 張連仲 男 40 1940年被日本兵在王家洞村擊斃
12 劉春生 男 30 1940年被郭家莊日偽軍捉走投入井中
13 張二骨拽 男 59 1942年在河邊正吃飯時被日本兵當場殺害
14 劉玉會 男 22 1941年在南壕被日本兵捉住,永無音信
15 李占榮 男 33 1942年被城內日本憲兵抓走,慘殺在壇山崗
16 楊夢群 男 35 1942年被日偽軍抓去井陘煤礦當勞工,死於煤礦
17 楊壽義 男 20 1942年被日偽抓到井陘煤礦當勞工,死於煤礦
18 張孟花 男 27 在村北被日偽軍抓到城內,殺害在壇山崗
19 張永志 男 20 1944年在龍門訪友被日本兵捉住,殺在壇山崗
20 張考喜 男 38 1943年在村東地堻Q三縣日偽軍包圍村時,將考喜和獨生子吉昌抓住,扔到井中淹死
21 張吉昌 男 18
22 張秀祿 男 28 1943年被刺殺在村西
23 張五妮 男 38 1943年被日本憲兵從家中抓到城內打死
24 張枕頭 男 45 1943年被日偽漢*打死在村北
25 張常雨 男 24 1943年逃難時被日偽軍打死在河南煤窯
26 楊寶樓 男 42 1943年被日偽軍捉住槍斃於煤窯旁
27 杜喜年 男 25 1943年被日本憲兵隊捉住殺害
28 楊英林 男 32 1943年往根據地送麻,被日本兵捉住殺害
29 張福祥 男 40 1943年被高邑、元氏、贊皇三縣日偽軍包圍村莊時捉住,扔到井中未死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日 03, 2005 2:2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第二十七篇 日軍下級軍官的形相
筆者連續三年(一九九八、一九九九、二○○○)到我故鄉贊皇縣各村莊調查與訪問二次大戰時日軍所犯的種種暴行時,發現有一個外號叫“小隊長”、“小鬍子”、“老班長”或“小老頭”的日軍下級軍官或班長,殺了很多的我國無辜百姓,又強姦了無數的我國婦女,他的這些外號都是鄉民按照他外表的形相所賦予的。日本人因為是倭奴的後裔,所以大都身材矮小,這外號中的“小”字大概就是這個意思;日本軍官或軍曹伍長們,有很多都在鼻子的下方留一撮短鬍子,這樣的小鬍子增加了他們的威嚴與凶惡像,同時看起來也較老成,較實際年齡大些,因此,鄉民又加個“老”或“老頭”在他們身上;他們身材雖小,但通常都很結實。

這個傢伙在贊皇縣西部的各日軍碉堡幾乎都曾發現他的蹤跡;在北潘他曾一次砍下了十七個販售黑棗老百姓的頭;在城南河莊村斬殺了四個看道房的人;在陽澤集日斬首了一個老百姓後,又連傷十餘名趕集的鄉民;另外還有數起這類殺人的事情。

除此而外,這個“小隊長”或外號稱為“小老頭”等的又經常酗酒,更強姦了無以數計的我們婦女同胞們。當他駐守河莊碉堡時,有一次要出發到桃幫與上、下麻村一帶,臨行向偽軍帶隊官說:“男人一律殺光,花姑娘要統統拿來。”又在駐守大河道地區各炮樓時,也常常去附近各村圍堵婦女們。他在千根碉堡駐守的時間可能最長,在那堨L曾長期霸占著一個叫××妮的村姑。因為他侵擾婦女這類的事情太多了,也因為已事隔多年,受訪問的村民都只以“太多了,太多了”或“說不清”加以概括,都不願再詳盡地敘述事情發生的經過情形,因為這是日軍加予他們的莫大恥辱。

因為贊皇縣城西各地鄉民都知道這個外號叫作“小隊長”或“小老頭”等的日本人,所以筆者判斷,可能是因為他特別凶惡嚴厲,有懾服人民與強化治安的經驗,所以就被派遣輪流到各碉堡去駐守,來施展發揮他在這方面的能力。另一個可能是:這被鄉民賦予類似外號的人不只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三個,甚至好幾個日本人;如果是這樣,那麼以上所述的殺人與強姦的情形,就說明了日軍下級軍官在我國的所作所為,也充分描繪了日軍下級軍官的形相。


第二十八篇 日軍遺跡最顯著的南窪碉 堡與封鎖牆
第一節 贊皇縣日軍各碉堡與封鎖壕(牆)留存的一般情形
抗戰八年中,日軍在贊皇縣強徵民工,先後建築大小二十餘座碉堡,兩道封鎖壕(部分地段為封鎖牆,見第二篇附圖)。其中少部分建在平原地區,而大部則構築在山地或山頂上。建築在平原地區的碉堡與其相連的封鎖壕於日軍投降後,很快就又為人民恢復成原來的地形,但是建於山地與山巔的碉堡及封鎖牆則尚有部分遺跡留存。

贊皇縣日軍在第一線與我抗日根據地接近的幾個大碉堡,筆者在一九九八年及一九九九兩年中,已先後到原址作過詳盡的探索,其中以在贊皇縣西北區北潘村的碉堡遺跡尚較為顯著,但仍舊是亂石一堆;碉堡外圍的防護壕尚隱約可見,而在碉堡北方山嶺上至南窪的封鎖牆(圖二),依然非常明顯地留存著。

第二節 遺跡最顯著的南窪碉堡與封鎖牆
日軍當年在贊皇縣最西北部第一線的據點為南窪碉堡(炮樓),地址在南窪村村西海拔約六百公尺的山峰上(見圖六、七、八),東方與高約五百餘公尺的四王寨遙遙相望,南面則以建築在山嶺上的封鎖牆與日軍前方三大碉堡之一的北潘碉堡連通,北面也沿山嶺築有封鎖牆,與元氏縣的日軍碉堡連通。這個碉堡所在地因人跡罕至,所以底部石牆大都完好。與它連接的封鎖牆(圖九),也因為是沿山嶺建築,基地多無使用價值,除上部因年久倒塌外,底部尚多留存。它的高度與厚度雖不能與萬里長城相比,但仍是龐大的工程。因為要在數月內急速築成,所以民工在施工時稍有怠慢或為日兵所不滿時,即被當場殺害。都戶村因在封鎖壕附近,當時有一待產孕婦,竟也被驅迫去做工,遂無奈地在工地封鎖壕內產下一男嬰,取名炮樓。這事也使殘忍的日本兵產生了同情心,並允許這個產婦回家休息。

筆者因為聽說南窪的日軍碉堡是所有贊皇縣日軍所建各碉堡中遺跡留存最好的一個,因此就於今年(二○○○)四月二十三日會同王寶環與張士英二先生,到實地位置去勘察並將這種日軍侵華遺跡攝影,以便作成永久性的紀錄保存。王先生曾為贊皇縣審計局局長,張先生則曾任贊皇縣西北區委書記多年,對南窪情形了解頗多。為了避免日曬,我們在早上六時即由城內雇小汽車出發,約一小時即到達南窪村西南的山麓。因為要拍攝日軍遺留的封鎖牆,我們並未走一般用於登山的道路,而是自封鎖牆東面山腳下,沿封鎖牆由南向北步行。而由山麓向南也是一個由低漸高的縱向山嶺,上面也都築有封鎖牆。由於沒有道路,登山非常困難;有時必須攀登巨塊岩石;有時又須斬劈荊棘;有時又需要休息或攝影;結果竟費了約三小時才到達山頂日軍碉堡的所在地。這一路所見的各段封鎖牆,因為年久及拾柴與牧羊人等的攀越或推拉,多已倒塌,已難見到當年完善的日軍封鎖牆。

任何軍事上所用的阻絕工事,必須經常加以看守,否則效力就會大減,或等於虛設;因此,日軍沿封鎖牆,每隔二、三里,又加蓋一監視的崗樓,派附近人民日夜看守。這種看守封銷牆的崗樓現在雖然都已倒塌,但有些還能夠被確切地辨認出來。封鎖牆多半構築在高地與山嶺上;如在低窪或平緩的地面上,則改建封鎖溝(壕);可是在山區地帶地下多石,甚難挖掘,而且又是為了急用,所以這種壕或溝的深度與寬度大都不超過兩公尺。時隔多年,這種封鎖壕早已平毀,已無任何遺跡可尋。

我們到了山頂,方才看到日軍南窪碉堡的遺跡,碉堡當然建築在最高點(圖六),底部尚有兩公尺餘高的基石留存。與碉堡相隔不遠的周圍並挖有防護壕,防護壕的外沿並加築了防護牆,我自這個碉堡的北面(圖七)及南面(圖八),分別將這個碉堡的全部遺跡拍錄下來。

這個碉堡因為是建在高約600公尺的山峰上,所以向北與向南望去便是連綿不斷的山嶺,山嶺上橫亙著有如巨龍般的封鎖牆,非常壯觀。

南窪碉堡是贊皇縣日軍前線一個較小的據點,平常只駐日軍一個班,有時甚至只有五、六人;偽警備隊(皇協軍)則經常為一個排,約三十人左右。駐守時間最長的偽隊長是喬艷祥,他經常沿曲折的盤道騎著一個小毛驢,一顛一俯地上下山。每次下大雨盤道如被衝毀了,他就命令南窪村民立刻修復,因此,這個為敵偽上下碉堡專用,以及送補給品的盤道,又被鄉下人稱為“老喬盤道”。

下山時我們學乖了,為了省時省力,也就沿著這個盤道的路跡下山。



附錄一 旅順大屠殺
一般人對南京大屠殺,尚都記憶猶新,但對同樣震驚世界的「旅順大屠殺」,卻因發生時間已久,似多遺忘。因此,對這件慘絕人寰的暴行事實,有再披露的必要。

一九○四至一九○五年的日俄戰爭,俄國戰敗。當日軍攻陷俄軍固守的旅順港後,就立即展開震驚世界的「旅順大屠殺」。這場大屠殺持續了整整四天三夜;在旅順口未及逃離的中國人,幾乎被斬盡殺絕。

當時英國國際公法學者胡藍德博士記載:(日軍)除戰勝的當天,從翌日起,殘殺四天,非戰鬥者的婦女兒童也不能倖免。從軍的歐洲軍人和特約通信員,目睹了如此殘虐的景象,但無法制止。此時未被殺害的華人,全市僅存三十六人!而且這三十六人還是為埋葬同胞屍體而殘留的,每個人的帽子上都寫著「此人不可殺」的標記。

三十六人中的鮑紹武在五十年代初回憶:在挨門挨戶收屍體時,看到有的一家老少躺在炕上,還沒有起來就被捅死;有的媽媽緊緊地抱著正在吃奶的孩子,被一起捅死;有的買賣家,櫃台堨~都是死人,有的坐在椅子上被捅死,有的倒在地板上。一個錢莊的木柵欄上面,插著許多被砍下來的人頭……

鄉民王宏熙說:有一天鬼子用刺刀逼著我們抬著四具屍體往旅順送;我們到旅順一看,家家戶戶都敞開著門,堶掛謅C豎八的屍體,有的掉了頭,有的橫躺在櫃台上,有的被開膛,腸子流在外面一大堆,鮮血噴得滿牆都是,屍體把街都鋪滿了。







附錄二 什麼是「愛我華」協會
「愛我華」協會是英文「AOHWA」這個縮寫名稱的中文讀音;而「AOHWA」則是取「THE ASSOCIATION OF PRESERVING HISTORY OF WWII OF ASIA」這個英文名稱中,主要英文字的首字母組成。這個英文名稱的全部中文為「二次世界大戰亞洲戰區史實維護及教育協會」。

「愛我華協會」是一九九五年十二月二日在美國賓州匹茲堡市成立。

「愛我華協會」的任務與目標:使中國、美國、日本,以及亞洲其它國家的人民,明瞭日軍在二次世界大戰與大戰前,所犯的種種暴行,並呼籲日本政府與人民,必須承認這些暴行並擔負責任。日本政府也必須對這些暴行的受害者予以賠償及道歉,並使日本人民明瞭這些暴行的真象。

為達此目的,「愛我華協會」同時還注重揭發與宣傳這類暴行方面的教育工作。

像「愛我華協會」這類的組織與團體,在北美洲有十幾個,其中職員大都是退休人員,以義工性質來參加工作的,會費等也完全是由會員捐助。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日 03, 2005 2:34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附图: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日 03, 2005 2:36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版權所有
不准翻印

日軍暴行目睹實錄
An Eyewitness Account of
Japanese Army's Atrocities in China


作 者 王 之 鑑

出 版 者 Li Kung Shaw Publisher

發 行 者 Assciation for Preserving the History of WWII in Asia (AOHWA) Pittsburhg, Pennsylvania, U.S.A.

Contact Website : www.aohwa.orgEmail : aohwa@yahoo.com

印 刷 者 台灣旺德印刷有限公司

ISBN 0-9607806-9-6
出版日期 2002年3月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2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四 07, 2005 9:21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謝謝定遠,辛苦了。大家收藏了沒?

說得好,我們要求道歉賠償原是為了寛恕。

但這段的慘痛的血史,我們無權忘記。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Anonymous
訪客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五 08, 2005 3:23 pm    文章主題: 希望多发 引言回覆

希望多发些这种事例,有些可以发给日本人的网站去,尤其扶桑社,让他边看边编教材,省的胡编
回頂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維護史實.向日索償 所有的時間均為 香港時間 (GMT + 8 小時)
前往頁面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3頁(共4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Web Hosting Service Provided by Soweb.net


The Original Author of this Forum programe is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