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香港保釣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96歲抗戰老兵講述真實歷史︰日軍的忍耐與堅毅聞所未聞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維護史實.向日索償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2

發表發表於: 十月 星期五 05, 2012 3:06 pm    文章主題: 96歲抗戰老兵講述真實歷史︰日軍的忍耐與堅毅聞所未聞 引言回覆

96歲抗戰老兵講述真實歷史︰日軍的忍耐與堅毅聞所未聞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page=1&boardid=1&id=8278355
[導讀]年輕時,曾住在西湖邊上的大宅子裡,而現他卻蝸居在12平方米的房改房中。但比起個人的苦難,老人更願意講訴戰爭之酷、救亡之艱。“死人不會說話”,他說,活著哪怕一天,就要替死去的戰友說話。

天氣晴好時,杭州老人錢青會到西湖邊走走。小時候他家就在西湖邊上,足足1600平米的宅子,站在樓上望,“湖水就像地面一樣”,船隻貼著房子滑過。

現在,他96歲,蝸居在4公里外一處12平方米的房改房。

湖山還是那一片湖山,昔時少年卻已老邁,消逝的是光陰,殘破的是命運。

其實人生也有過另外一種可能——如果1949年,他沒有選擇留在大陸,按照他那些去了臺灣的黃埔同學的說法,以他的出身和8年抗戰經歷,“至少也是個中將”。而留下的他,淪為階下囚。
整整一個甲子的漫長歲月,他身邊連說話的人都沒有,“白髮蒼蒼,獨對孤燈,人生如夢,總有醒時”。

直到2011年,一位元作家在網路上公開了他的資訊,最多時每天一百多個電話、雪片般的書信紛至遝來,有的甚至來自英國、德國、日本。年輕的孩子們對他說得最多的是︰我們想知道真實的歷史。

深藏的記憶終於等來遲到的傾聽者。比起個人的苦難,老人更願意講訴戰爭之酷、救亡之艱。

“死人不會說話”,他說,活著哪怕一天,就要替死去的戰友說話。
耄耋老人的年輕粉絲

上午九時四十分,正是大學裡課間休息的時間點,一個叫“青果會”的QQ群開始活躍起來。“早上給爺爺打電話沒人接,爺爺會去哪呢?”

這是一個80後女孩建立的粉絲群,年齡最小的90後,最大的50後。他們所“粉”的不是演藝明星,而是一位清貧的杭州老人。老人名叫錢青,他的粉絲自稱“青果”。

現年96歲的錢青是一名國軍抗戰老兵,參加過諸多重要戰役。解放戰爭爆發前,他自願離開前線去杭州軍械倉庫當管理,並在1949年把庫藏獻給解放軍。
也是那一年,錢青做出讓他後來百感交集的選擇,在李濟深勸說下,他沒有隨國民黨撤往臺灣。現實卻與願望背離,憧憬新生活的他被以“反革命”之名勞動改造,此後近30年失去自由的日子,妻離子散,無盡辛酸。

即便在1979年平反後的又一個30年,錢青也很難感受到一點安慰。直到2011年,尋訪抗戰老兵的志願者陪同北京作家方軍敲開了他的家門。

隨後,方軍在博客上公佈了錢青的資訊,一天之內老人就接到了一百多個電話。
來電的大多是年輕人。錢青曾是復旦大學、黃埔軍校的“雙料”大學生,如今年近百歲仍思維清晰、談吐優雅,年輕人很喜歡和他談論歷史。一個河南的小夥子,淩晨三時在網吧看到他的故事,覺得他過得不容易,沒多想就拿起了手機
我採訪錢青的第一天,陪他去口腔醫院做檢查,返回路上,在孩兒巷一處青灰色的老房子,他停下來指給我︰“這是陸遊故居。”

“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他輕輕地念著,後半句重複了兩遍,眼神有些放空。我沒有問,他是不是想起了他那未等北伐勝利就犧牲的烈士父親。

錢青的父親錢駿,在1911年的辛亥杭州起義參加了敢死隊,總指揮是蔣介石。死後被追晉為國民革命軍陸軍少將,埋骨嶽廟前,並分給錢駿妻兒一座宅院作為撫恤。



錢青的青少年時光就是在那座杭州北山路上的宅院度過的。隔壁原先是袁世凱的房子,位置極佳,緊鄰嶽廟,前傍西湖,風光絕美。“站在樓上看,那個湖面就像地面一樣,船就擦著我家的牆劃過去。”錢駿輩份高,來錢家的將官,“中將才能坐,少將都站著。”

與父親的經歷頗為相似,1937年,山河破碎,七七事變,20歲的錢青正在復旦大學讀新聞,他投筆從戎,考入黃埔軍校16期。畢業後分到的正是父親原來任團長的、由浙二師演變的國民革命軍26集團軍75軍。



“殺個日本鬼子,要死三四個中國兵”

75軍幾乎參加了抗日戰爭所有重大戰役。錢青是炮兵連長,戰爭中炮兵的安全係數高於步兵,八年抗戰,他幸得存活,“我命大,活到今天,但是戰死疆場的,無數。”

讓他傷心之極的,是犧牲不被承認。“我們在正面戰場,敵人打來了,哪有地方退?裝備再懸殊,也要迎戰。我親眼看到多少人戰死。”


關於抗戰的故事總把日軍描述得很無能,但錢青見證的事實是,雙方裝備懸殊,殺一個日本鬼子,中國兵要犧牲三四個人。號稱“中國的斯大林格勒保衛戰”的棗宜會戰,“日寇機槍手死守,毫不退縮。陣地前國軍的遺體堆成一片”,後來國軍調來德國克虜伯戰防炮,德國炮打得准,總算出了氣。戰事稍平,錢青和軍長摸上前看,日軍機槍手、供彈手屍體腳踝上都有鐵鍊拴著,鐵鍊釘在地上,以防逃跑。



錢青刻骨銘心︰“一條鐵鍊、兩個飯團、一個水盆、一堆彈殼,打五天!如此作戰,如此用兵,如此忍耐,如此堅毅,聞所未聞。”

根據戰報,棗宜會戰中日軍隊的傷亡比例為9︰1。採訪過多位日本侵華老兵和中國抗戰老兵的北京作家方軍感歎︰“我們的電影、文學傳遞給青年一代的是︰我軍以一當十;研究中日戰爭史,事實是日軍以一當十。”



他將數萬炮彈交給解放軍

中國軍隊付出了巨大代價才迎來抗戰勝利,解放戰爭卻又一觸即發,不願同室操戈,錢青自願離開前線回到杭州,當了一個軍械倉庫的管理員。

1949年解放在即,他把倉庫裡的數萬顆炮彈全部交給解放軍,其中有繳獲的日本燃燒硫磺彈,一旦被國民黨特務引爆,“整個下城區都要完。”

國民黨軍隊要往臺灣撤離,同學們叫錢青一起走,但他父親的好友李濟深等勸說︰“你是國家的軍人,不屬於某派某人,蘇聯紅軍中亦有很多舊軍官,你很多同學亦在解放軍中。”他最後響應毛澤東“放下武器就是朋友”的號召,選擇留在杭州。



錢青的兩個親弟弟都去了臺灣,他的同學蔣仲苓、朋友郝柏村,後來擔任臺灣“國防部長”、“行政院長”。很多年後當年去台的老兵回大陸探親,還特意把錢青在軍校的戎裝照翻拍帶來,同學說,以錢青革命功勳後代的出身和八年抗戰履歷,“去臺灣至少也是個中將”。

留在大陸的錢青遭遇了漫長羈押和精神痛苦。1951年,他被以“利用祖產進行反革命”之名逮捕,發配蘇北勞改農場改造。雖然1955年宣佈他的罪名不成立,但沒收的祖產並不予歸還,而錢青在短暫釋放3年後,又因右派身份繼續勞改,前後整整關了26年。

1979年十一屆三中後,錢青重獲自由回到杭州,妻子早已帶著大兒子改嫁,小兒子出生不久就被送給濱江的農民當養子。他孑然一身,無親無故。



死人不會說話

錢青還常常想起被捕前的那個夜晚,窗外小雨,他戴著手銬,站在床沿凝視熟睡的幼兒,瘦弱的妻子挺著待產的身孕,含淚將一件抗戰中的舊軍衣披在他肩上。那以後,漫漫勞改路,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86歲那年,錢青開始寫回憶,斷斷續續五個多月,“心絞痛,淚縱橫,筆千斤,如今白鬢蒼蒼,獨對孤燈,人生如夢,總有醒時”。



最讓他老淚縱橫的是年輕的孩子們對那場戰爭的理解。河南某高校整一個班的學生,看了方軍的博文後,給錢青合寫了一封信。他們說,上大學之前,以為抗戰很容易,“看了您的故事,又去查了資料,我們才知道抗戰的艱巨,國民黨也犧牲了那麼多人。”

近年在大陸公開出版的書籍和一些軍事專家,已經漸漸正式了國軍在正面戰場的作用。



2011年底,演員陳坤和媒體人孫冕來到錢青家中,面對窘迫的斗室,陳坤哭了。

我採訪錢青,他談到戰友的死和後來自己的境遇,他都沒有落淚,只是談到抗戰歷史,96歲老人的眼裡隱隱有水光。



上門探訪的人多了,錢青得一遍遍地回憶、複述,但他不覺得煩擾。“我活下來,我很高興”,錢青微微地笑著︰“死人不會說話,我活著一天,就替死去的戰友說話。”

錢青的兩個親弟弟都去了臺灣,他的同學蔣仲苓、朋友郝柏村,後來擔任臺灣“國防部長”、“行政院長”。很多年後當年去台的老兵回大陸探親,還特意把錢青在軍校的戎裝照翻拍帶來,同學說,以錢青革命功勳後代的出身和八年抗戰履歷,“去臺灣至少也是個中將”。

留在大陸的錢青遭遇了漫長羈押和精神痛苦。1951年,他被以“利用祖產進行反革命”之名逮捕,發配蘇北勞改農場改造。雖然1955年宣佈他的罪名不成立,但沒收的祖產並不予歸還,而錢青在短暫釋放3年後,又因右派身份繼續勞改,前後整整關了26年。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維護史實.向日索償 所有的時間均為 香港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Web Hosting Service Provided by Soweb.net


The Original Author of this Forum programe is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