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香港保釣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原创]百年孤独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講東講西、談天說地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三月 星期一 26, 2007 3:32 pm    文章主題: [原创]百年孤独 引言回覆

深夜里看过那些走过的路,多已为岁月所蚀,蒙上了尘灰,但仍能忆起昔日鲜亮的色彩,每每使人感受年轻时的冲动与热情。倘使能使时光倒转,多一回选择的机会,或许冥冥天机,会有另一番成长,然则自已的本性,怕是依然要归于如此。
写的文章,越来越少有人读了,能明白者廖廖无几,大底是希望文以载道,题材也日无休闲的缘故。几年来思考愈加费力,那剖析也愈发不肯留出些空白或余地,却并非是用心血熬文章,反是文章于内心中催逼自已,倘若不能成文,便如性格不得磨炼脱出,痛苦不堪。这十年之成文,一步一步看过,除却幼时便读的那些书本,多加了历史,军备,政治,社会,以及几年来的风浪、生死,看过人心险恶,历着两面受箭的境遇,一如青春染出来的血褐。
名,利,风光,这些副产物环绕的千古风流,或天下扬名,或剐尸闹市,当年都不过是与我们一般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何尝真会有出生时芝兰满室的情形。流星闪过后之陨落,于他们心底最为明白,只是箭在弦上,大义不得不发,这也是中国士人信念之坚强,在社稷或以为幸,在他们个人或家庭却是悲哀。
总是会想到于谦。这样一个书生,当年在京城将陷时站出来,下令大军出城,背闭城门与蒙古军决战,而自已亲守最危险的德胜门以拱京都。他未尝不明白危险,而他也果然死在自已拱卫的王朝手下;京城方定,构陷与诽谤便随之而至,他终是挺了那些年,直至旧皇复位。而更加悲哀的是袁崇焕,他所在的时分已是大明末世,面对的上司是魏忠贤,崇祯之流,以他的智慧早就知晓自已的结局悲惨,却依然坚持着自已的信念。
大明国里一亡命之徒,这是袁崇焕给自已的精确评价。一个面目清秀的南方书生,不营朝堂里的功名,偏要去佩剑辽东,以一万抵十三万不退,所见无非朝廷的昏庸,阉党的倾轧,皇帝的疑忌,其实官场人心的险恶,他早已体会至深,也不是不知晓自已的热血与性情会带来什么结果。于他而言,选取了道与义,一切掩饰便都是多余的,临刑前的痛苦与悲哀,其实多少年来一直就清楚地意识着,只是不愿看到它太早地降临罢了。
然则他不能不站出来,一如于谦不能不站出来那样。中国士人的风骨,那份铁肩也担不动的道义,往往对应的是昏馈、构陷、私欲,而我们也便在这样的轮回中循环。换了任何人,在当时守卫京都、防御家国的时分,一样没有退让的理由与余地,一样要勉力死战,只是,死守的战士最终都迎来的是背后的屠刀,没有任何人能逃得出这个怪圈。
战于前锋的国人,总是死于背后之暗箭,已快成为历史之定局,多少年沧桑,总浮现出先生深遽沉稳的目光。当年的先生何尝不是意气风发,于烟尘斗乱的东京远涉仙台,终于又转归习文。那个星光璀灿的乱世里,他与立志复兴的道义同志们一同或用笔,或用枪艰难探索着自已的理想,很快又从血之雾夜中看明白那些理想所体现的人性。今天说起先生,或扬或抑,或指责他出语的犀利,或寻他文章于自已有利的片段,却很少有人体会他内心对民族性的痛苦,体会到他对未来之预感。先生自当年的黑暗中看到光明,却又于光明中预感到其内蕴之黑暗,或更可怖于现时,而那一代中国的文人,也终被时代逼入不同的阵营,卷入浪潮中窒息。胡风,舒芜,郭沫若,梁思成…这些名字的背后是一个个被所谓正义威逼曲折的人性,而填充于其间的,依然是私欲与小人的构陷。当所有正义都被用来充当恶行与权术之籍口时,所剩的唯一反抗便是沉默。
先生的孤寂与深遽不在于文字之艰涩,而在于他所看透的那一切人性与政治之险恶,看透画皮与面具下面的真实面目。他为民族所做的何止是鼓与呼,只是后人无法理解他思维之刃锋,每每回避剖出的病灶,曲解他的理念。爱国,正义,平等,博爱,或于当年也曾是倾心追求的理念,然则填充其间的依然不过是封建政治中的权术与阴谋,则其未来也依然可虑。身处其间看过那些故事,却仍然要支持那黑暗下仅有之光明,又有谁能体会他心中的痛苦?
这些年间知已兄弟益多,朋友却日少,终至于寂然无言的地步,一个人听着京剧,在苍凉的曲调中品味祖辈的历史。现实中的国人也日加精明,倘使不明了利益之交换,便难免怀疑与疏远,深夜之孤独,不在于身边有人相持与否,而是连一个可诉说的朋友亦不可得,很多时候想说的话,衲然不能出口,因为这些言语于他人眼中,大抵只是梦呓或巫咒,徒然浪费时间而已,于其间方会忆起先生来。先生不是神,他也有七情六欲,有愤怒与妥协,但于世间努力抗争,始终持有那一份风骨与傲气,独立于国人间,而映照出超然籍口下之丑陋。文字间品味先生留与后人的话,设身处地体会先生于民族家国之忧虑与本性之思考,叹服先生人格之伟大与精深,一如高山明日,映照出一切阴影,而自已也如先生余光下的小草,感受他遗留下来的人格光辉。先生之生也孤独,这份孤独随着文化而传承。这种孤独不在于身边友人多寡,而是西狩获麟、微言遽绝时的痛苦,是看到那一代热血与奉献后陆沉鱼烂的悲哀结局,看到黑暗与人性之本质而依然要勉力而为之牺牲,呐喊于生人间却毫无反应、便有回声也是不知所云之苍凉,而每一个字何止用血,实在是要用尸骨填成中华民族之麻木悲哀。多少天里看过世事,国人之虚伪、奸诈、构陷、利用、对权术之迷信盲从一如既往,深夜间总会有对一盘散沙之孤独的恐惧,拥有这种孤独的人将体会到大黑暗之胸怀,虽然同持一种语言,于同类却恍如路人。我为先生的文字而惊悸,也为先生的胸怀而痛楚,这些年来亲身经历,无论是平等,自由,保钓,爱国,倘使不能从此民族性与国民性中省悟,则依然将化为权术与利益之工具或交易,唯此本性不加改变,先生之风骨与遗憾依然,不能不为先生体味这份百年孤独,拥有这份孤独的人富贵亦清贫,在世如出家,注定要流浪奔波,于一切光明堂皇中看透背后的黑暗、掩饰,而在漠然与微笑间前行,面对一切诽谤与箭矢,不能以伤痕为意,必立志持操守节,于光明之欢呼声里消逝在大黑暗中,那是亡命徒早已选择的人生,是士人所不能违背的操节,是为家国沧桑于心中百般煎熬的火焰。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講東講西、談天說地 所有的時間均為 香港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Web Hosting Service Provided by Soweb.net


The Original Author of this Forum programe is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