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香港保釣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原创:香港散记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講東講西、談天說地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文心
滑板
滑板


註冊時間: 2006-07-25
文章: 4

發表發表於: 二月 星期一 05, 2007 12:37 pm    文章主題: 原创:香港散记 引言回覆

  去香港的决定其实很偶然。当然,这个世界上,你作任何决定都有可能很偶然。

  对我来说,任何不可预料的事都比循规蹈矩来的有意思。所以,我肯定不会错过这个周末,香港之游。

  说是游,其实不过是和几个未曾谋面的朋友聊聊天。好的,就让我天马行空,随笔扯扯这次匆忙香港行以及香港那座城市里,那几个可爱的朋友吧。

  人物篇

  1. 杨先生

  我选择的路线是从南京飞深圳,经罗湖到香港。没去之前,已经和香港的杨匡先生约好,他会在深圳接我。我顺手记下他的手机号码,自以为安枕无忧。

  下机之后,我拨通了杨先生的电话:“杨先生,您好。我已经下飞机了,您”

  “啊,你已经到机场拉,出来吧。我就在机场出口处等你。”杨先生说话速度非常快,几乎没让我再说什么就挂了电话。

  好顺利啊,我暗喜。站在出口处,左张右望。深圳机场附近看起来很拥挤的样子。头顶上的高架桥把天空切成一长条一长条的。近在咫尺的山岭把建筑压的少了许多气势。

  我就那么东张、西望,西望、东张。再东张、再西望,再西望,再东张。

  电话里的杨先生还是没有出现。

  又拨了个电话过去,同样的声音问:“你在哪个出口?啊,我看见你啦,站着别动,我马上过去。”

  “杨先生,我――”对方已挂机。

  看见我了?奇怪,你怎么知道谁是我?我们并不认识啊。哦,对了,肯定是看见我在打电话的样子。

  于是我继续东张西望,并保持微笑。

  大约半个时辰,杨先生依旧没有出现。

  老打电话催人家是不是很不礼貌?可怜我刚从零下几度的南京飞来,一身厚衣严严实实实在顾不得了,我开始短信给他。

  “不好意思,杨先生,也许我们走岔了。”我详详细细的把我的头发长度,眼镜颜色,衣服式样、围巾款式、靴子颜色、甚至我背包的大小型号,我身边牌子上的标语悉数发给他。老天,这下,你总能看见我了吧。

  他确实看见我了。

  我知道是他,他穿着黑夹克,个子不高,平头,看起来很像一个淳朴的老乡。

  可是他停住了,他转身发短信,装作没看见我。

  “小姐,你是姓沈么?接错人可就麻烦了。”

  我拿着手机,开始浑身冒汗。赶紧回过去“我是定远的朋友文心,您不是香港的杨匡先生么?”

  “小姐,你肯定弄错了,我是姓杨但不是香港的。你赶紧找你的朋友吧,别耽误了。”

  。。。。。。。

  瞬间无语

  事后我才知道,当时我随手一记,居然抄错了一个数字。

  一个小时之后,当我和真正的杨匡先生一起吃饭的时候,这位可爱的杨先生又发来短信:“小姐,你找到你的朋友了么?没有事吧。”

  谢谢你,杨先生,我没事。也谢谢这个巧合让我愈觉得旅途实在,妙,不可言。

  2、杨匡

  就在我焦头烂额,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正牌杨先生来了电话。

  我的那个激动啊!

  我语无伦次的把机场插曲颠三倒四的说了一遍,末了,我满足的问:“你在机场哪里呀?”

  话筒那边是一个冷静的男中音:“我不可能去机场的,你知道最近的地铁站么?或者我们约个地方,碰面。”

  。。。。。。

  突然意识到,对方其实还是个陌生的朋友,我朋友的朋友。

  我的激动显得有些夸张。

  当然,在随后的一天半里,我们也成了很好的朋友。可是现在,我得放礼貌点。

  我们约在了罗湖关口见面。

  从机场到罗湖,我看见的深圳就像童话里,睡公主的王宫一般。假如时间让这里的人类暂停生活。我打赌那些疯长的热带植物一定会把这个城市包裹的严严实实。

  这里的植被太多了,根本不是内地城市里那些敷衍的观景树。它们密密麻麻的占据着道路上一切可以占据的地盘,簇拥在一起,绿的很恣意。

  废话少说,言归正传。在罗湖火车站的大招牌下,我终于见到了杨匡先生。不容易啊!

  他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西装,一头卷发,戴着装饰性的黑框眼镜,左手大拇指上还套着一枚时尚铜戒。看起来非常精干并且港味十足。我所谓的港味就是屏幕上所见的香港年轻人喽。

  他带着他的“干女儿”,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他很聪明,第一眼就认出了我。因为据他说,他分析了一下,我从南京来,一定穿的不少并且总该带着点行李的。

  接下来的相处中,他多次表现出了善于分析的本领。比如我们在船上准备回去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叫不到小船来接我们。他分析说船家看不见我们,即便听见了我们的招呼也没办法准确的开过来接我们,就拿出他诺基亚照明手机晃圈圈。果然,看到亮光后,船径直开了过来。

  他还是个很细心的人,一直陪着我逛街,告诉我香港的各种“怪”与“有意思”。逛街时候我看到找零,随口说了句,这个好可爱,要留着回去玩。第二天,杨匡见到我的时候,递给我三枚小铜币。怕我不收连说这个他家有好多好多,几分钱,不值什么。

  短短二十几个小时,大半时间是和杨匡在一起。杨匡是香港第一个创建民间电台的人。他一定很喜欢作电台,他说起电台往事的时候神采飞扬。我几乎能看到一群古怪精灵的孩子怎样在他的提点下,播出一档又一档视角独特的电台节目。这个城市里,英雄不问出路。只要有想法,就有可以把它变成现实的人们。

  我已经忍不住把杨匡当成我的哥们了。我们坐在双层公交二层的最前排,天南海北的乱侃。我逼他带我去看星光大道,找我最喜欢的伟仔的手印。当我很无知的问他,那些简单的问题时,他总是很认真的解释并装作我的问题很有探讨性。他带我去了很多地方,虽然走马观花,但我知道,他在很认真的想让我看到大概的香港。

  好的,杨匡。下次我去香港一定还要麻烦你。

  3关姐、柯华先生

  没见关姐之前,我还很担心她会不会是个比较严肃的人.事实证明我大错特错。

  关姐是个非常有亲和力的人,我的那点客套和拘谨在见到关姐之后全部烟消云散。那天晚上,关姐、杨匡和我三个人的晚餐是整个香港行里最轻松的一站。

  她几乎不戴什么首饰,很清爽的短发,家常的打扮。她很好看,那种自然温润的好看。这世上永远有些人,你第一眼见了就会信任他,毫无疑问,关姐就是。

  香港这些朋友们,也是因为日本对侵华历史的扭曲和对中国人民民族情感、中国领土权等问题的屡屡挑衅而走到一起来的。

  我们的聊天也基本上是这些内容。关姐看起来是个很随和亲切的人,事实上她对许多问题都特别有原则。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哪怕你威胁也好,耍小伎俩也罢,到关姐这里都没的玩。

  她根本不会理会那些无端生有的事,该做什么就去做,事情之外的是非,您请少!

  一个有立场,有原则的人总是让人钦佩的,更何况她还如此平易可亲。那顿晚饭,我们吃了很久。其实就是三个人几乎没有停顿的说话。那是一种很随意、自然并且畅快的感觉。直到现在,回想起来,我都会不自觉微微一笑.

  临分别时,我很自然的拉着关姐的胳膊:"关姐,明天中午,柯华先生说一起吃午饭,一起去好不好嘛."

  "真的不行啊,我明天说好了要去爬山的......."她很为难的做了个爬山的姿势。我并不知道香港人的爬山是指什么,但我知道,当我不自觉的勉强一个人的时候,我已经把她当作了自己的好友.

  认识她,是香港给我最亲切的回味.

  跟关姐提到的柯华先生是一个尤其特别的人.

  我说一个人特别并不是指这个人的地位怎样尊崇,身份如何特殊.我只是指他与众不同的地方.

  如果柯华先生和一群人在一起,你一定一眼就能认出他.

  他身材魁梧,脑后很随意的扎着一束头发.穿着一件磨了边的运动外套,如果在内地,看见这样装束的大叔,你有百分之八十的胜率认定他是搞艺术的.不过柯华先生是一位商人.

  我从没见过如此绅士的先生.也从没见过如此搞笑的大叔.更不知道这两者居然可以是一个人.当然,他还很豪爽,很细心,很大气.不过我这里只捡他给我印象最深的说喽.

  一个真正的绅士是能不着痕迹照顾你的人.他能非常自然的为你拉开车门,挪开餐椅,布好食物.这些细小的动作里,那种贵族般的气质一览无余.和他在一起,你会觉的自己也成了一个淑女.

  我尤其不能忘记的是他对别人心意的体贴.我去香港之前,随手在南京带了几盒非常普通的雨花石.当我拿出石头送给柯华的时候,他当着我的面打开粗糙的包装盒,发出惊叹声,他说,这些晶莹剔透的小石头,他太喜欢了.他小心翼翼的取出石头,很真诚的赞叹它们.

  这是他对我心意的尊重,一个尊重别人的人只会让人更加敬重他.当然,这种敬重来的非常自然.因为他更是个尤其有趣的人.

  席间,我们互相交换看亲人的照片,他介绍他的狗给我看。他用一种很得意而又顽皮的口气说,他的狗名字叫是到处泡妞的意思.说完做了个大大的鬼脸.我忍不住暴笑起来.哪有这样可爱的大叔嘛.

  我想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女孩会不喜欢和柯华一起吃饭.那绝对是一个非常美妙的体验.

  4、陌生的人们

  我住的美丽都大厦就在久负盛名的重庆大厦附近,一个和重庆大厦一样聚集着N多东南亚籍人士的庞杂大厦.

  我坦白,我害怕那些过于高大和威猛的陌生人.

  杨匡不在的时候,我不得不一个人坐电梯,小小的电梯间里混杂着不同的人种。在这里,我有种很不安全的感觉。他们大多穿着拖鞋,有的汗衫卷着边儿,露出一点皮肉。我觉的自己像一个闯入别人领地的冒失小孩.浑身不自在.

  我对面站着的是一个宽肩阔膀的黑人,他几乎有我两个那么宽。他似乎想和我打招呼,看着我笑。我不敢看他的脸,迅速扭头,一脸冰霜。

  他嘟囔了一句什么话,耸耸肩膀,不再笑。电梯停下的时候,他从我身旁走出去,面无表情却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这一眼随即消逝,我永远不会再遇见他。突然间想起从前看杂志上写的一个小故事。西方有些人会歧视黑人,认为黑人犯罪率很高,唯恐避之而不及。有的黑人便穿上宽大的T恤上街,T恤上写着大大的一行字:“我并不想要你的钱包”。

  他也许并不想和我搭讪,他只是礼貌的对我笑一笑,打个招呼。我冷若冰霜的表情或者让他有些难堪。

  老实说,我很鄙视自己那时的心态。第二天早上,再乘电梯的时候,一个有些驼背,衣服上溅着不少水泥,挽着裤脚,拖着两个箩筐的中年人朝我笑,我也笑,点点头。

  他很高兴,不知道用什么话问了我一句什么。我说,什么?

  他有点惊讶,改用粤语版普通话问我:“你说普通话?”我点头。他很兴奋的问我从哪里来,在这里住否很多问题。临走的时候,他非常开心的笑,一边笑一边对我说:“小姐,玩的开心哦,香港很好玩的。”

  我长长的出口气,心情非常靓。交流也可以是这么轻松和愉快,如果你不戴有色眼镜的话。每个人每天都会遇见很多的陌生人,又何妨微微一笑,也许正是另个天地。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7

發表發表於: 二月 星期二 06, 2007 11:06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謝謝你的光臨,美麗的人加上美麗的散文,值得欣賞!

難忘那天我們三人共進晚餐,一見如故,也謝謝你對我的信任,有機會多留幾天吧。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講東講西、談天說地 所有的時間均為 香港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Web Hosting Service Provided by Soweb.net


The Original Author of this Forum programe is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