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香港保釣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向東史郎先生致敬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保釣行動委員會、史維會活動公告 / 有關釣魚台 新聞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7

發表發表於: 一月 星期四 05, 2006 8:32 pm    文章主題: 向東史郎先生致敬 引言回覆

東史郎先生也走了,一個歷史記憶赫然定格。他是少數勇於向中國人民懺悔的侵華日軍老兵,曾先後7次到南京謝罪;他以93歲高齡在猖獗的日本右翼勢力下,無懼地出版他的「東史郎日記」。

日本支援東史郎案審判實行委員會秘書長山內小夜子專電「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朱成山館長」,稱原侵華日軍老兵東史郎先生,於今天上午( 2006年1月3日) 在日本京都府因病逝世,享年九十三歲。館長立即給東史郎先生親屬及該支援會發去了唁電,不勝哀悼。從此,一個正義和良知的追求者走了,留下給我們的是無限懷念。

他過去真誠地向中國人民反省謝罪,並多次站在日本各地集會上發表演講,揭露日軍南京大屠殺的暴行;他公開了自己的戰時日記---《東史郎日記》,此書已經載入史冊。這位曾深受軍國主義毒害的侵略者,曾愚忠於天皇思想的日本軍人,在他的私人日記中沉痛懺悔,行文激蕩著誠摯。他冒著生命的危險出版日記,決心還原歷史的真相,教育後代避免歷史重演,走向和平,同時敦促更多的人迷途知返:“為什麼絲毫不受良心譴責公然幹出殺人強姦放火搶劫等不人道行徑?.....對此必須做出深刻的反省和檢討”。

東史郎先生由侵華士兵轉變為和平戰士,吹響了維護世界和平的號角。他為研究"中日關係史"和“南京大屠殺”提供了重要的第一手史料。由於堅持向中國人民謝罪,東史郎的家堣斷接到日本右翼分子的恐嚇電話,但他不毫不屈服,在巨大的壓力下為維護歷史公正鞠躬盡瘁,他多次表示願日中間永遠和平。

遺憾的是,日本在軍國主義下對鄰國造成危害罪行60年之後的今天,不僅未能認清過去犯下的罪行,依然不肯承擔道德責任,拒作戰爭賠償和懺悔,還不顧亞洲鄰國的抗議和反對,繼續參拜供奉二戰戰犯的靖國神社,繼續修改教科書來歪曲歷史、美化侵略罪行,並公然竊佔我國領土釣魚島。

  東史郎先生說:

“日本必須正視和承認這段歷史,真誠地向中國人民反省謝罪,才能發展真正的中日友好關係。”

“我需要中國人民抗議的吶喊!”


謹向東史郎先生致敬!

為此,我們明天早上(2005年1月6日) 將前往日本領事館示威後隨即舉行悼念東史郎儀式,願他安息,志願者將會前仆後繼地為公義和平而努力。




diaoyuislands 在 一月 星期四 12, 2006 8:27 am 作了第 4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7

發表發表於: 一月 星期四 05, 2006 8:38 pm    文章主題: 悔罪日兵東史郎病逝 引言回覆

悔罪日兵東史郎病逝
日記指證南京大屠殺 2006年1月5日
明報資料


著書揭露日軍南京大屠殺暴行的侵華日軍老兵東史郎前天(3日)上午11時45分在日本京都病逝,享年93歲。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向東史郎親屬及相關支援會發出唁電致哀。東史郎的葬禮將於明天上午舉行。

曾經多次到中國謝罪的東史郎曾經說過﹕「南京大屠殺是我親身經歷的鐵的事實,日本必須正視和承認這段歷史,真誠地向中國人民反省謝罪,才能發展真正的中日友好關係。」

屢次訪華懺悔演講

1987年是南京大屠殺50周年,東史郎選擇這一年公開自己的戰時日記,並專程到南京反省謝罪。東史郎在日記中記錄了他的戰友橋本光治在南京國民政府最高法院(今南京中山北路101號)門前用郵政袋殺人的暴行。

1993年,橋本光治在日本右翼勢力的操縱下,以日記「記述不實」、「損害名譽」為由,控告東史郎等人,全盤否定南京大屠殺。東史郎曾堅定地表示,將繼續上訴到聯合國,以維護南京大屠殺的歷史真相﹔他又不顧年事已高,屢次南京、北京、瀋陽、上海等地作證。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日本支援東史郎案審判實行委員會、東史郎案律師團等蒐集了大量有力的證據,進行郵政袋焚燒、手榴彈水下實爆等多項模擬試驗,以證實東史郎日記中記述的真實性。然而,日本東京地方法院、東京高等法院和日本最高法院3次判定東史郎敗訴,封殺這名老兵說出他親身經歷的南京大屠殺歷史真相。

東史郎生於1912年,原為侵華日軍第16師團20聯隊士兵,1937年應召參加侵華戰爭和南京大屠殺。

戰後,東史郎對自己的戰時行為充滿悔恨,真誠地向中國人民反省謝罪,並勇敢地在日本各地集會上演講,指出日軍的暴行。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7

發表發表於: 一月 星期五 06, 2006 9:51 am    文章主題: 老兵東史郎的最後救贖 引言回覆

老兵東史郎的最後救贖:首次披露7千俘虜之死

http://club.cat898.com/newbbs/dispbbs.asp?boardID=1&ID=932474&page=1

2000年2月27日,東史郎來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拜祭死難者,向亡靈懺悔謝罪並祈禱。新華社發
《東史郎日記》封面。
  “接到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送來的圖片集,已不能言語的東史郎目不轉睛地盯著,緊緊地握住它”
  -核心提示
  1月3日,93歲的日本侵華老兵東史郎離開了人世。接近他的人回憶,即使在最後的歲月堙A他依然生活在悔恨之中。
  此前,東史郎在18年堨後7次來到中國,以不同的方式謝罪、懺悔,並披露日軍鮮為人知的侵華事實。他也因此遭到日本國內右翼勢力攻擊、威脅和謾駡。
  1月5日,中國外交部對於他的去世表示哀悼,並表示東史郎因為其在餘生堛漣@為而贏得了中國人民的諒解和尊重。
  1月5日,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的館長朱成山飛赴日本京都府,參加一位日本老兵的葬禮。
  同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北京表示,中方對於東史郎的去世表示哀悼,並且向他的家屬表示慰問。
  1月3日,東史郎因患大
腸癌、肝癌和胃癌,最終不治,享年93歲。他的生前好友、旅日華僑林伯耀向媒體介紹,遺體告別儀式將在6日上午10時舉行。
  東史郎身邊人士告訴《新京報》,事實上自去年年底起,這位9旬老人病情已嚴重惡化。其時,“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曾給他送來一本圖片集,已不能言語的東史郎目不轉睛地盯著,緊緊地握住它”。
  “東史郎案”後援會秘書長山內小夜子女士向《新京報》回憶,東史郎晚年除了打官司和演講外,其餘時間心態平和樂觀,一直堅持最喜歡的讀書和寫作,直至去年6月病情惡化後。
  在生前寫就的《東史郎日記》和《東史郎戰地日記》堙A該名二戰老兵記述了自己和同伴在長達3年半的時間媢鴾什磡狴リU的罪行。
  此外,在距離那場大屠殺50年後,東史郎花了18年時間先後7次來到中國,不住下跪、鞠躬和道歉。同樣因為謝罪,他也成為日本國內右翼勢力眼中的“判徒”和“賣國賊”。
  2005年上半年,這位日本老兵再次辦好護照,兌換好錢幣,準備最後一次前往中國南京,完成人生中最後一次謝罪。然而,他就此一病不起,最終離開人世。
  無法忘卻的“事實”
  “他總是無法忘卻自己曾經當過‘日本鬼子’的事實,並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十分悔恨。”1月4日,聲音中略帶傷感和疲憊的山內小夜子通過越洋電話告訴《新京報》。
  這也是晚年的東史郎給山內小夜子留下的最深刻印象。山內小夜子女士是東史郎最後時光堛漱@個莫逆之交。
  山內小夜子說,戰敗回國後,東史郎平時對待家人、朋友和周圍的人都非常和藹親切,不會因為對方是女士就與男士區別對待,晚年對晚輩也很謙和。
  東史郎的家埵陶\多東洋史方面的書籍。還有好幾隻鳥,其中一隻白色的小鳥非常受其寵愛,平日堛F史郎非常喜歡聆聽這些小鳥的叫聲。
  據山內女士介紹,1945年,日本戰敗後,東史郎回到日本,與東九江夫人攜手至今,育有三女一子。
  此後,東史郎先後開辦了多家企業。最初,他經營了一家電影院,主要播放一些歐美電影。隨後,他又開辦了絲織廠。最後,他開辦了一家鋼鐵工廠,目前這家工廠已轉交給女婿經營。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長朱成山曾在南京多次接待東史郎,並為東史郎案搜集證據做了大量工作,與其交情頗深。他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認為,42年間有三方面原因促成了東史郎來華謝罪。
  朱成山認為,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東史郎多次講到的“不殺之恩”。中國軍官當時的那句話,在東史郎耳邊迴響了大半生。
  1945年8月的一天,東史郎在浙江寧波市迎來日軍戰敗投降。一名中國軍官對東史郎說,他在南京大屠殺中,遭遇了日軍對中國軍民的集體屠殺,他因躺在戰友屍體下裝死才得以逃生。
  “一想當時的仇恨,東軍曹(注:東史郎1944年二次出征時任軍曹)!我恨不得把你扔進黃浦江!但是因為上面有令‘要以德報怨’,所以今天放你一條生路。”
  這件事被東史郎寫在《東史郎日記》“序”中。
  朱成山認為,戰後幸福的家庭生活和成功的事業,反而讓東史郎切身感受到和平的珍貴和戰爭的罪惡。朱成山說,東史郎一生中特別認同中國文化,他信奉孔子講的“有過則改”。
  十多名南京人圍住東史郎
  東史郎的病和死,一直被一位南京老人段月萍牽掛。在段月萍的回憶中,有關東史郎的鏡頭被閃回到18年前。
  1987年12月13日早晨6點,時任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副館長的段月萍,表情複雜地看了看早餐桌上一位75歲的日本老人———東史郎———他沒有動面前的牛奶和蛋糕,而是表情痛苦地趴在桌上。
  後來有媒體把當時的東史郎形容為“一個頭髮花白的75歲日本老人”。段月萍告訴《新京報》,事實上,東史郎當時還是一頭黑髮,臉上皺紋不多,身體看上去很好,倒像一個只有65歲的保養很好的老人。
  這是一個讓段月萍感到彆扭的人:1937年8月,25歲的東史郎作為侵華日軍第十六師團步兵第二十聯隊的上等兵,來到中國。
  當時段月萍4歲,被迫與家人一起,開始了逃難的8年。在她心中,繞不過對侵華日軍的恨。
  50年後,段月萍知道,她此次主要接待的是剛從日本飛來的包括洞富雄、藤原彰等十幾位“南京事件調查研究會”的日本左翼學者。而東史郎不過是一個小角色———由學者帶來的一位日本老兵。
  但段月萍出於禮貌,還是通過翻譯勸東史郎吃點早飯。東史郎從他黑色大衣中抬起頭來,急切地說出一串日語:“50年前的這個早晨,我和我的隊友正列隊進入南京中山門,開始掃蕩。現在我心情很難過,我吃不下早飯。”
  時隔18年,段月萍清楚地記得翻譯過來的東史郎原話。她說,作為中國人,聽這話時心情複雜,有些激動,也有些憎恨,但未動聲色。
  此次見到東史郎前,段月萍對他的認知,僅是預先知道一個日本老兵要來南京,以及當年的7月6日,日文版的《東史郎日記》在日本京都的一次和平展覽中被公佈。她並不知道,東史郎將會正式謝罪。
  在上海開往南京的火車上,洞富雄等日本學者在車廂內聊天,只有東史郎顯得有些不安。他在車廂外的走廊堥咧茖咱h,一根接一根地抽煙。
  段月萍再次出於禮貌詢問了他當時的狀況。“這是我戰後第一次到中國來,火車越接近南京,我就越害怕,我怕南京人恨我、報復我這個‘東洋鬼子’……”又是痛苦的聲音和不安的表情。
  東史郎還說,吃早飯時,他就開始害怕了。翻譯用了“誠惶誠恐”這個詞。
  當天中午12點多,東史郎進入南京城。午飯後的2點30分左右,日方調查團在段月萍的陪同下來到侵華日軍遇難同胞紀念館小廣場。
  根據段月萍的描述,可以還原當時展現在東史郎面前的場景:建館第3年的紀念館小廣場,鄧小平題的館名分外醒目,由於上午剛開過一個紀念大會,幾十個社會各界送來的花圈整齊排列,自發來館憑弔的南京市民一批批走進館內。
  段月萍就走在東史郎身邊,突然,沒想到的一幕在她眼前發生了。
  當時,三五個南京市民正經過東史郎身邊,東史郎很快地整了整黑色大衣,表情嚴肅地進行了90度的日本式鞠躬。
  就在幾個市民詫異的當口,幾句日語響起———“我就是一個東洋鬼子,50年前從中山門入城掃蕩,我是特意來南京謝罪的……”聽了翻譯,十幾個南京市民很快圍住了東史郎。
  段月萍注意到,當時的天很冷,但東史郎面色赤紅、額頭有汗。而圍著東史郎的南京市民目光複雜,上上下下不斷打量著他。東史郎不斷地鞠著躬,重複著謝罪的話。
  一位南京女市民說:“你是侵華日軍,回南京謝罪是應該的,說明你能認識到當年你在南京是犯了罪的。我們中國人可以不計較你的過去,那你說,今後的中日關係應該怎麼發展?”東史郎低頭無語,沉默足有兩三分鐘。
首次說出7000名俘虜之死
  誰也沒想到,東史郎會成為此次日本“南京事件調查研究會”來寧調查的事實上主角之一。
  南京一家媒體去年7月12日報導,東史郎18年前那次謝罪“長跪于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

遇難同胞紀念館中”。段月萍說,這是一個誤會,事實上東史郎並未在紀念館公開場所下跪。
  事實上,東史郎在小廣場上被記者圍了十幾分鐘,坦誠地表達了自己的謝罪意願後,與調查團一起進入紀念館參觀。東史郎參觀時表情依然緊張,見到中國人,他就嚴肅地彎腰鞠躬,表達謝罪意願。
  1987年12月14日上午9點,段陪著調查團到南京東郊叢葬地紀念碑前憑弔。這埵泵3000余具無名無姓的被屠殺軍民的屍骨,此碑稱為“無主孤魂之碑”。
  東史郎在紀念碑前顯得情緒低沉。他說,50年前的昨天,他們的部隊把7000名俘虜押到距此碑不遠的下麒麟村一個大院子堙A第二天分給各個中隊自行處死。“7000條生命轉眼間從地球上消失了,這太不人道了。”
  對段月萍等研究南京大屠殺的中國學者來說,這一段歷史是從東史郎口中得知的。
  洞富雄等人已走至路邊準備上車,東史郎一人留在了碑前,低頭沉思。所有的人都望著東史郎,沉默。足有兩三分鐘,東史郎才走向汽車。
  14日下午,紀念館請來十幾位南京大屠殺倖存者,其中包括李秀英和夏淑琴等老人。
  那是在紀念館一間較大的會議室,日方十幾人的調查團和中方十幾名倖存者相對坐成兩排,中間沒設桌子。由於面對的是日方調查團,倖存者情緒激動,依次開始了悲憤的控訴。
  段月萍注意到,與日方學者不同,東史郎在這一過程中始終不敢抬頭,臉色極不自然。
  當夏淑琴講到1937年12月13日,侵略軍殺死她家9口之中的7口,其中母親、大姐和二姐死前被強姦,陰部還被插上拐杖和香水瓶子的悲慘遭遇時,東史郎臉色羞愧難當,紅到極點。
  所有倖存者講完遭遇後,未及日方學者說話,東史郎立即站起來。“這些罪行,在這50年中,一直折磨著我。今天我見到這麼多倖存者,我感到十分羞愧,我對不起你們,對不起南京人民……”
  說著,他走至倖存者一排的中間位置———突然跪下,仍低著頭。
  他跪了有1分多鐘,然後在倖存者一排的頭、中和尾部依次鞠躬。這一過程,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十幾個倖存者事先並不知道有一個侵華日軍參加座談會。幾分鐘內沉默無言,互相對視。
  倖存者唐順山打破沉默,站起來走向東史郎。在那場屠殺中,唐是一個皮匠,因為躺在死人堆婺辿滿A並挨了亂刺的軍刀後才活下來。
  “你們殺了我們30萬人,我是不願意見到你的。但聽了你謝罪的這些話,我的氣就消了一些……”唐順山的手主動伸向東史郎。
  段月萍回憶,兩人手握在一起時,唐順山老人流淚了,而東史郎還是低著頭,一臉愧色。但東史郎沒有流淚,只是把唐的手一再握緊。
  15日上午舉行的中日學者座談會上,東史郎第二次下跪。
  隨後直至18日調查團回國,除去吃飯時間外,東史郎都呆在賓館閉門不出。
  東史郎成為第一個向中國人民主動謝罪的侵華日軍,借著這次謝罪,國人開始瞭解東史郎和他的日記。
  屠殺老人時“想起父親”
  1937年9月8日3點25分,6500噸級的輪船“善洋丸”滿載著侵略中國的日軍和武器裝備從日本大阪駛出,開向中國天津。
  25歲的東史郎作為侵略者中的一員,就坐在這艘巨輪上。1937年8月26日,東史郎接到徵召令。31日,東史郎的親生母親對他說了如下的話:“這是一次千金難買的出征,你高高興興去吧!如果不幸被支那兵抓住的話,你就剖腹自殺!因為我有三個兒子,死你一個沒關係。”
  當時,東史郎和母親都相信日本天皇的聖訓:中日戰爭是聖戰。“忠於天皇,光榮戰死”,是東史郎的信念。
  1938年3月24日,東史郎的日記足有1萬多字,詳細記述了他們小隊在徐州附近槍殺、砍殺20個中國苦力的事件。他在日記中總結,“砍人的時候,應該對準容易砍的地方(脖子)。並且,下刀的瞬間,要用力地右旋一下,不使勁的話,刀鋒就沒有力氣。”
  在1937年12月6日,他寫道“每當我們宿營時,都是先掃蕩村子,殺掉農民”,“我們往往僅僅為了天亮之前平安地睡上三個小時而讓許多農民死去”。
  在隨侵華日軍的多次掃蕩中,東史郎會“燒房子玩玩”,和戰友一起輪奸和侮辱中國婦女。他與其他日本兵一樣,把一次次對中國百姓的搶奪稱為“徵收”。
  2005年12月27日至28日,在南京大學舉行的一場南京大屠殺國際研討會上,主編過侵華戰爭中日軍信件、日記等史料的王衛星認為,在侵華戰爭中,日本士兵的思想是複雜的,有獸性的一面,但也有人性的一面。
  學者孫宅巍認為,這一點在東史郎身上比較明顯。
  上文提到的槍殺、砍殺20人事件,顯然使東史郎的內心受到極大震撼。“不知為什麼,從左邊數第四個老人總使我想起我的父親。”
  他為老人點煙,老人滿面怒容地拒絕了。他大叫:“不要殺這個老人!”遭到同伴反對。後來他沖上去解這個老人身上的繩子,說:“我們不能殺這樣的人,他們太可憐了。”結果被譏為膽小鬼。
  東史郎侵華一周後的1937年9月22日,射出了第一顆殺人的子彈。當時兩個二十四五歲的中國青年從河奡慦a逃命,他和眾士兵開槍射擊。當兩人游上岸時,東史郎的子彈準確地奪去其中一人的生命。
  他寫道:“我的意志的確命令我要殺他們,並射出子彈。而就在這樣射擊的時候,卻又浮現出另外的想法,感情命令我不能殺人。我困惑不解。”
  在掃蕩中,他不理解日軍為何要殺掉那麼多無辜的平民。他曾偷偷放掉5個即將被處死的無辜婦女,但可惜5人最終又被抓回。
  在戰爭中,他也看到了平民的苦難,並記述下來。他看到一頭哀鳴的驢子後寫道:“她哀歎這個大地上農民作為最高財產的家畜被掠奪,視為父母的農田被荒廢,全族人遭屠殺,愛妻和愛女遭侮辱,房屋被焚燒,沒有今夜的住所也沒有明天的食物,她哭訴深受戰亂之苦的農民們的悲痛之情。”
  輸了官司贏得尊重
  多位熟悉東史郎的人士證實,東史郎1987年首赴中國謝罪後,開始成為日本國內的和平鬥士。為此他在18年內付出了巨大代價。
  東史郎曾向段月萍解釋說,1987年他來中國謝罪時,在日本京都家中的妻子就接到數十次的譴責和攻擊電話,罵東史郎是“賣國賊”、“判徒”、“舊軍人的恥辱”、“褻瀆了英靈”、“罪該萬死”等。
  1993年,日右翼勢力在《東史郎日記》出版7年時,慫恿日記中寫到的“南京郵袋事件”中的舊軍人橋本起訴東史郎,稱東史郎毀其名譽。此官司一打數年,即為震動中日民間的“東史郎案件”。
  日本民間許多律師自發支持東史郎,山內小夜子即是“東史郎案件”後援會秘書長。她說,東史郎對這起官司非常重視,1993年至死,主要精力就投在了官司之中。
  朱成山證實,1994年至今,東史郎6次來南京,前幾次主要是為官司搜集證據。“那段時間,全南京城的人都在想辦法聲援東史郎。”孫宅巍說起當時市民的熱情,一臉感慨。
  1996年10月6日,朱成山館長將南京市民踴躍提供的7大類54件證據親手交給山內小夜子。然而,經過數年審判,日本法院終審仍判決東史郎敗訴。
  段月萍手中至今還保存著幾封東史郎1988年、1989年寫來的信。
  段月萍說,他總以“我是東洋鬼子東史郎”開頭,寫得非常誠懇。信中講述他在日本國內十幾個城市作了和平演講,以親身經歷講述戰爭的罪惡。
  有一段話讓段月萍至今難忘,東史郎說:“我雖踩了中國老虎(指從前擔心中國人對他報復)的尾巴,但中國老虎並未把我吃掉。但回到日本後,日本的狼卻追著我,齜牙咧嘴地攻擊、威脅和謾駡我。”
  2006年1月3日,以自己的親身經歷揭露侵華歷史的日本老兵東史郎逝世了。兩日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表示,中方對揭露侵華歷史的日本老兵東史郎逝世表示哀悼。
  秦剛說,東史郎以他人性的良知,敢於反省侵略歷史的勇氣,維護和平的正義感和促進中日友好關係的不懈努力,贏得了我們的諒解和尊重……




Idea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保釣行動委員會、史維會活動公告 / 有關釣魚台 新聞 所有的時間均為 香港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Web Hosting Service Provided by Soweb.net


The Original Author of this Forum programe is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