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香港保釣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順風相送>、<指南正法>所記 “釣魚臺” 考辨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鄭海麟專欄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2

發表發表於: 五月 星期四 08, 2014 8:30 pm    文章主題: <順風相送>、<指南正法>所記 “釣魚臺” 考辨 引言回覆

<順風相送>、<指南正法>所記 “釣魚臺” 考辨
鄭海麟(香港亞太研究中心主任)


一、緣起

3月17日<星島日報> “中國要聞”版刊出題為<證實明朝曾涉足 將在香港海博館展出 牛津借出釣魚島文獻>的報導, 該文有多處史實解讀錯誤, 特作考辨如下。
(一), 文中提到: “牛津更把鎮館之寶, 明代中晚期手抄的海道針經<順風相送>首次借到海外展出, 是中國最早記載釣魚島的文獻之一, 詳列了中國航海技術所及的大小島嶼地貌及水文狀況, 其中 ‘釣魚臺’一節記載 ‘口好取柴水開, 打水十五托’, 即有可供船舶停靠及補給的天然港灣, 並標示水深。”(<順風相送>原文應是: “澳口好取柴水。開, 打水十五托。” 鄭注)很明顯, 文中將“釣魚臺”理解為今之 “釣魚島”。 但事實上<順風相送>這段文字所記“釣魚臺”是指占城(今越南) 靈山(Cape Varella) 大佛與羅灣頭之間的釣魚臺, 並非福建與琉球之間的釣魚臺(即今臺灣附屬島嶼之釣魚島) 。因此, 在<順風相送>裡, 將此“釣魚臺”置於 “靈山大佛”和 “羅灣頭”之間。而今日所稱 “釣魚島”者, 在<順風相送>中寫作“釣魚嶼”, 置於 “福州往琉球” 條, 也就是由福州經臺灣往琉球的航線上。該抄本明記: “正南風, 梅花開洋, 用乙辰取小琉球。用單乙取釣魚嶼南邊。用卯針取赤坎嶼。用艮針取枯美山。”
這裡的 “小琉球”即今之臺灣, “釣魚嶼”即今之釣魚島, “赤坎嶼”即今之赤尾嶼, “枯美山”即今之琉球久米島。至於<順風相送>所記越南境內的〝釣魚臺”, 在<指南正法>和<鄭和航海圖>中都有記載, 可相互參證。但與福州往琉球航線上的“釣魚臺” 或 “釣魚嶼”為兩個不同的地方。筆者手頭有牛津大學博多利圖書館藏<順風相送>全書掃描文本, 越南境內的“釣魚臺”出現在文本<各處州府山形水勢深淺泥沙地礁石之圖>條; 臺灣附屬島嶼的“釣魚嶼”出現在文本<福州往琉球>條, 細心的讀者應不難辨認。
(二), 文中又提到: “另一件展出記載釣魚島的珍貴文獻, 是明末清初的手抄本<指南正法>,更細緻記載釣魚島 ‘山上鳥木甚多, 有礁出水, 不可近’ 等陸地資訊。”
此處所記“釣魚臺”, 也是指越南境內的“釣魚臺”。 其原文應是: “打水十二托, 灣頭相連, 好拋舡。內灣是占城蜂頭港。山上鳥木甚多, 有礁出水, 不可近。伽南貌有三礁, 水漲不見, 遠水舡, 打水十五托。丁未五更取羅灣頭。”
據向達校注<兩種海道針經>,這裡的 “占城”(Champa), 位於越南南部, 舊稱南圻;蜂頭港在越南釣魚臺附近。
至於<指南正法>還有一處提到“釣魚臺”, 是在“福州往琉球針”, 原文為: “梅花開舡, 用乙辰七更取圭籠長。用辰巽三更取花矸嶼。單卯六更取釣魚臺北邊過。用單卯四更取黃尾嶼北邊。甲卯十更取枯美山。”
這裡的“圭籠長”, 即今基隆嶼; “花矸嶼”, 即今花瓶嶼; “釣魚臺”, 即今釣魚島; “黃尾嶼”, 即今黃尾島; “枯美山”, 即今琉球久米島。


二、《順風相送》所記 “釣魚嶼”考

現存最早記載釣魚島列嶼島名的史籍,當推珍藏於英國牛津大學波德林圖書館(Bodleian Library)的《順風相送》一書。該書系謄抄本,每頁九行,每行二十四字,封底有拉丁文題記,言該書為牛津大學校長勞德大主教(Guil Laud)於一六三九年所贈。據云勞德曾收購到歐洲一所耶穌會大學之藏書,內有中文書籍多種,《順風相送》即其中之一。該書之流傳歐洲,應是十六世紀在中國傳教之耶穌會教士購帶而來,隨後輾轉流傳英倫牛津大學。
據考《順風相送》成書之年,最早不能超過明永樂元年,即一四○三年。因為根據該書「序」之末節云:「永樂元年,奉差前往西洋等國開詔,累次校正針路,牽星圖樣,海嶼水勢山形,圖畫一本山為微簿。」知該書所記始於永樂元年 (然據福建師範大學謝必震教授所考,《順風相送》底本實為元末福建移民往返琉球之更路簿,稿本在元末即己成形,見氏著《從中琉歷史文獻看釣魚島的主權歸屬》,載《太平洋學報》第廿一卷第七期,二○一三年七月)。又因封底有一六三九年勞德的贈書題記,知最晚不能遲於明崇禎十二年,即一六三九年(關於《順風相送》成書年代之考定,可參看向達著《兩種海道針經序言》,中華書局,一九六一年出版;徐玉虎著《明代鄭和航海之研究》,第85頁,臺灣學生書局一九七六年版;及《明代琉球王國對外關係之研究》第71頁,臺灣學生書局一九八二年版;吳天穎著《甲午戰前釣魚列嶼歸屬考──兼質日本奧原敏雄諸教授》,第25-27頁,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一九九四年版,北京)。
據前引「序」中有「累次校正針路」之語,知《順風相送》一書乃為明代使臣往(東)西洋各國開詔時查勘航線,校正針路而作。是書《福建往琉球》條記釣魚島列嶼事云:「大武放洋,用甲寅針七更船,取烏坵。用甲寅並甲卯針。正南,東牆開洋,用乙辰,取小琉球頭。又用乙辰,取木山。北風,東湧開洋,用甲卯,取彭家山。用甲卯及單卯取釣魚嶼。南風,東湧放洋,用乙辰針,取小琉球頭,至彭家,花瓶嶼在內。正南風,梅花開洋,用乙辰,取小琉球,用單乙,取釣魚嶼南邊;用卯針,取赤坎嶼;用艮針,取枯美山;南風,用單辰四更,看好風;單甲十一更,取古巴山(即馬齒山、是麻山)、赤嶼;用甲卯針,取琉球國為妙。」(《順風相送》之向達校注本,系根據牛津大學藏本抄出,與另一部航海書《指南正法》合成一書,題為《兩種海道針經》,由北京中華書局一九六一年出版 )。
上錄不僅是目前世界上所存最早記載釣魚嶼屬中國海域範圍及中國海船活動之領域的文字,同時也是較詳細地記載由福建往琉球航線上的各島嶼名稱、航向(針位)、里程(更)的珍貴文獻。由於該文獻涉及許多明代航海術語和專業名詞,以及中國與琉球的島嶼名稱,因此要準確地理解該文文意有一定的困難。近年出版的有關釣魚島列嶼的論著和文章,提到或引用《順風相送》這段文字者不少,但真正解通者至今未見,且往往產生誤解者亦復不少。鑒於該文獻對我們瞭解釣魚島列嶼的主權歸屬極有幫肋,筆者不揣淺陋,權作解人,試將該文所記島嶼略作考釋如下。
通觀全文,結合前引「序」中「累次校正針路」之語,知這篇文獻是對福建往琉球的航線作多次查勘的航海記錄,據筆者所考,前後共有五次,最後一次(即第五次)則為直航至琉球國那霸港的記錄。

(一)太武放洋,用甲寅針七更船,取烏坵,用甲寅並甲卯針。

  按此處提到的 “太武”,即太武山。在福建金門島為北太武山,鎮海角為南太武山,為海船啟碇出航之港口。放洋(或作開洋),指海船從某港口啟碇出洋。
 “甲寅針”,系指羅盤針上的一個方位。考針位圖之繪製,系根據羅盤針之方位而定。該方位又根據我國之地支(十二支)、天干(取八幹,除去居中央的戊、己不計)、八卦(取乾、坤、艮、巽四卦。坎、離、震、兌不計),配合而成二十四向,即子(正北,三百六十度)、癸(北偏東、十五度)、丑(東北偏北,三十度)、艮(東北、四十五度)、寅(東北偏東,六十度),甲(東偏北,七十五度)、卯(正東,九十度)、乙(東偏南,一百零五度),辰(東南偏東,一百二十度),巽(東南,一百三十五度)、巳(東南偏南,一百五十度)、丙(南偏東,一百六十五度)、午(正南,一百八十度),丁(南偏西,一百九十五度)、未(西南偏南,二百一十度)、坤(西南,二百二十五度)、申(西南偏西,二百四十度)、庚(西偏南,二百五十五度)、酉(正西,二百七十度)、辛(西偏北,二百八十五度)、戌(西北偏西,三百度)、乾(西北、三百一十五度)、亥(西北偏北三百三十度)、壬(北偏西,三百四十五度)。每向相隔,合圓周十五度。據張燮《東西洋考》卷九「舟師考」云:指南針「或單用,或指兩間」。所謂「單用」,即單針方位,如「單甲針」,即為東偏北,七十五度;所謂「指兩間」,即取其兩針間方位是也。如「甲寅針」,即為東北東,六十七點五度。由此類推。
 “七更”的「更」,系我國航海的計時方法,一般用沙漏,上筒沙盡,下筒沙滿,其時間恰是一晝夜十分之一,稱為一更,一日二十四時為十更,每更合兩小時半(一百四十四分鐘)弱,大約行程六十里。但這也不是絕對定數,要視流水順逆、風汛急慢而定。陳倫炯《海國聞見錄》上卷「南洋記」云:「以風大小順逆較更數,每更約水程六十里,風大而順則倍累之;潮頂風逆則減退之。」《指南正法》「定船行更數」條亦云:「凡行船,先看風汛順逆,將片柴丟下水,人走船尾,此柴片齊到,為之上更,方可為準。每更二點半約有一路,諸路針六十里,心中能明此法,定無差誤。」黃叔璥《台海使槎錄》卷一「水程」則云:「船在大洋,風潮有順逆,行使有遲速,水程難辨;以木片於船首投海中,人從船首速行至尾,木片與人行齊至,則更數方準。若人行至船尾而木片未至,則為不上更;或木片反先人至船尾,則為過更,皆不合更也。」可知每更約為水程六十里,只是一個大概的平均數,實際上在行船時往往根據風潮順逆而有倍累或減退的情況。
 “烏坵”,即烏坵嶼,亦作烏龜嶼,在福建湄洲灣外湄洲島之東,南日島之東南,為閩海航線上之重要島嶼。《海國聞見錄》上卷「天下沿海形勢錄」云:「閩之海……外有南日、湄洲;再外烏坵、海壇。所當留意者,東北有東永,東南有烏坵。」按「東永」即東湧,與烏坵同為閩海屏障及開洋之所。

(二)正南,東牆開洋,用乙辰,取小琉球頭;又用乙辰,取木山。

  按此處提到的 “東牆”,地點不詳。蕭崇業「琉球過海圖」繪有東牆山,位於梅花所與平佳山(筆架山)之間。章巽《古航海圖考釋》「圖五十九」亦繪有東牆,位於菜嶼之東。查《海國聞見錄》下卷「沿海全圖」之福建沿海部分繪有菜嶼,其東側為湄洲,疑東牆即為福建湄洲灣之湄洲島。此島自宋以後建有媽祖祀廟,知歷來皆為海船啟碇出航之港口。又,《鄭和航海圖》繪有東牆,位於烏坵及南日島北。
 “小琉球頭”,或稱「小琉球」(如陳侃《使琉球錄》有「九日,隱隱見一小山,乃小琉球也。」)為福建往琉球必經之望山。位於臺灣北端基隆港外。據梁嘉彬《小琉球考》云:「小琉球在臺灣,南北皆有之,其南者位屏東縣東港外西南海中,有小島曰琉球嶼。昔屬鳳山縣,稱小琉球社,今屬屏東縣,稱琉球鄉,俗稱小琉球。此外在臺灣北端,別有名小琉球者,為明代自福建;或廣東,開往琉球;或日本船隻,所必經處,與屏東小琉球迥異。明人記錄稱之曰「山」、「嶼」不一。其地望蓋指雞籠頭山也。」(載《臺灣文獻》第十九卷一期)。向達校注《兩種海道針經》(第213頁)「小琉球」條云:「小琉球、小琉球頭以及十一畫之琉球仔,當指今臺灣南部西海岸枋寮口外之琉球嶼而言。」此說與梁嘉彬相左。對此,筆者曾求證於臺灣師大歷史系王家儉教授,雲現今基隆港外仍有一小嶼名小琉球,為旅遊點。筆者近日又見一九八一年臺灣內政部地政司編繪的《中華民國臺灣區地圖集》之基隆市圖部分,在基隆港外花瓶嶼旁,有一小嶼名基隆嶼(Chilung Yu),即當日所稱小琉球頭是也。知梁嘉彬、王家儉所說為確。
 “木山”,當指琉球南部之八重山,又稱北木山。據徐葆光《中山傳信錄》卷四:「八重山,一名北木山;土名彝師加紀,又名爺馬,在太平山西南四十裡,去中山二千四百里。由福建臺灣彭家山,用乙辰針至八重山。……山較太平尤饒裕;多樫木、黑木、黃木、赤木、草席。」又前引向達校注本「木山」條云:「木山在福建海上東湧即東引附近。」查《鄭和航海圖》、陳倫炯《海國聞見錄》「沿海全圖」、章巽《古航海圖考釋》「福建地方圖」,東湧附近皆無木山,不知向達之說何所據?

(三)北風,東湧開洋,用甲卯,取彭家山,用甲卯及單卯取釣魚嶼。

  按此處“北風”,如用甲卯針取彭家山,當系逆風。由東湧至彭家山必須南風方可達。
 “東湧”,即福建三沙灣外東南方之東引山,《海國聞見錄》作「東永」。
 “彭家山”,亦作彭佳山、彭嘉山,即今臺灣北端之彭佳嶼,位於東經一百二十二度至一百二十二度三十分;北緯二十五度三十分至二十六度之間。為福建往琉球必經之望山。
 “釣魚嶼”,亦作釣魚台、釣嶼、釣魚山,今稱釣魚島者。位於我國東海中部隆起地帶,東經一百二十三度三十分至一百二十三度四十分;北緯二十五度至二十五度五十分之間。海拔三百六十二米,面積約三點九一平方公里。東距彭佳嶼九十海裡,西距琉球八重山之西表島八十八海里。

(四)南風,東湧放洋,用乙辰針,取小琉球頭,至彭家,花瓶嶼在內。

   按此處的 “彭家”,即彭家山;“花瓶嶼”,在小琉球頭至彭家山之中途,位於北緯二十五度二十六分,東經一百二十一度五十六分。

(五)正南風,梅花開洋,用乙辰,取小琉球;用單乙,取釣魚嶼南邊;用卯針,取赤坎嶼;用艮針,取枯美山;南風,用單辰四更,看好風;單甲十一更,取古巴山(即馬齒山、是麻山)、赤嶼;用甲卯針,取琉球國為妙。

  按此處的 “梅花”,即梅花千戶所,簡稱梅花所,明時設,位於福建閩江口,為明冊封使船啟碇航海之港口,入清後因水淺沙積,改由五虎門外東沙島開洋(程順則《指南廣義》雲:「福州往琉球,由閩安鎮出五虎門,東沙外開洋。」)。
 “小琉球”,即前述之小琉球頭。又,明代有稱臺灣為小琉球,那霸為大琉球者。明代西洋人的海圖往往以Lequio Mayor稱琉球;以Lequio Menor稱臺灣(詳參中村拓《禦朱印船航海圖》第47l頁,原書房,一九七九年)。
 “赤坎嶼”,即今我國東海中部隆起地帶之赤尾嶼,為釣魚島列嶼之一小嶼。在東經一百二十四度三十分至一百二十四度四十分;北緯二十五度五十分至二十六度之間,海拔八十一米。陳侃《使琉球錄》、郭汝霖《使琉球錄》、鄭若曾《籌海圖編》、蕭崇業《使琉球錄》皆作「赤嶼」;鄭舜功《日本一鑒》、鄭若曾《日本圖纂》亦作「赤坎嶼」。另,《鄭開陽雜著》、《指南廣義》又作「赤嶼」。
 “枯美山”,亦作古米山、姑迷山,即今琉球之久米島,為琉球西南邊界上之鎮山,亦是福建往琉球必經之望山。
此處之「看好風」,即海船在迷失方向後辨認風向以定針位(航向)。據《中山傳信錄》附《針路圖》記「自姑米山單卯針取馬齒山」。此處用單辰,顯然偏離航向,後改單甲,十一更後始達馬齒山。據伊地知貞馨《沖繩志》「地理志」云:「久米島在那霸之西四十八里。」此處的「里」為日本里。又據周煌《琉球國志略》卷四上「姑米山」條云:「久米島在國西四百八十里。」此為舊航海里(一里相當於今零點一四海里),正常情況下六更可達。蓋因枯米山下礁多水急,如遇風向不對,多迷失航向,頗費周折。陳侃《使琉球錄》記,海船經古米山,遇逆風退航,又迷失針路,飄流至沖繩島以北之伊平屋島(熟壁山),費時十四天后始輾轉抵達那霸港;蕭崇業《使琉球錄》記,由枯美山用乙卯針,六更取馬齒山,為針路正確下順利抵達。
 “古巴山”,即《指南廣義》所記之「姑巴甚麻山」,亦即是今日琉球慶良間列島之久場島,為福建往琉球航路上之望山(由古米山至那霸中途)。程順則《指南廣義》「琉球歸福州」條云:「由那霸港用申針放洋,辛酉針一更半,見姑米山並姑巴甚麻山。」知该山距那霸只有一更半路程。古巴山、姑巴甚麻、姑場島、久場島,用琉球语发音皆作「くばしま」(Kubashima),故名称常相杂用。姚文棟《琉球地理小志》(照日本明治八年官撰地書譯出》記:「姑場島在赤島之西南三十町餘,東西十五町、南北二十町,高九百十六尺。」为庆良间列岛中最高峰。查一九七○年日本讲谈社版《日本の文化地理》卷十七附图「冲绳」之庆良间列岛中最高峰为久場島,海拔二百六十九米。且位于赤岛(即阿嘉岛)之西南,知姑場島即为久場島;另伊地知贞馨《冲绳志》之「地图第七」绘有「コハ岛」,位于「阿嘉岛」之西南,按即是久場島。但此久場島絕非今日本政府所稱「尖閣列島」之一的久場島(即黃尾嶼),因前者在釣魚島與古米山之間,且海拔為一百一十八米;而後者卻在古米山與那霸港之間,屬慶良間列島(即東西馬齒山),海拔為二百六十九米。按東馬齒山即今慶良間列島之渡嘉敷島。
 “赤嶼”,在古巴山東北,往西馬齒山(今座間味島)途中。亦名赤岛、阿嘉岛,因「赤」的琉球语发音为「あか」(Aka),音读即为「阿嘉」,属庆良间列岛,海拔一百九十三米。大槻文彦《琉球新志》)(一八七三年)附图绘有赤岛,位于计罗摩岛ケラマ(即庆良间列岛);一八七六年日本陆军参谋局绘制的《大日本全图》亦标作「赤岛」,伊地知贞馨《冲绳志》、讲谈社一九七○年版「冲绳」地图皆作「阿嘉岛」。此處「赤嶼」與釣魚島列嶼之「赤嶼」(即赤尾嶼)因同在福建往琉球的航線上,故常被混而為一。如吳天穎《甲午戰前釣魚列嶼歸屬考》將此「赤嶼」等同於「赤坎嶼」也即是「赤尾嶼」,實誤(見吳氏書第26頁)。
從以上五次航海查勘記錄看來,前四次皆為校勘福建海域範圍各島嶼針路,目的是要尋找正確通往琉球那霸港的航路。其中第一次只是從廈門到烏坵嶼(福州的半途),屬福建沿海航行。第三次航程較遠,到達釣魚島,屬福建邊沿海航行。據上可知,明代初期我國海船活動之領域,包括太武山、烏坵、東湧、東牆、小琉球頭、彭家山、釣魚嶼等,皆在福建海域的範圍之內,且以東湧為中心(稍後移至梅花所),至釣魚嶼各島嶼,皆有針路可達。最後一次是由梅花所直航那霸港,沿途所記各島嶼的名稱十分清楚(包括琉球境內由枯美山至那霸途中的各小島);所用針位,據筆者對照海圖校勘,除第二次由東牆開洋,用乙辰針取小琉球頭這段略有偏差外(蓋因東牆之準確地點無法考辨,故筆者疑為東湧之誤),其餘皆準確無誤。足證《順風相送》在我國航海史上具重要之價值。


三、《指南正法》所記 “釣魚臺”考


《指南正法》為清初言航海針經之書,作者不詳。該書在清初已有抄本流傳。據向達氏所考,《指南正法》附在清初盧承恩和呂磻輯的《兵鈐》一書後面,開花紙舊抄本,鈐有「曾存定府行有恥堂」的圖書。盧承恩是清康熙時廣東總督盧崇俊之子,《兵鈐》一書有康熙八年(一六六九年)何良棟的序。
《指南正法》成書或附入《兵鈐》之後,可能比何良棟的序晚一些。因此,向達氏推斷《指南正法》的成書當在清康熙末年即十八世紀的初期(參看向達校註《兩種海道針經》第4頁。中華書局一九六一年版。)英國牛津大學波德林圖書館(Bodleian Library)有藏抄本。向達氏將該書抄回,與《順風相送》合為一書,以《兩種海道針經》為題,由中華書局於一九六一年出版。本文所據《指南正法》,即為中華書局版。
《指南正法》之「福州往琉球針」有記 ““釣魚臺”事云:

「梅花開舡,用乙辰七更,取圭籠長。用辰巽三更,取花矸嶼。單卯六更,取釣魚臺北邊過。用單卯四更,取黃尾嶼北邊。甲卯十更,取枯美山。看風沉南北用甲寅,臨時機變。用乙卯七更,取馬齒北邊過。用甲卯寅,取濠灞港,即琉球也。」

“圭籠長”,即雞籠。按閩南語中「圭」與「雞」發音相同。圭籠長當屬今臺灣北端之基隆嶼,向為福州往琉球必經之望山。
“花矸嶼”,即花瓶嶼。按閩南語中「矸」即是「瓶」,如酒瓶作酒矸。
“釣魚臺”,即今釣魚島。
“黃尾嶼”,即今黃尾島。
“枯美山”, 即今琉球久米島。
“馬齒”, 又稱馬齒山,即今琉球慶良間列島〝。
“濠灞港”,即今琉球那霸港,亦稱濠港。

為更好地理解此“針路”,茲將上文解釋如下:
「海船從福建閩江口梅花千戶所啟航,航向用東南偏東(一百一十二點五度),航行十七時,約四百二十裡,船抵台灣北端之雞籠山。由雞籠山繼續航行,航向取東南微偏東(一百七十二點五度),航行七時半,約一百八十裡,船抵花瓶嶼。海船由花瓶嶼繼續航行,航向用正東(九十度),航行十五時,約三百六十裡,船從釣魚臺北邊經過。由釣魚臺北邊繼續航行,航向不變,航行九時半,約二百四十裡,船從黃尾嶼北邊駛過。海船從黃尾嶼繼續航行,航向取東微偏北(八十二點五度),航行一晝夜,約六百里,船抵久米島。海船從久米島繼續航行之際,必須仔細辨認風向(航向亦須根據風向的變換而更改),然後航向用東微偏南(九十七點五度),船從馬齒山北邊駛過。由馬齒北邊繼續航行,航向大致保持東偏北(六十至九十度之間),即可航至琉球那霸港。」
上文雖沒有明確表示中、琉之間的領土分界,但還是有跡可尋,值得注意的是,作者記釣魚台、黃尾嶼,清楚準確地使用了中國名稱。而記琉球方面的久米島,則用「枯美山」,其寫法不同於前冊封使錄所記之「古米山」或「姑米山」,顯然是作者根據琉球舟子或當地琉球人的讀音書寫而來的。由此亦可看出,在《指南正法》的作者筆下,「枯美山」乃屬琉球者。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鄭海麟專欄 所有的時間均為 香港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Web Hosting Service Provided by Soweb.net


The Original Author of this Forum programe is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