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香港保釣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關於英國軍艦申請登陸釣魚島的幾個問題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鄭海麟專欄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2

發表發表於: 十一月 星期一 04, 2013 12:18 am    文章主題: 關於英國軍艦申請登陸釣魚島的幾個問題 引言回覆

七、 關於英國軍艦申請登陸釣魚島的幾個問題

據可靠的琉球歷史文獻,在日本用武力吞併琉球的三十多年前,英國軍艦要登陸琉球群島和釣魚台列嶼、花瓶嶼等東中國海沿岸諸島嶼,必須事先通過設在福州的琉球館向福建布政司提交申請,即必須事先獲得中國政府(當時琉球為中國屬邦)允許後才可登島,有史為證。

1845年6月,英國軍艦沙馬朗(Samarang)號從琉球國的八重山群島之與那國島出發,14日到達石垣島。當晚,艦長愛德華打開航海圖尋找Hoapin-San(花瓶山的閩南語發音)以定航向,這次的航海目的是要測量由花瓶山到釣魚台列嶼的水文地理。15日,他們來到釣魚台,艦長誤認為就是Hoapin-San,因為據該艦長的測量報告,這個Hoapin-San的海拔高度為1,181尺,合363米,與現在的釣魚島正好相當,而花瓶山的海拔高度只有51米。次日,該艦前往黃尾嶼,艦長以為即是Tiau-Su(釣魚嶼的閩南語發音),並測定該嶼的海拔高度為387尺,合118米,知即是今之黃尾嶼。這次測量的結果,由愛德華艦長寫成詳細紀錄,於1848年在倫敦出版(Narrative of the Voyage of HMS Samarang During the Years 1843-46, by Captain Sir Edward Balcler; London,1848),這大概是世界上最早對釣魚島列嶼所作的一份科學調查報告。1855年,英國海軍根據這份紀錄製成海圖出版,收入《台灣與日本間的島嶼及其鄰近海岸》(The Islands Between Formosa and Japan with the Adjacent Coast of China;1855)一書。(參看井上清《「尖閣」列島—釣魚台群島的歷史剖析》,日本第三書館1996年10月出版)。
有關英國軍艦沙馬朗號前往八重山及釣魚島列嶼測量水文地理之事,筆者在琉球第一部編年史《球陽》卷廿一中找到旁證。據《球陽》記載,沙馬朗號艦長為登島測量之事曾通過英國駐福州領事館領事李太郭和琉球國中山王駐福州琉球館官員向福建布政司提交申請,允准後始得前往測量。現將其譯述如下:
尚育王十年(1844年)十一月十五日,駐紮福州城內積翠寺英吉利國領事李太郭,將文書一道交給在閩存留通事魏學賢,轉傳本國官吏,其文如下:道光廿一年九月廿四日奉硃批,俱照所議辦理。茲因大清大皇帝,大英君主,欲以近來不和之端解釋,息止肇釁,為此議定設立永久和約。同時附有致琉球國照會文書一件,其文云:「大英欽命領事正三品,駐紮福州李,為與貴國兩相和好,本領事由盡心願施貴國官民之平安,但大英戰船常往趕海盜、探水、度量地方畫圖,恐貴國官民見戰船懼怕,今特繼來文憑一紙,若船官要水菜,均約價錢,公道交易,貴國官民不可拘禮,此照。」



尚育王十一年(1845)五月初二日,一艘異國船在與那國島的祖納村洋面出現,大船放下舢板,乘載十三人前來古保良濱。初三日至初五日,有五人上岸來到山野間到處巡看,然後插上白旗,用望遠鏡視察四方,至黃昏始回舢板寢宿。初六日,有異人十一名,華人一名,坐駕舢板上岸。時有與那國島人,其人曾學官話(即中國語—筆者注)者,問其來歷,據華人口稱,該船為大英國之船隻,全船人數二百員。(此記事用陰曆,如換算成陽曆,則與沙馬朗號航海記錄的日期相合,知即為該艦無疑--筆者注)



本年(1845年)「接貢船入閩之時,披陳英吉利國船來到本國事情,移咨於福建布政司」條載:「此年夏,貢船閩回之時,存留通事魏學賢將駐紮福建大英國領事李太郭文書一道移報於國,內云:該國與本國相結和好,度量地方等事,且上屆癸卯年(1843年)以來,英國船隻來到八重山、太平山兩島度量地方。又英人經將該文書接給在閩存留魏學賢轉傳本國,有事有據。故該英人在國之時,披陳本國實情,備具文書一道,懇請停止其巡行本國暨屬島丈量地方,隨准所請。又該存留魏學賢在閩,經將英人文書報明海防官,若不將英人來到本國事情咨明福建布政司,誠恐事實不符。故百官會議,備具英人來到本國事情咨明福建布政司,轉詳都撫兩院。」


上述英國海軍檔案史料和琉球國正史,可為中國自古擁有釣魚島列嶼領土主權提供如下證據:

第一、在日本人吞併琉球以前,英國人想登陸釣魚島,事先必須通過福州的琉球館向福建海防官(即布政司和都撫兩院)提交申請文書,即必須徵得中國政府的同意,而不是直接向琉球國中山王府提交申請,這清楚地表明釣魚島並非「無主地」,其主權屬於中國。

第二、從英國軍艦愛德華船長使用的海圖上看,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名稱全都用福建話發音的中國命名,可見發現、命名和使用這些島嶼的「原始權利」應是中國人而不是日本人。

第三、當年的文書往來說明,日本在吞併琉球以前,琉球人和英國人都知道,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是中國的島嶼,英國人前往登島調查,如果不向中國政府提出申請,是違反法律的。同時也表明,在琉球和台灣之間,根本不存在 「無主地」。

第四、「沙馬朗」號經中國政府批准登陸釣魚島之後39年,即1884年,有日本人聲稱首次登上釣魚島,發現該島為「無人島」,並將其視為「無主地」,完全是罔顧歷史和曲解國際法,純屬無稽之談。

附 錄:
與東京財團理事長秋山昌廣會談

(時間:2013年5月16日下午3時至5時;地點:北京馬可波羅酒店)


秋山昌廣:鄭生日語講得很好,又是研究尖閣列島問題的專家,請問中國宣稱對尖閣列島擁有主權,有什麼確鑿的證據?我們日本政府認為,在尖閣問題上,日本與中國不存在領土問題,與台灣倒是有些問題可以協商,比如漁權,因為它涉及到海洋法規定的專屬經濟區問題。

鄭海麟:首先我想送兩本書給秋山先生,一本是中華書局出版的我寫的《釣魚島列嶼之歷史與法理研究》,一本是香港版的增訂本,書中有大量的歷史文獻和地圖可以證明中國很早就發現、命名、使用釣魚島(即你們說的尖閣列島),比如1403年前後成書的《順風相送》、1562年出版的《籌海圖編》、1863年出版的《大清一統輿圖》,都清楚表明中國早就命名和使用釣魚島,並將其劃入版圖(我將書上的地圖翻開,逐一指出給秋山先生和他的助手小原凡司先生看)。

秋山:看來鄭生蒐集了不少這方面的資料,但在日本方面看來,附上島名並不等於這些島嶼就是你的領土,如果僅僅是附上島名,沒有進行有效管理,也不能說明這些島嶼就是你的。這種情況在各國都有。事實上,自從1895年到1952年,這些島嶼上一直有日本人居住,並且進行漁業開發和有效管理。中國人有在島上生活過嗎?沒有吧?

鄭生:原因是自1895年之後,由琉球到台灣,這一系列的島嶼都被日本用武力兼併,劃入版圖,中國人根本不可能登上島去開發。不過,在這之前,中國人留下了大量的有關釣魚島的資料紀錄,並且實際管理這些島嶼。我最近查到琉球的歷史檔案,即根據《球陽》卷廿一記載,1845年6月,英國軍艦沙馬朗號要求登上釣魚島等島嶼進行水文地理的測量,事先曾通過英國駐福州領事李太郎向福建布政司提出申請,允准後才登島,這些史料證明中國政府對釣魚島是有管轄權的,這點早在1845年時期英國人都知道,我的研究報告正好在今天出版的《京華時報》發表了,中國的所有網站都轉載了,你可打開今天的人民網看看(小原用IP打開人民網查到這條報導)。

秋山:這種說法我第一次聽到,這條史料對我們日本也很重要,我回去要請尾崎先生好好研究研究,他是目前研究尖閣列島最有代表性的學者,你的書可不可送他一本,由我轉交給他?

鄭生:可以,附上我的名片,以便聯繫。另外,日本橫濱大學的村田忠禧也研究過釣魚島問題,還有奧原敏雄。如有可能在一起討論最好。

秋山:中國方面除鄭生外,有沒有比較有份量的研究者?因為在日本學界看來,中國學者寫的文章在史料上都不可靠,包括刊登在《人民日報》上的文章(小原拿出5月8日《人民日報》刊登的釣魚島文章),所以,日本學界和民眾普遍認為中國方面拿不出有力的證據,因此才編造假史料,或者通過曲解史料來證明該島屬於中國。

鄭生:其實中國方面能夠證明釣魚島屬於中國而不屬於日本的史料很多,在我的書中就有很多,比如1810年日本出版的《輿地全圖》就把釣魚台、黃尾山、赤尾山放在台灣的右上角,很明顯就將其視為台灣周邊的附屬島嶼。此外還有英國、法國、美國出版的地圖也是這樣認為的。不然英國軍艦登釣魚島事先為什麼要向中國申請呢?至於中國學者的論文出現史料錯誤,這也只能說是局部現象,我也曾寫文章批評指出過,建議寫釣魚島的文章一定要嚴謹。因為我知道日本學界很嚴謹,法眼很高,我是受過京都學派和東京學派嚴格訓練的。因此我引用史料非常嚴謹,每條結論都要有多重證據,不可靠的史料我是絕對不用的,中國學者的文章誤讀史料甚至曲解史料的我也一一寫文章指出,我認為沒有必要這樣做,據我的研究,中國方面有大量的史籍可以證明在1895年日本吞併釣魚島和割據台灣之前,中國人早已將釣魚島劃入版圖和實施管理。1895年之後又另當別論,因為連台灣都給日本佔據,遑論釣魚島?

秋山:鄭生多少年沒有去過日本了?我倒是很希望鄭生到日本與我們研究尖閣列島的學者進行深入的交流,對於這個問題我個人認為必須日本、中國、台灣三方面的學者坐下來好好談談。先從學者開始把這個問題搞清楚,然後才上升到政府的層面去談,我們東京財團近年來出版了好幾冊名叫《島嶼研究ジヤ一ナル》的論文集,在創刊號中我有寫論文,包括尾崎重義、谷口智彥、秋元一峰都有寫論文,其中尾崎重義是研究尖閣列島的最重要的角色。《島嶼研究ジヤ一ナル》出版了第二卷第二號,2013年4、5月間出版的。另外,秋元一峰是位退休將軍,他也在致力研究島嶼問題,可惜奧原敏雄太老了,90歲了,我們沒有再請他寫了,你提到的村田忠禧,大概是位年輕人,我們不認識。台灣學者宋燕輝倒有過接觸。

鄭生:我在2004年去過日本,之後便再也沒有去過了。我在日本做研究主要是在1990年至1995年之間。所以對日本學界目前的情況也不太熟悉,倒是很希望兩國學者多交流。我們香港亞太研究中心計劃在6月18日至20日在香港舉辦《東亞當前形勢與周邊安全》研討會,希望邀請秋山先生出席。

秋山:6月19日我將出席俄羅斯的一個會議,恐怕不能參加,小原可以參加。最後我想問問鄭生,如果將尖閣問題提交國際法庭仲裁,日本和中國那方面比較有勝算的把握?如果中國方面有這一意願,我可以向日本政府方面提出建議?

鄭生:勝算很難說,雙方互有利弊。但我想中國方面是非常願意將此問題提交國際法庭仲裁的,不過,日本恐怕不願意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鄭海麟專欄 所有的時間均為 香港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Web Hosting Service Provided by Soweb.net


The Original Author of this Forum programe is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