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香港保釣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说说李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講東講西、談天說地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文心
滑板
滑板


註冊時間: 2006-07-25
文章: 4

發表發表於: 八月 星期一 07, 2006 3:06 pm    文章主題: 说说李贺 引言回覆

提到李贺,无数冷艳的词句,幽寒的诗篇,冥幻的色彩一时迸发。那些上天入地的想象,香草幽兰的比喻,哀怨孤愤的情怀交织成一个秾妙瑰奇的世界。

  少年时,最喜欢李贺南园十三首里的男儿何不带吴钩。虽然不是男儿,但那收取关山五十州的凌云壮志,对文弱书生的鄙夷,一朝沟垄出,看取拂云飞的冲天豪气却同出一撤。初中毕业写纪念册时,最喜欢写的两句话就是少年心事当拿云,谁念幽寒坐鸣呃。一样英雄气概,一样气吞山河,一样都是往昔。

  曾经看试手,苍茫大地我主沉浮。傲长空,古往今来我正乾坤的少年心事渐渐被“夜来霜压栈,骏骨折西风”,被“君王今解剑,何处逐英雄”的悲愤所代替。天荒地老无人识,一生愁谢如枯兰。从此中国文化史上多了一个排古盖今,奇峭冷艳的鬼才。

  像一颗流星,李贺排空而来,乘风而去,转眼流年,不过二十七载春秋。想来我都二十二岁了,年少时经天纬地的空梦渺渺而去,雄鸡一唱天下白的少年心境早已沉浮。这样的岁月蹉跎,略经人事之后重回首再读李贺,不禁百感交集。

  我曾自诩唯爱魏晋人,晚唐诗。魏晋人物或旷达自适,不同流俗;或清谈玄理,庄老遐思;要么逐色斗酒、放浪形骸;要么移情山水、栖息林下。这是何等的潇洒自在!晚唐诗意优美的意境,流丽的格调,那种人生颓唐中的洒脱,理想幻灭后的奇谲,深情中的流连,悲愤里的迷离,又是何等的风流!

  这两者才是中华文化里的真风流,高境界。我喜欢读晚唐诗,从十五岁起就喜欢杜牧,喜欢义山,喜欢长吉。严格来说他们都是中唐后期的诗人,长吉更早于前两位。那时,安史之乱已过,贞元元和之际,一批正直之士纷纷要求改革。此次改革虽然失败却促成“元和中兴”长吉就生活在这样一个危机日见严重却尚有希望的年代。这样的年代容易给人以错觉,就像我们这位满怀抱负,雄心壮志渴望凌烟阁上留踪迹的诗人,注定逃不脱命运的悲剧,怀才不遇的俗套,一生愁谢。

  读长吉的《秋来》,正是秋风无处起洛城的时候。“桐风惊心壮士苦,衰灯络纬啼寒素。谁看青简一编书,不遣花虫粉空蠹?”闻秋风吹叶而心惊,壮士何苦?灯花衰落寒夜凉,何人堪慰?好好的青史不过是虫蠹空残,有谁会悉心读取。世无知音,只好飞身上九霄下落黄泉,“思牵今夜肠应直,雨冷香魂吊书客。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阴冥世界,寻一个同调中人,香魂来吊,鬼唱鲍诗,恨血化碧。这奇特想象糅合起来的冥间,死亡,鬼怪寒夜交织成一个虚幻荒诞,幽峭冷艳的世界。好一个“秋坟鬼唱鲍家诗,恨血千年土中碧。”读之心惊,读之心撼,读之心痛!

  他的诗歌往往时空交错,物象频换,章句之间,忽起忽结,若断若续,起伏跌宕,无数神奇的幻想,秾艳的色彩,铺展开一个扑朔迷离,变幻莫测的诗境。

  比如《天上谣》,比如《梦天》,比如那“天河夜转漂回星,银浦流云学水声”,再比如“南风吹山作平地,帝遣天吴移海水”惊天动地逗秋雨的想象,随风骋入原野去的大气使他的诗颇有点太白世界,楚骚遗风。

  偶然想起,幼时读唐诗三百首,似乎并没有收录李贺的诗。蘅塘退士是否是惮于李贺诗之诡谲,冷峭无双而怕录进来震慑幼童?

  太天纵奇才的人往往不能善终,27岁的李贺据《唐才子传》说是“上帝新作白玉楼成,立召君作记也。”应召而去。好的,长吉,愿秦妃卷帘,王子吹笙,天河流转,玉树仙枝,粉霞兰苕青州处,你把酒临风,遥望齐州九点烟。从此后,再不用衣如飞鹑马如狗,临岐击剑生铜吼。从此后,更变千年如走马,能伴青娥逐彩云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講東講西、談天說地 所有的時間均為 香港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Web Hosting Service Provided by Soweb.net


The Original Author of this Forum programe is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