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香港保釣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袁竹林武漢追思會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保釣行動委員會、史維會活動公告 / 有關釣魚台 新聞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7

發表發表於: 七月 星期六 01, 2006 10:00 am    文章主題: 袁竹林武漢追思會 引言回覆

2006年6月24日,我會代表二人前往武漢參加袁竹林女士的追思會,為她送行;袁女士於3月29日不幸在湛江寓所睡覺中去世,追思會兩個月後才在她的故鄉武漢舉行,本會對袁竹林勇者的風範,致以最高敬佩,哀思袁女士煙花三月一段悲慘的遭遇.......

追思會在袁女士所屬的一所小小的鄉村教堂舉行,到來的有她的家人、朋友包括中國慰安婦研究中心的陳麗菲女士、保釣行動委員會代表柯華和關蝶影、「血淚蓋山西」作者班忠義、中國向日索償第一人童增...等等二十多人,場面哀傷,每個人都感動流淚,袁女士的養女程菲更泣不成聲,童增先生唸悼詞時都忍不住淚水了......

一個壯嚴的彌撒緊隨著追思會進行,袁女士接受了神父的祝福,骨灰安放在教堂的靈櫃,眾人向她告別了。

以下是追思會的一些圖片:














養女程菲的悼詞: 

悼念媽媽

媽媽,小毛我今天在你生前所信仰的天主教堂為你送行。你的親人,你的生前友好,不辭辛苦,長途奔波,都到這堥荓巧嬪A,向你告別。
媽媽,你是苦難的一生,坎坷的一生,是世上最苦的女人。當你在花季少女之時,就被日寇強迫充當慰安婦,受盡了蹂躪、淩辱,飽受了肉體及精神的折磨。在這期間,你失去了唯一的兩歲大的親生女兒,又喪失了生育能力。日本雖然投降了,你卻承受著日本侵華戰爭帶來的永遠無法癒合的創傷,苦苦地掙扎著、抗拒著。你的人生曲曲折折,悲歡離合,一直過著顛沛流離、遭人歧視的非人生活,你卻頑強地活著,將我這養女拉扯養大,我感謝你,媽媽﹗
媽媽,你人生的最後十年,是最有意義的。1996年初,你勇敢地站了出來,公佈了自己那段不堪回首的悲慘遭遇,發出了討還公道,要日本政府賠罪、賠償的正義呼聲,它代表了中華大地上慘遭日寇蹂躪的數以萬計慰安婦的共同願望﹗

1998年你以76歲的老邁之身,赴香港參與保釣行動委員會口述歷史會報活動,向社會宣講你的苦難史,將埋在心中五十多年的痛苦、仇恨傾吐出來。接著,又由何俊仁先生陪同前往加拿大參加“世界抗日戰爭史實維護聯合會”,向各人權組織、華僑團體控訴日本軍國主義的罪行。
2000年由中國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主任蘇智良先生陪同,去日本東京出席“女性國際戰犯法庭”及“國際公聽會”,證實做慰安婦的那段歷史,控告當年日軍的罪行。
2001年又去香港參加“日軍戰時暴行見證會”,向來自世界多個國家的歷史學人作了慰安婦遭遇的親歷彙報。
2005年,83歲的你再度去香港,參加“抗戰結束60周年”紀念活動,又一次機會,痛陳多年默默忍受的哀怨和忿恨,控訴侵華日軍暴行,為歷史作見證。

媽媽,我知道,你人生最後的十年,心中還是很欣慰的。因為你的對日索賠活動,不僅得到了許多真誠而善良的愛國人士、友好人士道義上的聲援和關切,更得到了祖國大陸、香港及日本不少民間組織、媒體、記者的大力支持、實質性的幫助。

你忘不了,是童增先生的《索賠潮,起於民間》一文,激起你走上了艱難的對日索賠之路;是他將你介紹給社會。
你忘不了,是班忠義先生千里迢迢從異國他鄉第一個走近你身旁,帶來日本友好人士的關愛及援助,十年如一日。
你忘不了,香港作家李碧華女士費了許多周折幫你找到了你曾掛念的前夫,並親自陪你前去山東與他見面,了卻了你的一樁心願。李碧華女士,以及她的讀者們2000年又支持你前去日本法庭控告,援助你前往的路費。
每當你去香港,在香港逗留的日子,是你最開心的日子。關愛你的人士及保釣行動委員會成員,都會在百忙之中抽時間看望你、陪伴你,逗你開心。在一片歡聲笑語之中,你也像孩童一樣高興地笑了、樂了。在我記憶中,你從來沒有這麼開心過。他們愛戴你,尊重你,每次見面總是那樣地熱情款待,分別時卻又是那樣地依依不捨。
你常說,以上的人士都是你的親人和朋友。每當逢年過節,或是你生病住院時,他們打來電話,一個問候,一個祝福、一個詢問、一個關愛,都會給你帶來無比的喜悅,讓你長久地沈浸在甜美的回味堙C
我知道,近年來國內也有不少人士關心你、幫助你,時常看望你,也給你帶來了許多歡樂。我由衷地表示感謝﹗
在你逝世的前一個月,曾在2000年日本“女性國際戰犯法庭”做檢察官的上海陳麗菲女士,在電話中跟你說︰日本的亞洲女性基金會願意以出錢幫助受害者的生活,而了結這一段歷史公案。你聽了後,表示的態度是︰“一、這個錢我們不能拿,我們拿了叫我們政府、國家,我們中國人的臉面往那堜鞢H我們就這麼貪錢?二、我就是餓死,也不能拿這個讓日本政府可以不認罪、可以賴帳的錢。我是被騙去的,我的小女兒活活餓死了,我一生都不能再生孩子,不能做一個母親。我的養女從小跟我在冰天雪地堥苦挨餓,抓泥土草根吃,這一輩子的苦,難道用錢就可以算得清嗎?我的苦、我的名聲,能用錢買得去嗎?”以上的對話,說明你一直是個有骨氣之人。
在你最後的歲月堙A你時常問我說︰“日本政府會不會給我們這些老人賠禮道歉啊?為什麼我們中國老人去了那麼多趟日本打官司,怎麼總是打不贏?我們中國政府怎麼不幫我們老人說話呀?”這些問題,我無法回答,我也找不著答案。你又對我說︰“小毛,我還能不能活到、等到日本政府認罪、賠償的那一天啊?怕是等不到、活不到了呀。”確實,媽媽你沒有活到,沒有等到那一天。2006年3月29日上午7點55分,你不幸於湛江寓所在睡夢中去世了。你是帶著未了的心願和深深的遺憾走的。

媽媽,我深深地愛著你,想念你。你的逝世,讓我第一次感受到失去最親的人之後那種深切的傷痛和悲哀。我自小與你相依為命、共同生活的情景,總是歷歷在目。那些日子將作為美好的記憶,永遠珍藏在我的心堙C你將永遠活在我的心中﹗

媽媽,你作為天主教的信徒,生前的願望是把骨灰安放在漢口聖若瑟堂。為了等你的朋友們能有時間遠道來送你一程,追思儀式才定在今天,2006年6月24日。媽媽,你安息吧﹗
最想念你的你的女兒 小毛
2006年6月24日

----------------------------
Arrow
本會副主席何俊仁的悼詞: 
悼袁竹林婆婆


三月二十九日上午七時五十五分,袁竹林婆婆走完了她八十三年的人生道路,溘然與世長辭了。噩耗傳來香港,我們香港「史維會」和「保釣行動委員」的同人都為這位八年多來與我們並肩作戰,向日本就戰爭罪行追討「謝罪和賠償」的摰友的逝世,感到無限的哀傷和悲痛!袁婆婆是中國人中第一人以大無畏的勇氣站出來,面對世界為自己被日軍在侵華期間逼作慰安婦的一段悲慘史作證。她以人生的最後八年,為曾受過日本皇軍殘害淩辱自己和同胞爭取公義,以殘缺的身軀奔走多地,用盡了自己每一口氣作了最有尊嚴的奮鬥。今天縱使如願未償,她總算對自己個人和民族歷史已有所交待,悄悄然安詳地離去,但卻遺下歷史的重擔與我們仍活著的一代,我們的心是多麼沉重呀!我謹以這篇短短的悼文回憶以往八年中,我和袁婆婆一起奮鬥的光景。

九八年,保釣行動委員會計畫邀請幾位住在山西而正透過日本正義團體的協助,向日本政府興訟的前「慰安婦」到香港參加我們的九一八研討會,但她們卻受到官方的阻撓無法成行。當時,我只得求助於在北京負責聯繫的童增﹝在九十年代初曾發動人大代表連署在人大提案要求日本道歉賠償而名噪海外的一位老人權益工作者﹞,他答應安排一位尚未成名住在漢口的「慰安婦」受害人以旅遊身份到港,這個決定便改變了袁竹林人生最後八年的命運了。

九月上旬,袁婆婆和養女程菲到了香港。與她詳談後,她說願意開記者會,把屈在心中五十多年自己被迫當「慰安婦」的遭遇向社會人士訴說,做一件身在大陸的受害人不能做的事。在面對著三十多個電視和相機的鏡頭,她起初顯然有點緊張。但當開始訴說自己的身世故事時,她便禁不著悲從中來,不斷下淚但仍以沙啞的聲音說下去….. 「在日占時丈夫失蹤,三歲大的女兒和六十多歲的父親因缺糧捱餓,自己只得拼命找工作,卻被騙到鄂城的一個軍區中說「洗衣服做雜務」,但竟然與十多個少女被困在一起,被迫當「慰安婦」,每天被數位甚至十數位日軍輪奸,如不服從,便被慰安所負責人打得遍體鱗傷,有了身孕便被迫作「青蛙跳」來自然墮胎,如未果,則要服藥打胎,這使自己胎部受創,日後無法再受孕。在這期間,她的父親和女兒都餓死了,消息有如晴天霹靂…..」
其後,再被一日本軍官獨佔,搬到一酒家中住但要經常陪酒陪宿。最後與一位因厭戰逃役的日本士兵相愛而一起逃跑,並躲藏起來過著極簡單、艱苦和安靜的生命。戰後,這位日藉愛人要回日本,但自己是中國人,故不願相隨,這雙戰地戀人亦因和平而永別了。

袁竹林淚的控訴帶來了不少社會迴響,一個多星期內,我與她出席了多個電視電臺的節目,報章的專訪,大學以至街頭的講座。袁婆婆悲哀的控訴,使聽者傷心,聞者流淚。袁婆婆的故事很快傳到海外,正藉世界史維會準備在多倫多召開世界大會,並計畫請一些戰爭罪行受害人和義助團體出席發言。當時負責人指已有菲律賓和韓國的慰安婦受害人答允出席作證,卻十分希望袁竹林能代表中國的受害人出席仔作證。袁婆婆當時是持著雙程證來港,簽證亦快已過期,又怎有護照出國呢! 我們雖極想協助,亦苦無良策。我最後便親自聯絡加拿大當時的亞太區事務部部長陳卓如﹝他是溫支聯的成員﹞我亦親訪加駐港領事誠懇切求助。最後,加拿大政府外交部罕有地發出了一張「部長證書」,作為袁竹林一次入加的證件,附帶條件是香港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必須陪同袁竹林入境和離境,我便在十月上旬帶同袁婆婆﹝義女只能留在香港﹞遠赴加拿大參加會議去了。

在多倫多短短的三天中,令袁婆婆印象最深刻和感動的,不單是大會與會者對她發言的熱烈響應﹝與會者不少為袁婆婆的身世下淚﹞,而是很多人對她的關懷、慰問;她走每一步路都有人扶著她;短短一天好受到了大量捐款﹝當然以她的生活水準來算﹞,推也推不了多位義工亦熱情地帶她遊覽多市及尼加拉瓜大瀑布,難怪她說幾十年來﹝除了養女外﹞從來沒有人這樣關懷和愛護她。有些熱心的加藉人士,包括議員更建議袁婆婆留下,他們會盡一切努力爭取她能以人道理由在加國居留,袁竹林都一一堅定和禮貌的謝絕了。在回航時,我對她說:「婆婆,妳真的不想留下嗎?」袁竹林回答說:「我留下便使你難堪了,而且我不想他們以為我為了離開中國才說出我的遭遇。」她這兩句有尊嚴的話使我畢生難忘!

不久袁竹林回到漢口的老家。九九年三月便傳來了她受到左鄰右媢鵀o公認是「慰安婦」的行為表示極歧視的態度,據說她經常聽到有人在身邊路旁罵她是「日本鬼的婊子!可恥!」在香港曾專訪袁竹林及日後以她的故事著述了「煙花三月」一書的名作家李碧華,為此寫信向武漢市的上海街派出所投訴。其後,聽說管轄袁竹林居住的道委員會曾就此事工作,並促使曾侮辱袁婆婆的一些人士便親自向她致歉,並助她「洗衣打掃」以表誠意。

在2000年,袁竹林婆婆被邀出席在東京舉行的向日本檢控的國際審裁署作為「慰安婦」罪行的控方證人隨後她再到訪過香港短往期間,,她在史維會成員的陪同下到過多所中學演講,席中有一位中學同學帶領著淚說:「婆婆,不要難過,我們支持您取回公道!」2001年袁婆婆再訪港出席史維會在香港城大與中國研究中心合辦的亞太區日本戰爭罪行見證大會,這個大會是按「抗日聯」創辦人士杜學魁校長的遺願而舉行,亞太多國以到澳歐美加等地都有受害人和支持團體出席。袁竹林及來自其他國家的慰安婦的證言亦購成了我們的「口述歷史」記錄。那一次,我和袁婆婆單獨交談了一次,她說生活還可以,但仍希望再有機會出國,為「慰安婦」多做一點事,我答應帶她去臺灣作證。但其後因為事忙,我都沒有落實對袁婆婆的承諾。

2005年8月,為了紀念二戰結束和抗戰勝利五十周年,史維會和保釣會籌辦了一個國際研討會,袁婆婆亦被邀參加出席發言,但多位內地答應出席的講者則因為政治理由而臨時缺席了。8月15日是「終戰紀念日」,兩位高齡的戰爭罪行受害人,其中一位是袁竹林,坐著輛椅參加了我們在維園的集會,並從維園遊行至中環的日本領事館。在這兩個小時的遊行中,我一直推著袁婆婆走過了香港最繁盛的街道,想不到這竟是我護送她的「最後一程」!

袁婆婆逝世後,她女兒程菲告訴我,若在一個月前左右,上海師範大學研究慰安婦問題的專家陳麗菲教授曾致電袁婆婆,諮詢她是否願意接受日本亞洲婦女基金會的一筆恩恤金。其實這個基金是在1996年,由日本多個財團籌募了1000億日圓﹝約10億美元)而成立,並由前首相村山富市當會長。當時,日本在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屬下專責小組就有關慰安婦的調查報告發表後所引起的國際輿論下,只得承認慰安婦是一個日軍有系統地犯下的戰爭罪行,但日本的國會卻拒絕通過謝罪議案和立法撥款向受害人賠償,亞洲婦女基金的成立便是希望用向每位「慰安婦受害人」民間捐獻二萬美元來解決問題。二萬美元對一位生活清貧的老人來說,是一筆十分可觀的錢財,但袁竹林卻斬釘截鐵地說:「這些錢我不拿,餓死也不拿,拿了要叫中國人丟臉!我的小女餓死了,我不能生孩子,我這一輩子的苦能用錢買去嗎?為甚麼我們對日本的訟訴都敗訴了?為甚麼日本不能向我們這些老人道歉?我國政府為何不替我們說話?我要活到日本正式道歉賠償!」這些話都是陳麗菲親自記錄下來的。

袁婆婆終於不能活到討回公義的一天,但她的奮鬥卻確立了自己和其他受害人的尊嚴,她悄悄地、安詳地走了!我們卻要堅定地承接著歷史的責任,為苦難的上一代,完成追討公義的良心事業!

何俊仁
保釣行動委員會
香港史維會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四日



Idea Idea


diaoyuislands 在 八月 星期五 04, 2006 6:03 pm 作了第 2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zhangray
AUDI
AUDI


註冊時間: 2005-04-13
文章: 185

發表發表於: 七月 星期六 01, 2006 3:0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上帝保佑。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七月 星期六 01, 2006 4:23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其心创痛,何能言之!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zhangray
AUDI
AUDI


註冊時間: 2005-04-13
文章: 185

發表發表於: 七月 星期六 01, 2006 4:59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请问现在还有多少位慰安妇受害人依然在世啊。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7

發表發表於: 七月 星期一 03, 2006 9:03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2005年的統計:

http://big5.china.com/gate/big5/news.china.com/zh_cn/history/all/11025807/20050718/12490197.html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zhangray
AUDI
AUDI


註冊時間: 2005-04-13
文章: 185

發表發表於: 七月 星期一 03, 2006 9:31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多谢多谢。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7

發表發表於: 七月 星期四 13, 2006 12:27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2006-07-03 14:54:31 稿件來源:
武漢晚報
 

文/圖記者周洋

■11年間,他找到并幫助了70名日軍侵華期間受到過性侵害的婦女,要為她們養老送終

■為了全身心投入救助事業,他辭去了在日本收入丰厚的工作,漂蕩在中日兩地

■為了真實地展現歷史,他歷時10年,拍
出一部反映“日軍性暴力”的紀錄片,在日本引起震動

一個特殊的“行者”

一周前,班忠義先生來到武漢,他是隨袁竹林太婆的骨灰一起到達的。

袁竹林是武漢人,在1941年到1942年期間,被逼成為日軍的慰安婦,她是少數承認曾經當過慰安婦、并向日本政府索賠的中國人。今年3月,她在廣州因病去世。班忠義幫助了她整整10年,這次是將她送回故土。

“袁竹林是我送走的第21位受過日軍性侵害的老人”,班忠義背著行囊、拿著攝像机,一副“行者”打扮(如下圖):“11年來都漂著生活,總是在中國、日本之間飛來飛去,然后又在中國各地尋找和幫助當年的‘慰安婦’們。”

班忠義總是眉頭緊鎖,“這么多年了,我找到并幫助了70名日軍侵華期間受到過性侵害的婦女,把收入的絕大部分用來幫助這些老人,經常會感到很累,但不能回頭,只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來關怀她們。”班忠義現在在云南支教,日本妻子和兩個孩子跟著他,他仍得漂下去。

一部老手机11年不敢換

“您不要擔心,一定要注意身体,2000塊錢我會寄去的。”班忠義對著手机輕聲安慰,對方是山西的一個老人。班忠義用的是一部斑駁的老式摩托羅拉手机,“有11年歷史了,不敢換呀,怕那些受害老人聯系不上我,好些人就只有我這個親人了。”

班忠義,1958年生于遼宁撫順,黑龍江大學日語專業畢業。1987年,他自費去日本留學,先攻讀了新聞學碩士,之后又到東京大學繼續學習。

1992年12月,班忠義在日本東京參加了一個“日本戰后賠償問題國際听證會”。會上,一位來自中國山西的老人講述了她三次被日軍抓去做“慰安婦”的血淚經歷,并昏倒在听證台上。這悲慘的一幕,深深震撼了班忠義的心。從那以后,他開始關注起“慰安婦”的遭遇,并開始了對她們的救援行動。

1995年秋天,班忠義踏上了回國調查的旅途,為期1個月的采訪中,老人們貧病交加的慘狀,令班忠義的心沉痛不已。回到日本后,他決定進行社會募捐救助這些老人,第一次募捐就募得了十多万元人民幣。班忠義把這些錢送到了那些老人的手上,并留下了自己的手机號碼,他告訴老人們,只要缺錢,就給他打電話,他要一一為她們養老送終。

走一小時山路挑一擔水

為了全身心地投入到救助“慰安婦”的行動中,班忠義辭去了在日本都算得上收入丰厚的職位。

1998年,班忠義來到离一位老人几十里遠的怒江邊時,是正午時分,等他背著二十多斤重的行囊爬山到老人家里已是傍晚6點,一進門,他就累得癱倒在地。

每尋訪到一位不幸的老人,班忠義都要在一年中去看望一兩次。每次去,他都要給她們留足生活費,有病的送進城去治病。

班忠義做得已經夠好了,但還是留下過遺憾。一位叫侯巧蓮的老人,獨自一人住在山上,班忠義經常去看望她,每次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到需要走一小時山路的井邊幫老人挑水。后來,班忠義想在山下找個窯洞給老人,起碼能讓她生活得輕松一點。“窯洞還沒找好,老人就因腦溢血去世了,我去給她送終的時候,哭了!”

歷時10年拍出“血淚”紀錄片

紀錄片《蓋山西和她的姐妹們》是班忠義最得意的作品,這部紀錄“慰安婦”血淚的片子,也傾注了他的血淚。從1995年起,班忠義花了將近十年的時間,終于在2004年8月完成了全部拍攝。

“蓋山西”是一位山西盂縣的女性,因為長得非常漂亮,才有了這個外號。“當我赶赴到受害地區調查這一歷史事件時,蓋山西已經离開了人世。

為了讓片子真實、全面地反映歷史,班忠義做了异常艱苦的調查。依据受害老太太對那些日軍形象特征的描述,再從一些當時的老地下党員等人口中了解到日本兵的真實姓名,進而查閱大量的中日歷史資料,班忠義掌握了當時所在這個地方的部隊、番號,直至中隊、小隊甚至每一個人名。

《蓋》片從最初的籌划到最后完成,基本上都是由班忠義一個人來操作的。整個拍攝過程中,班忠義都是在日本和中國兩地來回奔波。

片子在初編的過程中,在日本的大學里放映過。由于日本在進行歷史教育時并沒有讓學生接触到這方面的史實,當時許多學生在觀后產生了一种震撼,他們惊訝于“竟然有這种事情”。

我說的都是真相

記者:這些年您為老人們一共籌得了多少捐款?

班忠義:具体金額我沒統計過,但每一筆錢何去何從,什么時候送到什么人手中,我都有詳細的記錄,會反饋給捐贈者,沒有一分落到自己的口袋(笑)。

記者:那您自己捐的錢呢?

班忠義:沒有算過,反正是有很多了,老人們需要的時候我就給,有位老太太家修房子缺錢,我寄了13000元。

記者: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有沒有想過成立個小團隊來幫助老人?

班忠義:想幫助老人的人其實很多,但大多數人不可能像我這樣連工作都不要了。還有些人名義上幫我,其實是為了一些私人目的,只好一個人干下去了,這么多年也習慣了。

記者:您做的這些工作和調查,有沒有給自己帶來過麻煩?

班忠義:當然會有,在日本也曾遭到一些人的威脅,因為我調查出來的一些東西推翻了他們的論調,但是我不會害怕,因為我說的都是真相。


Idea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保釣行動委員會、史維會活動公告 / 有關釣魚台 新聞 所有的時間均為 香港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Web Hosting Service Provided by Soweb.net


The Original Author of this Forum programe is phpBB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