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香港保釣論壇

 
 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搜尋搜尋   會員列表會員列表   會員群組會員群組   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個人資料個人資料   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   登入登入 

原创:甲午有耻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保衛釣魚島 / 中日關係 / 國際時事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四月 星期日 17, 2005 11:53 am    文章主題: 原创:甲午有耻 引言回覆

http://forum.diaoyuislands.org/viewtopic.php?p=473#473

甲午有耻――马关条约一百一十年祭
定远 镇远
致远 靖远
经远 来远
济远 平远

已经很少人能记起这些名字与历史,很少人知晓这些舰名和一八九五年四月十七日的<中日马关条约>,记得曾经有过的一个帝国的希望与辛酸,一个民族一世纪都无法洗脱的屈辱与杀戮。百余年前的硝烟与血火,给每个中国人的脸上都刻下了深重的痛苦,而这些名字的背后,则是这持久痛苦的直接见证。

时光回溯到一八八五年十月。大沽口一片张灯结彩,喜庆非凡。在李鸿章大人的努力下,进口的德国“萨克森”级装甲战列舰终于到了港口。这批舰包括单价二百多万两银子、排水量七千吨的“定远”和“镇远”号,此外还有一艘六十二万两银子买的德国巡洋舰“济远”。这批军舰一到,从此北洋水师就不必再费尽心思去打南洋水师或福建水师军舰的主意,而可以真正地独成一派,威震边庭了。

李鸿章大人此时的心情一定喜悦非凡。虽然年底还是和日本签了大损朝鲜宗主权的<天津条约>,但是有了这几艘世界一流的军舰,别说日本,就是英国现在也不得不客气三分。朝廷再怎样无能,自已外交上都肯定腰直了不少,不至于四处求全了。北洋水师都是自已提拨的亲信,这些年东征西战,银子捞得不多,自已又没有一点实力家底,在官场上功高震主,实在是不胜寒之至;如今海军主力一入自已掌握,虽然不会再加官进爵,至少今后可以稳坐钓鱼台,当好这个中兴之臣。今后边庭要再有事,把定远和镇远上的305毫米大炮摆出来,相信一定四夷咸服,遣使贺朝。

世界已经到了变革的时代,列“夷”都在紧张地研究海军的技术及使用战略与国家政策的关系,舰队在训练、补给、后勤、布置上都要与相关的战略相结合,但天朝大清仍然是不紧不慢,既没有一个海军指导战略,也没有考虑过设备更新与训练。北洋水师不断地到来新的舰只,但都是些轻型的巡洋舰――定远一级的装甲舰太贵了,大清的金山银山也经不起这种折腾。列国都在往军舰上装速射炮,北洋水师也做了一个小预算,钱却迟迟批不下来,太后的养老园乃是帝国的头等大事,任何人敢对此说三道四都是杀头抄家的大罪,何况有一大批人指望着这个工程来中饱私囊:前两年搞水师、建海军基地银花得流水似地,谁不知道里面的猫腻?凭什么银子光是落到李中堂你一个人口袋里?

提督丁汝昌战前提出在主要舰船上配置速射炮,需银六十万两,声称无款。北洋舰队在黄海海战中战败,他才上奏前筹海军巨款分储各处情况:“汇丰银行存银一百零七万两千九百两;德华银行存银四十四万两;怡和洋行存银五十五万九千六百两;开平矿务局领存五十二万七千五百两;总、计二百六十万两。”军饷虽然因上下的中饱而成问题,水师里的人却不乏生财之道。理论上这些官兵们都应该“礼义仁信”,军纪严明,而且他们的薪水虽然够生活之用,奢侈是远远不行的;不过事实上花柳之地经常充斥着不少人的身影,很多人公开谈论着日本妓女的“风味”;丁汝昌公然盖出租屋租给手下挣钱,舰队操令已成废纸。基地里的各种设备不断丢失,经常是虚帐或报废,一台机器能卖几千两银子;也老有人喜欢交际上这些水兵,一齐喝酒、逛窑子,什么时候训练、出海,都是几近公开的秘密,连基地的地形、旱雷布防也不是什么机密事。日常的勤务从防锈到防水橡皮的老化都成了公开的秘密,航速不能达标、鱼雷施放怎么个瞄准没人清楚,舰队的作战用弹早就没了库存,谁要过问就是给自已惹麻烦,上头也不会喜欢。炮弹和引信不能国产,进口又常常数量不足,从经费到交货都拖拖拉拉,可这些细微末节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大清帝国有了这两条舰,天下都不敢小看,谁没事拿官位操这个心?

每天在得意洋洋地谈论日本妓女的水兵们不会想到,隔着海那边的小日本国,没有矿产、没有资源、没有钱,却把目标盯上了威震天下的北洋水师。这些人的劲头已到疯狂的地步,买不起七千吨的萨克森,就想办法搞四千吨的松景舰;没有钱,从皇室内库里拨;当老佛爷御膳一百多个菜还嫌无处下箸的时候,日本天皇一天只吃一顿,发誓一定要把快速巡洋舰买到手,对抗中国。各国军事专家都不看好这种行为,因为巡洋舰的炮火对付定远舰不能致命,松景主力舰的炮塔不能转动,轮机功率不足,拿这种舰去对付定镇二舰简直无异于自杀。也许有些话说得多了,李鸿章大人也听到了一二,不过对比一下帐面的实力,这种事情尚不足虑,还是官场上的事情更耗精力些。

九年就这样过了。北洋水师的主力舰还是那两艘,辅助的巡洋舰都是两千吨级,比起日本的三千吨级巡洋舰明显弱一筹。日本更勒紧裤带装备了中国没钱而“买不起”的高速巡洋舰“吉野”和“高砂”,排水量高达四千余吨,虽然火炮仍是小一号的152毫米,但射速高、火力狠。当天平上所有的砝码都开始向隔海那面倾斜时,天朝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年久失修的“定远”和“镇远”了。

当一个国家乃至一个民族的命运要靠一两条战舰时,它的结局其实已经注定了。

战争终于开始了,于一八九四年。天朝让步偏安定来的<中日天津条约>换来的只是日本精心准备后的进攻朝鲜。天朝大国的军威并非一无威慑,岛国危机感极强的日本紧急制定了各种应急计划,规定海军、陆军各自进攻得手、失败后的处理措施。整个军队在军国主义一直的熏陶下发狂地训练,举国都知道击沉定远意义何在,高级军官和内阁大臣们频频开会研讨,目标直对中国。北洋水师的舰型、供给、条例、训练水平、基地防卫都在图纸上被推演了无数次,恐怕中国国内当值的军官也不会有他们那样熟悉。

战争最开始是在陆上的朝鲜进行的。李鸿章大人所指望的精锐淮军并非易与之辈,其装备早就不再是大刀长矛,而是先进的克虏伯枪炮,向来检阅时都是亮点。只是光有先进武器,没有配套的的通讯、指挥体系与纪律维系体系,所能带上战场的往往是一场散沙;虽然也有部队死战不退,但比起日本陆军的疯狂,整个战场可圈可占的战例实在不多,更多的是高级军官临阵脱逃带来的全线崩溃。中国海军的反应一如预料:精于兵法的李中堂以“猛虎坐山”之“计”要求水师不得出动,听任日本海军接应陆军运输、后勤并打败中国陆军。不下山的猛虎连猫都镇不住,日本天皇在得到各路战报后应该是松一口气:陆军这一方面是可以放心的了,现在就看海军了。

一八九四年,九月十七日。
日本海军的压力是巨大的。全日本的海军精锐都押在这一战,但情形仍不令人满意。主力松景舰故障不断,设计问题导致的火炮后座力对轮机影响是致命的,而没有它的压制,其他舰在定远和镇远的305毫米大炮下面很可能要化为一堆废铁。舰队司令官伊东祐亨同总理大臣伊藤博文心里,恐怕都不会轻松。九月十五日偷袭中国运兵船“高升”一战虽然得胜,北洋舰队主力并无损伤。这一天黄海大东沟,早就在演习中被模拟过无数次的战斗终于开始了。

一支疲沓的地方舰队,强担着一个庞大的帝国和古老民族的命运,面对着一支倾尽全国之国力精心建设的海军,命运其实在战争未开始时就注定了。
命运女神并没有青睐任何一方。日本的松景三舰正如战前担心过的那样,一发炮就出问题,320毫米巨炮没有发挥其应有的功能,只是起到了牵制敌人火力的作用;而定镇二舰也是漏洞百出,定远一开炮便将年久失修的舰桥震坏,主将居然不是战伤而是摔伤不能指挥,镇远只好临时挂起将旗应战。日本海军成功地分路攻击,中国舰队战前拟定的“雁行”之阵虽然利于主力舰发挥火力,在侧面包抄下却导致舰队大半火力为已方舰艇所阻隔,而舰队司令受伤,战时无法改变阵形。定镇二舰急得连连发炮,只是一来作战用实弹只有三枚,其他的都是威力不足的练习弹,二来久未训练,炮弹都打在水里上。其他巡洋舰虽然努力应战,但几年前省的速射炮经费终于看到了结果――日舰弹如雨下,中国军舰上炮手伤亡惨重却回击乏力。海面上炮声震天,定镇二舰与松景三舰却尴尬无比,前者弹皆虚发,后者轮机频频失灵。

中国军舰上的水兵由于舰上医官编制不足,海上急救乏力,水兵在速射炮的攻击下奋力抗击悲壮但无力回天。济远号见势不妙,重祭十五日遭遇日舰时的“逃”字决,撞伤扬威号后逃离战场。中国舰队的“致远”、“经远”、“超勇”、“扬威”、“广甲”先后沉没,日本舰队“松岛”、“吉野”、“比睿”、“赤城”、“西京丸”5舰受重伤失去战力,“西京丸”、“赤城”两舰被拖行离开战场。战斗越打越近,定镇二舰中弹如雨但装甲厚实,“靖远”、“来远”受创退出战斗,抢修后又重赴战场。日本海军见主力舰受损而北洋水师重新集队,已方不能击沉定镇二舰反为所伤,于是发扬舰队航速高的优势,加速马力撤出了战场。中国海军事实上是在追击不成后才撤回了旅顺。

是年11月,旅顺失陷,二万余中国人被日军杀得只剩三十六名在脸上刻了记号的抬尸工。北洋水师撤至山东。

大东沟海战中国海军损失很大,但这场海战尚未伤筋动骨,而且日本海军也损失不小,主力受创严重。舰队回撤到了基地,最怪诞、最不可发生的事情又发生了。舰队受损,当然要修理,可是修理的经费却不能落实。没有银子,工匠自然不开工,于是只好拖着;其次是舰队没有了再战的勇气。李中堂大人胆气已泄,为了保存实力严令不得出战,而光绪也下诏严斥丁汝昌作战不力,并令定镇二舰不得有损失。舰队一不能修理,二不能出战,那要它有什么用?

日本反复进攻中国海军基地,发现防卫严密不能得手,于是从山东侧翼登陆,意图占领威海卫基地。1895年2月,鱼雷艇管带王平驾艇带头出逃,至烟台后先谎称丁汝昌令其率军冲出,再谎称威海已失。陆路援兵得讯,撤销了对威海的增援,成为威海防卫战失败的直接原因。登陆的日军如入无人之境,发现山东清军毫无反应!攻陷炮台、基地后的军舰命运其实已经决定了。此时,各舰水兵居然携刀兵持长官集体投降!“刘公岛兵士水手聚党噪出,鸣枪过市,声言向提督觅生路”;“水手弃舰上岸,陆兵则挤至岸边”,营务处道员牛昶炳请降;刘公岛炮台守将张文宣被兵士们拥来请降,严道洪请降;“各管带踵至,相对泣”;众洋员皆请降。面对这样一个全军崩溃的局面,万般无奈的丁汝昌“乃令诸将候令,同时沉船,诸将不应,汝昌复议命诸舰突围出,亦不奉命。军士露刃挟汝昌,汝昌入舱仰药死”。官兵“恐取怒日人也”而不肯沉船,使镇远、济远、平远等十艘舰船为日海军俘获,喧赫一时的北洋舰队就此全军覆灭。只敢露刃向己、不敢露刃向敌。北洋军风、军纪至此,不由不亡。

北洋水师全军覆灭了。只是它不是在海上战损的,而是从陆上覆灭的。是役后日本海军终于有了自已真正意义上的装甲舰:镇远。这也是日本海军第一艘主力舰,之前的“松景”舰根本不能与它相比。大和,武藏,比睿,金刚,爱宕,千代田…熟悉太平洋战争史的人都不会忘记这些名字,又有谁知晓当年在黄海海战里,它们也曾是参战军舰的名称?
一八九五年四月十七日,正是一百一十年前的今日,中国不得不与日本签定<马关条约>。中国在甲午战争中失去了整支舰队,失去了台湾,失去了朝鲜,失去了钓鱼列岛,失去了两亿余两白银,更不得不许可外国在中国国内开设工厂与工业,开放长江沿岸。日本的海军则由此壮大,参战的巡洋舰“浪速”号上的舰长东乡平八郎更在十年后官拜大将,指挥了日俄大海战的胜利。马关条约签定后,中国群情激昂,复仇雪耻之声不绝于耳,秋瑾等一批爱国志士四处寻求救国救民之真理。但是,我们付出的代价是否太大了?

执迷于历史的民族不会有未来,但忘却历史的民族更不会有未来。所有的文章都在悼念那些英勇作战的水兵,我也对他们的勇气与牺牲深怀敬意。然而,一场战争的失败,仅靠悼念是不可能挽回的,正如一场胜利不是靠欢呼来获得那样。战前政治的失当,军队自身的腐败,光绪结婚要动用海军两年的军费,连李鸿章也要藏海军的银子中饱,而水兵们在这样的环境里又何能独善其身?临战脱逃的方伯谦,当年也是“勤奋好学”的爱国者,而北洋水师建立伊始,其纪律严明连英国人都交口称赞。这样的一支军队何以堕落到上下群相谎报军情、贪污军费、废驰纪律、派系林立的地步,什么使中国宁愿付出两亿两白银和台湾、朝鲜的代价,也不能整顿一支精锐一点的海军和陆军?何以一个体制能导致一个军队空有先进武器,却无人善于利用,最后败给一个国民生产总值连自已一半都不到的小国?

马关条约已经签定了一百一十年,台湾仍不得入中国之版图;朝鲜已然独立为国际社会承认,而钓鱼列岛局势扑朔,至今不能光复。中华民族到现在还在甲午战争的阴影下艰难前行,但是,失败的责任可以由当时的人负,整个民族一直不得不生活于阴影下,我们是否该反思什么,是否该做点什么、反省什么?!

甲午有耻。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定远 在 十月 星期二 18, 2005 2:57 am 作了第 1 次修改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diaoyuislands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28
文章: 2172

發表發表於: 五月 星期四 05, 2005 7:08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相比之下,那時日皇為購買「吉野」不惜省吃省用,可見日本人可以淘空自己去學習新知識,後來日皇又把那大筆馬關條約得來的二百億銀子全數用於國民教育上面。

甲午有恥,「恥辱」歸中國,但「無恥」的依然是日本。

北洋水師「定遠號」



2005年4月16日按當時尺寸建造的新「定遠號」停在山東供紀念。



馬關條約
清廷和日本在日本馬關簽訂《馬關條約》。

甲午戰爭中國敗於日本後,慈禧決定任命日本公開指定的李鴻章為「頭等全權大臣」,前往日本辦理投降交涉。李鴻章與日本首相伊藤博文於1895年在日本馬關春帆樓簽訂了《馬關條約》。

《馬關條約》的主要內容有:

 ●割讓台灣全島及所有附屬島嶼、澎湖列島給日本;

 ●割讓遼東半島;

 ●賠償日本軍費白銀二億O;

 ●開放沙市、重慶、蘇州、杭州為通商口岸;

 ●允許日本在通商口岸開設工廠、輸入機器等。

《馬關條約》是日本在西方列強的支持下強加於中國的不平等條約,是1842年割讓香港予英國的《南京條約》以來最嚴重的喪權辱國條約。

Arrow Twisted Evil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發送電子郵件
神风
滑板
滑板


註冊時間: 2005-10-28
文章: 6
來自: 上海

發表發表於: 十月 星期五 28, 2005 11:3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中国一直以天朝大国自居;国门突然被打开,列强涌入,清政府的心理落差可想而知;盲目自大者被现实残酷打击后是最易丧失信心的。
而满清对中国缺乏认同感,虽然经过康雍乾三朝,满清已在很大程度上汉化,但是几百年几千年根深蒂固的东西,不是一百多年能够消除的;所以它们考虑的只是自己,而不是它们所统治的国家,只要它们能继续享受到它们的特权,这个国家失去什么,它们并不是特别关心,只是觉得比较没面子而心理不舒服而已。
晚清已经主要靠汉臣在支撑了,但是汉臣却只能做事,得不到满清的真正信任;它们心理也必然是非常失落的;儒家讲究忠君报国,如果忠君与报国相一致,我想很多汉臣会做得相当好;可惜腐败的晚清忠君与报国是矛盾的;而汉臣杰出者虽有曾国藩与李鸿章,还有左宗棠,却只满足于做个好奴才,没有帝王之志。
上梁不正下梁歪,一个个都是只想着自己,由上至下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对国家缺乏认同感,想不战败也难。
_________________
神奇幽谧无影无踪的风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SN Messenger
定远
Site Admin
Site Admin


註冊時間: 2005-03-31
文章: 616
來自: 加拿大

發表發表於: 十月 星期六 29, 2005 10:46 a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神风 寫到:
中国一直以天朝大国自居;国门突然被打开,列强涌入,清政府的心理落差可想而知;盲目自大者被现实残酷打击后是最易丧失信心的。
而满清对中国缺乏认同感,虽然经过康雍乾三朝,满清已在很大程度上汉化,但是几百年几千年根深蒂固的东西,不是一百多年能够消除的;所以它们考虑的只是自己,而不是它们所统治的国家,只要它们能继续享受到它们的特权,这个国家失去什么,它们并不是特别关心,只是觉得比较没面子而心理不舒服而已。
晚清已经主要靠汉臣在支撑了,但是汉臣却只能做事,得不到满清的真正信任;它们心理也必然是非常失落的;儒家讲究忠君报国,如果忠君与报国相一致,我想很多汉臣会做得相当好;可惜腐败的晚清忠君与报国是矛盾的;而汉臣杰出者虽有曾国藩与李鸿章,还有左宗棠,却只满足于做个好奴才,没有帝王之志。
上梁不正下梁歪,一个个都是只想着自己,由上至下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对国家缺乏认同感,想不战败也难。


其实说句老实话,当时你我要当皇帝,面对权臣制肘,老少争执,估计也不会有太多做为的...
_________________
保钓卫疆 九死无悔
尸沉东海 转世尽忠
香港保钓论坛:forum.diaoyuislands.org
细菌战诉讼志愿者网:www.731cn.com
广东爱国志愿者网:www.gd918.org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神风
滑板
滑板


註冊時間: 2005-10-28
文章: 6
來自: 上海

發表發表於: 十月 星期一 31, 2005 11:25 pm    文章主題: 引言回覆

呵呵,好像你漏了最重要的一个:老佛爷!
_________________
神奇幽谧无影无踪的风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SN Messenger
wysun776
脚踏車
脚踏車


註冊時間: 2005-05-02
文章: 26
來自: 浙江

發表發表於: 十二月 星期一 26, 2005 11:07 pm    文章主題: 在平常的生活中,我们似乎已经忘记了 引言回覆

在平常的生活中,
我们似乎已经忘记了
曾经的血
曾经的泪
曾经的耻辱
那种恨
似乎也在随着时光流逝
在公众的记忆中淡化

民族的耻辱应该深深刻印在每个中国人的心中
_________________
我爱我的国家。
回頂端
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香港保釣論壇 首頁 -> 保衛釣魚島 / 中日關係 / 國際時事 所有的時間均為 香港時間 (GMT + 8 小時)
1頁(共1頁)

 
前往:  
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
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


Web Hosting Service Provided by Soweb.net


The Original Author of this Forum programe is phpBB Group